第95章 妖修洞府
loading...

再往前走,桑子明聽見一聲低沉的虎嘯:“吼……”其中還夾雜著清脆的尖叫:“呀……吼……”


定睛看時,卻發現白山君站在一個洞府的前麵,靜靜的看著一頭小白虎,在林中跳來跳去。


他沒敢上前打招呼,不曉得自己冒然出現會不會惹惱對方,也不知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,還能不能開口發出聲音。


說起來也奇怪,雙方距離不到三十丈,身為元嬰級別的大妖,白山君並沒有發現桑子明的存在。


桑子明繼續往前飛去,一連碰到十幾位元嬰級別的大妖,甚至還有步虛、合道級別的妖修。


按理說,以他這樣煉氣層次的小修,雖然說精通醫理,眼光比一般人敏銳,但也隻能看清元嬰以下修士的功力高低,碰到步虛、合道級別的奧獸,就無法看破對方的修為了。可是遊仙枕就像老師一樣,能將消息迅速傳入他的腦海。這讓桑子明在驚喜的同時,也感到心中剔惕,生怕一不小心,鬧出動靜,驚動了那些妖修。


好在遊仙枕很給力,護著他從這些妖修眼前走過,並沒有被對方發覺。


荒穀深處顯得頗為幽暗,綠樹逐漸減少,換成了低矮的灌木,還有蕨類苔蘚。


走著走著,忽然間,他聽見一聲震天的嘶吼!


他不知道那是猿啼,還是狼嚎,飛上前去看時,發現是一隻身高三丈的巨猿,手持一根綠油油的棒子,雙目圓睜看著前方。


而他的對麵,則有一個麵色陰暗的老者,身著黑袍,麵容看不清晰。他的手裏拿著一根黑漆漆的長劍。


此時遊仙枕及時給出提示:“妖修巨猿,合道四階,身形三丈,返璞歸真,手持九階靈器龍木棍;鬼修老者,合道三階,手持九階靈劍,實力稍遜一籌。”


然後就聽見妖修巨猿一聲大喝:“鬼靈子,你想做什麽?為啥跑到這裏來?難道要與我來一場大戰?你這老家夥,可不是我的對手!”


鬼修老者用陰惻惻的聲音道:“袁成道兄,不要這麽緊張嘛。我們陰鬼宗想借道出去,所以過來跟你說一聲。”


“哼,陰鬼宗一向躲在穀底修煉,靠吸收陰氣增強功力,不怕出去之後,暴露在陽光下,被炙熱的太陽曬死?”


“嘿嘿,我聽說因為地龍翻身,據此不遠的地方,出現一片火海,火脈外泄,靈火噴湧,引來大量烈焰門和仙文閣的修士。你想想,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啊!趁著他們還沒有站穩腳跟,護法大陣不全,正好衝上去,吞噬修士的魂魄。怎麽樣?妖族也可以聯手嘛!我們鬼修隻對魂魄感興趣,而你們妖修感興趣的,乃是肉身和神識,我們兩家並沒有矛盾,對不對?”


妖修巨猿擺了擺手:“休要廢話,道不同不相為謀,你我之間不可能聯手!早在十萬年前,妖族和人族之間,就已經定好了規矩,如今還不到國戰的時候,自然不能挑起事端。你們陰鬼宗要想借道出去,也不是不可以,按照老規矩,拿一些幽冥鐵出來,就給你們發過路令牌。”


鬼修老者道:“我們要的,不是一次性令牌。換句話說,我們需要一條出去的路徑。每一塊令牌,能用百年才行。”


“路徑暫時不能開放。你們想要多少令牌?”


“最少要一千塊。陰鬼宗數萬弟子,都想出去透透氣。”


“這麽多人?那要兩萬斤幽冥鐵,再加上三千斤玄光銀才行。或者拿天地靈物來換,我保證多給你幾塊令牌。”


“天地靈物?你倒是想得美!荒穀底下,的確有一些天地靈物,我們鬼修隻能用到極少的一部分。但我聽說,東荒深處有幾條溝壑,也有一些陰靈石的礦脈,你們妖族留著陰靈石沒有用,何不拿來與我們交換呢?”


“這個嘛……我也做不了主,你先等幾個月,讓我稟報妖王,看他怎麽說。”


桑子明躲在不遠處,眼看著這兩個家夥手持法器,卻沒有要交手的意思,反而討價還價做起了生意,於是便準備離開了。


這時候,他看見不遠處的山岩上,有一個巨大的洞府,洞門敞開著,看不到守門的小妖,於是大著膽子飛了過去。


洞府內部很寬敞,分成了若幹個石室大殿。其中一個透出甜香,還有一個透出酒香。


另外,他還聽見女子哧哧的笑聲。


此時,他的膽子變得越來越大,所以並沒有立即退出去,而是避開笑聲傳出來的石室,飛向另外幾處石室。


甜香味越來越濃,他隱約聽見遠處傳來女子說話的聲音。


“嘻嘻,老爺偷了玉麵狐婆的蜂蜜,聽說狐婆找不到是誰偷的,氣的快瘋了!”


