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2章 劍魂塔
loading...

桑子明回到營丘,越想越覺得不對勁。


“齊洲距離魯國太近了,如果張暢得到消息,找到這裏來怎麽辦?我又不是青帝宮弟子,青帝宮的祖仙也不會幫我,那我豈不是危險了嗎?”


想到這裏,他跟蓮香、秋嬋和白飛兒商量了一下,幹脆拔宅而走,離開了營丘。


陳玄坐在前麵,催動天馬,駕著油壁香車,一路西行。


靈界並不太平,馬車走在路上,不時會碰到攔路搶劫的修士。


低階天仙都被駕車的陳玄,動用“青陽劍訣”斬殺了。


高階天仙主要由蓮香出來應付。蓮香喜歡看外麵的風景,看見有人攔路,就忍不住動手。


陳玄自從跟了桑子明,很少見到三人出手,沒想到蓮香這樣的初階天仙,竟然能放出三頭六臂,將七八階的天仙,殺得落荒而逃。而且蓮香的步伐靈活快速,一步跨出,就是上千裏,逼得對方逃無可逃,打又打不過,隻能跪在地上求饒。


麵對這些討饒的人,除非窮凶極惡之輩,蓮香都敲詐一番,然後放走了。她記得桑子明的說法,殺人太多會增加渡劫的難度,所以常常網開一麵。


一路走走停停,碰到喜歡的仙城,就進去住一段日子,如此匆匆過去一千年,他們又回到了鹹陽城。


鹹陽城是白帝宮掌管的仙城,盡管桑子明等人都屬於被通緝人員,但他們改換了容顏,一般人也看不出。白帝宮隻有一位祖仙,而且莊曜的年紀比較大,一直閉關練劍,很少出來理事。更重要的是,鹹陽城距離魯國非常遠,張暢實力再強,也難找到這裏來。


然而陳玄來到這裏之後,心裏卻感到不安。


他找到桑子明,說道:“桑先生,我不能住在鹹陽城。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為什麽?”


陳玄答道:“我在白帝宮留有魂燈,住在鹹陽城,距離太近了,恐怕會給白帝宮的人找到。我聽說白帝宮裏,像我一樣被人投放劍氣的人,不止我一個,那些人死後的屍體都被抬回去埋在劍魂塔周圍了。”


桑子明聽了微微皺眉,問道:“為什麽白帝宮生前不管,死了之後,反而要尋回屍體?”


陳玄搖頭:“不知道原因。我隻聽說,像我那樣身懷劍氣的人,死後丹田會裂開,有一道白光穿窗而出,劍氣自動飛回白帝宮。我原本害怕自己死後很慘,所以才逃到遙遠的若水之野。”


桑子明心中一震,想到了《仙醫傳承》中,記載了某些劍修秘法,道:“我明白了,白帝宮的老祖,采用邪派的種劍訣,用活人來養劍!不過,他的種劍訣被我給破了!有一道劍氣被我煉化,他再也無法達到劍心通明的地步。隻怕這時候,他可能被天人五衰纏身了!”


陳玄聽了心裏一緊,旋即充滿了感激:“多謝桑先生救命之恩,沒想到白帝宮這樣的名門正派,竟然會有心懷叵測的惡人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你的魂燈養在白帝宮,這不是什麽好事,日後渡劫飛升,要想離開靈界,若不回到白帝宮來,將會受魂燈的牽製。除非不經過渡劫,直接破空而去。”


陳玄苦笑道:“我沒敢想那麽遠,隻能得過且過了。”


桑子明沉吟片刻,道:“你的魂燈養在什麽位置?你給我畫個白帝宮的分布圖,我看看能否將魂燈取回來。”


陳玄叫道:“不可,白帝宮防衛森嚴,不但有很多看守,還有大陣防護,你如何能進去?就算進去了,萬一碰到強敵怎麽辦?”


