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3章 彼岸花
loading...

有一天,忘川老祖聽到這件事,親自登門探視。


忘川乃是十八階巔峰的仙帝,功力雖然比冥河弱了一點,但也是冥界有數的高手之一。


此人身披玄衣,黒巾蒙麵,讓人看不出長什麽樣子。


但是桑慈看見對方身周環繞的一圈圈紫氣,就知道來人是一位絕世高手,所以不敢怠慢,急忙將對方請進寺內。


忘川蒙著的黒巾下麵,露出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,上下打量著桑慈,道:“我覺得有些奇怪,佛宗怎麽出了這麽厲害的人物?你不去人間大千世界弘揚佛法?為何要來到冥界呢?”


桑慈合掌道:“我佛慈悲,冥界、人間並無區別。我奉佛祖之命前來,期滿之後,自當離去。”


忘川輕哼道:“佛祖與冥河沆瀣一氣,已經玷汙了佛門。”


桑慈道:“然則帝君前來,卻是何意?”


忘川猛地扯下了黒巾,露出臉上一道道傷痕,道:“你看看,這都是冥河的爪印,留在我臉上,時隔三十萬年,仍然不肯消退。我來向你請教,能否幫我解除痛苦?若是能成,我必有厚禮相贈!”


桑慈用驚訝的目光看著對方,道:“聽聞帝君昔年跟冥河一戰,帝君不幸落敗,為何傷痕全在臉上呢?”


忘川哼哼唧唧的一會兒,答道:“冥河修煉了一門‘幽冥鬼爪’,他不單抓破了我的臉,還讓我渾身上下體無完膚!”


桑慈問道:“帝君為何不去向冥河老祖服個軟?”


忘川恨得咬牙切齒,道:“我也是聽過鴻鈞講道的古聖人,怎麽可能跟他服軟?你休要多問,直接告訴我,有無佛法,能將我臉上的傷痕消除?”


桑慈道:“你待我想一想。”說完,他閉上雙目,陷入沉思中。


忘川顯得有些焦躁,等了好大一會兒,又不舍得離去,最後一屁股坐下來。


大約一炷香的功夫,桑慈睜開眼睛,道:“我有法子,能將你臉上的傷痕去掉,但是過程有些緩慢,至少要一個甲子才能見效。”


忘川舒了口氣:“一個甲子算得了什麽?你在佛寺中,給我留個房間,我就住在這裏了!”


此後,桑慈每日裏除了念誦普通的佛經之外,還加了一段特殊的咒語。


忘川聽了咒語,臉上的傷痕一點點消下去。


忘川心頭歡喜,纏著桑慈閑聊。


“小和尚,你進入佛門多少年了?”


桑慈胡亂說道:“我是佛祖跟前小沙彌,歲數不在帝君之下。昔年鴻鈞講道的時候,我就在山下等著了。”


忘川瞪眼說道:“胡扯!當時的分寶岩,總共隻有三十六位古仙人!哪有閑雜人,等在山下?”


桑慈道:“怎麽沒有?你那時正在聽經,沒有留心外麵的事。”


“那你說說?分寶岩在什麽地方?”


“在神跡荒原第八層區域。那裏有一個深深的峽穀,大陣環繞之中,有一個小世界。”


“咦?難道說,你還真去過不成?那你知道不知道,除了三十六位古仙人之外,還有幾頭神獸,聽過鴻鈞講道?”


“這我哪裏知曉?我在遠處,看不見山上的事。帝君既然在那兒,跟冥河一起聽經,為何此後的造化不如他呢?”


“哼哼,當時冥河坐在前麵,搶到了兩頁鴻蒙金書,還有元屠、阿鼻兩件混沌神器……”


“大帝您確定,元屠和阿鼻乃是混沌神器,而不是天階神器?”


“我當然確定,當時鴻鈞總共取出三百六十件神器,其中十八件混沌神器,其餘的則是天地玄黃各階神器。我當時坐在後麵,隻搶到一件地階招魂幡,所以才打不過冥河!”


“我聽說,冥河手裏還有業火紅蓮和滅世黑蓮,那又是怎麽回事?”


“哼!冥河膽子大,臉皮又厚,趁著鴻鈞老祖不在,率先偷走了兩朵蓮花!隨後其餘人各取了一株神樹。這些人生怕鴻鈞老祖回來怪罪,所以一個個倉皇逃走!有多遠逃多遠!分寶岩有神陣環繞,一旦出去就回不去了。我當時還是少年,不像冥河那樣老奸巨猾,所以空手走了出來!”


“後來,鴻鈞老祖回來了沒有?”


忘川微微皺眉,道:“不知道。我隻記得,鴻鈞老祖在分寶岩講道之後,空中忽然傳來‘哢嚓哢嚓’的響聲,鴻鈞老祖麵色大變,連道法都沒有講完,他便離開了!”


桑慈追問道:“那‘哢嚓’聲來自哪裏?”


忘川答道:“天荒神山之上,原本有一個天梯!鴻鈞老祖是從天梯下來的,後來天梯不見了,隻剩下混沌漩渦。鴻鈞老祖匆匆離去,最後不知所蹤!”


桑慈嘖嘖有聲,道:“可惜了!我未能參加盛會,否則搶一件混沌神器出來,豈不是可以縱橫天下了?即便搶不到神器,也該偷一株神樹啊!你看看,佛祖手中有一株菩提樹,我每回看見,都羨慕不已!”


說這話時,他表現的不像是佛,倒像是魔族修士了。


忘川乃是大神魔,更喜歡他這種態度,然而卻不願再談當年的事。


不到一個甲子,忘川麵上的傷痕,全部消退了。


他取出十幾朵血紅的大花送給桑慈:“這叫彼岸花,開在忘川河邊。吞了這種花,更容易領悟大道。老實說,我的天資差冥河很遠,全靠著彼岸花,才修成十八階仙帝。”


桑慈大喜,道:“多謝帝君。我聽說這種花,也是修成大佛的機緣,昔年佛祖講經,提到了彼岸花,說它有‘天雨四華’,天雨曼陀羅華,摩訶曼陀羅華,曼殊沙華,摩訶曼陀沙華。”


忘川道:“這種花像血一樣絢爛鮮紅,開在忘川彼岸,當靈魂渡過忘川,便忘卻生前種種,將曾經的一切留在彼岸,化作妖豔的花朵。花開時看不見葉子,有葉子時看不到花,花葉兩不相見,生生相錯……”


桑慈道:“帝君,怎麽隻有十幾朵,未免太少了吧?我聽說這種花遍布河岸,滿眼都是,一片火紅,何不多給我幾朵?”


忘川哼了一聲,道:“同是彼岸花,也分成不同的等級,我給你的這十幾朵,都是仙帝級別的高手,前世記憶凝結的花朵!你已經是佛了,再要普通的花朵,有什麽用呢?”


桑慈眼前一亮:“原來如此,多謝帝君了。”


忘川走後,桑慈吞下一朵彼岸花,等同於吞下一位仙帝的記憶。


這位仙帝昔年被春秋老仙斬殺,魂魄經過奈何橋,原本想憑借仙帝殘存的功力闖過去,結果被孟婆伸手揪住耳朵,強逼著灌下孟婆茶!他的記憶留在忘川河的彼岸,變成了彼岸花。


桑慈每吞下一朵彼岸花,功力便提升一大截。


等他吞完十幾朵彼岸花的時候,已經修成了十二階佛尊,快趕上本體的修為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