“噤聲,你不要命了?狐婆乃是合道七階的修士,比老爺還要高好幾層呢。她的耳朵靈著呢,隔著千裏之外,都能聽見別人說話。”


“嘻嘻,她住的地方那麽遠,耳朵再好也聽不見。”


“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,快別說了。”


桑子明進入帶著甜香的石室,看見石桌上有一個大紅的葫蘆,傾斜的放在桌上,葫蘆的口敞開著,金黃色的蜂蜜緩緩流出來,流入一個碩大的玉碗中,玉碗的邊上還有勺子和幾個小小的玉瓶,有三個玉瓶已經裝滿了蜂蜜,有幾個還是空著的。


看起來,那兩個女子正在分裝蜂蜜,後來不知道為何暫時離開了。


桑子明聞著沁人心脾的甜香,禁不住心中癢癢,他試著去拿那大紅的葫蘆,結果卻無能為力,根本拿不起來,再一看桌上的玉瓶,就像嬰兒的拳頭一樣大,似乎能夠拿起,於是試著去拿,結果那玉瓶還不到三兩重,被他勉強拿起來了!


“哈哈,我能將玉瓶帶走!這可是一件大好事,這些蜂蜜不但能增長功力,還能拿來煉藥,所以非常珍貴。”


他心中歡喜,習慣性的低頭查看,卻看到自己的儲物戒指,依然戴在手上!


他感到驚奇不已:“咦,我不是在夢中嗎?為何就能夠儲物戒指帶進來了?那麽刀劍呢?有沒有跟著帶來?”


他試著用神識打開儲物戒指,結果竟然成功了,而且戒指中的靈劍也在,可惜以他的功力,沒有肉身連靈劍都無法操縱!


盡管如此,他心中十分歡喜,趕緊將裝滿蜂蜜的玉瓶,放入儲物戒指裏。


他依然不死心,想將葫蘆收入戒指中,然而他的神識太弱了,根本完不成這項艱巨的任務。


他還想用勺子將蜂蜜從玉碗中挖出來,裝入空著的玉瓶中,然而這件事的難度也比較高,蜂蜜的粘性很強,想裝入小瓶中,短時間內並不容易。


此時,他隱約聽見那兩位女子說話的聲音變得響亮了一些,似乎她們就快要回來了。


於是桑子明不敢怠慢,趕緊收起三個裝滿了蜂蜜的玉瓶,然後快速離開了石室。


除了蜂蜜的甜香之外,他還聞道一股濃鬱的酒香,比百花釀還要強烈數倍。


他心裏想,難道那妖修袁飛還懂得釀酒不成?


他很想走進去看一看,可是這時候,女子尖叫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!


“哎呀,不好了,有小賊進來了!”


“快來人啊,有人偷走了蜂蜜!”


然後就聽見另外一個聲音:“別叫了,別叫了!不能提蜂蜜兩個字,趕緊去通知老爺,大事不好了……”


桑子明眼見著起了動蕩,不能在洞府中久留,隻好快速的飛了出去。


幾個小妖從他的身前掠過,卻對近在咫尺的他視若未見,這讓桑子明感到更加的好奇。


“這是咋回事呢?為啥那些人都沒有發現我?就像我不在這個世界裏一樣,可是我為何能拿起玉瓶,介入此間呢?這件遊仙枕也太古怪了,果然是一件等級不低的仙器。”


不久,合道妖修袁飛從外麵大步如飛跑進來,口中發出一聲聲吼叫:“是誰?誰敢闖入我的洞府?小紅,小綠,你們看見是什麽人了嗎?”


“老爺,我們什麽也沒有看見。”


“怎麽回事?難道沒有人進來?是你們倆偷喝了蜂蜜?”


“奴婢不敢……”


“廢物,為何不啟動法陣?我這洞府中還有一道五階法陣呢!”


洞府裏傳出陣陣哭聲,還有“啪啪”扇耳光的聲音。


桑子明不忍聽下去,所以幹脆快速飛走了。


他心裏也感到後怕,若是沒有及時撤出來,不曉得自己會不會被法陣困住?如果神魂回不了肉身,那麽幾天以後,肉身會不會壞死?


仔細一想,這件事太恐怖了!怪不得爺爺提醒,這遊仙枕有風險,所以不可多用呢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