桑子明道:“你先說說魂燈收藏在哪裏,如果不行,我也不會勉強。”


陳玄答道:“白帝宮所有弟子的魂燈,都收在劍魂塔,劍魂塔分成九層,我也不知道自己的魂燈藏在哪一層。”


“劍魂塔又在何處?”


“它在窮桑山的腳下,一個幽靜的山穀裏麵,平日裏一直被大陣法印,隻有拿著令牌才能進去。”


“莊曜修煉的仙宮在何處?”


“位於窮桑山巔,距離劍魂塔隔著上千裏。窮桑山很大,住著數萬靈仙和天仙呢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那還好,距離不是太近,我或許能悄悄闖進去。”


陳玄苦著臉道:“劍魂塔中有那麽多魂燈,一時半會也找不到我的。”


“我有秘法,需要借你一滴鮮血。”


桑子明取出符筆,現場畫了一張“喚魂符”,然而讓陳玄滴一滴指尖血。


陳玄心中有一絲顧慮,害怕再留下第二盞魂燈,那就更麻煩了。


桑子明安慰他道:“放心吧,等我尋回魂燈,就會將符紙交給你,讓你親手毀掉。”


陳玄隻好依言而行,在符紙上滴了一滴血。


幾個人在鹹陽城住下來,當天晚上,桑子明便按照陳玄畫出圖形,穿破時空,瞬移進入窮桑山腳下的劍魂塔。


劍魂塔,內有乾坤,擺放著數十萬盞魂燈,密密麻麻,仿佛繁星一般。


塔外四周,各有一位天仙坐鎮,塔內卻空無一人。


桑子明大搖大擺的走動,憑借著“喚魂符”,在劍魂塔第四層的一個角落裏,找到了陳玄的魂燈。


他將魂燈收了起來,再看周圍,那個小小的區域裏,擺放著三十六盞魂燈,其中二十六盞已經熄滅了,除了陳玄的魂燈外,還剩下九盞燈厥厥動搖,眼看著就要滅了!


他想了一想,幹脆將這九盞魂燈都取了出來。


他登上最高層,去找祖仙莊曜的魂燈,然而卻沒有找到。


按理說,莊曜也是白帝宮弟子,應該留下魂燈才是,可他顯然收回了自己的魂燈。


桑子明身形一晃,出了劍魂塔,守塔的人都沒有察覺。因為劍魂塔是有大陣防護的,不管是什麽人,如果想要攻打,勢必要鬧出不小的動靜,所以守塔的人很放鬆。


桑子明領悟了九成的時空法則,可以來無影去無蹤,除非是那種包含了更多時空法則的“神陣”,才能將他的身形擋在外麵。


他回到家裏,將魂燈交給了陳玄。


陳玄感到十分震驚,沒想到桑子明,真的將魂燈偷了出來。


“桑先生,您也太厲害了,怎麽做到這一點?”


桑子明微笑:“想做到這點可不容易,至少要掌握數萬仙文大道,尤其是陣道一千法則,符道一千法則,器道一千法則,時空各一千法則,不說全部掌握,至少要領悟七八成,才能悄無聲息的,闖入七八階的仙陣和仙器。”


陳玄驚若天人,歎道:“這怎麽可能啊?人力有時而窮,怎麽能學會這麽多東西?”


桑子明道:“要從小服用養神丹,定神丹,安神香,還有仙茶,各種仙丹,一點點拓寬髓海,還要學習丹器符陣大道。你當我開店一萬兩千年,隻是為了賺取仙石嗎?不是的,我是為了學習丹器符陣四種大道。”


陳玄一聽,更加感到震驚了:“桑先生,那些仙品的丹器符陣,都是您一個人煉製的?”


桑子明點點頭:“沒錯。桑宅中的人,你大都見過,除了我能煉製之外,再沒有別人了。”


陳玄隻感到雙眼冒金星:“您一個人,同時兼具仙丹師、仙器師、仙符師和仙陣師四種身份!這……這也太神奇了!世間竟然會有這樣的人……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