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 軟禁此人
loading...

通天塔裏,下麵幾層比較簡單,越往上難度越大。


龍燦輕車熟路,隻用了兩天時間,就登上第八層,有種悠然自得的感覺,麵上不由得露出微笑。


他看著有人在塔中靜坐休息,看著那人臉上的倦容,心裏想著:“人跟人不一樣,有人資質一般,有人天資不俗。隻有像我這樣的天才,才能輕鬆走上巔峰。試問老天公平嗎?有人說天道不公,有人說天道很公平。我龍燦是因為有祖上餘蔭,才有好的修仙資質,因為我家出過仙王啊!”


的確,他的先祖乃是聖人門徒,後來修成了仙王。


一般來說,好的修仙資質,不會平白無故從天而降,需要修真人不斷進階,一點點改造仙基,還要耗費自身的功力,才能遺傳給下一代。


天道損有餘而補不足,良好的修仙資質,會隨著時間流逝一點點消亡,光有一個仙人老祖還不行,還需要後麵的人不斷修成大仙,才能進一步強化遺傳。


所以,真正的修真世家,往往會挑選最好的弟子,傾盡全力培養,爭取每一代都有仙人出現,這樣才能綿延千古。


龍燦在每一層都找人詢問,問他們有沒有看見什麽人衝到上麵去。


有的人茫然不知,隻顧著自己廝殺,什麽也說不出。


有的人也能提供有用的信息:“我看見一個身穿紅衣的女修,放出一口火炎仙劍,劍芒數百丈長,可能是一口六階仙劍!她隻用一個時辰,就衝到上麵去了!我還看見一位身穿青衣的少年,一步跨出,就是百裏,眨眼之間,就消失了……”


龍燦聽得很是詫異:“竟然有這樣的人物?仗著快速瞬移的身法闖關?這倒是奇怪了!怎麽能這樣闖關呢?通天塔會有這樣的漏洞嗎?”


還有人告訴他:“啟稟老祖,我看見那位紅衣少女已經出去了!”


龍燦吃了一驚:“什麽?她出去了?啥時候發生的事?”


“老祖,我看見她進來,然後飛速出去,總共不到三個月!”


“三個月?三個月能登頂?那絕不可能!”


龍燦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,有人能比他快那麽多。


他卻不知道,蓮香修煉了青相神眼,能夠看破虛影,同時兼修赤帝火和青丘聖火,掌握了赤陽神雷和鳳舞九天,還學過一萬八千仙文,主要是火修的天道法則,再加上二階的逐日仙步,種種功法疊加在一起,所以才能在三個月內登頂。


按照龍燦的猜測,那位紅衣少女很可能並沒有登頂,甚至連十八層都沒有上去,就不得不折返出塔了。


於是,龍燦繼續往上闖關,想到塔頂去看看。


按理說,每一位登上寶塔的人,都會留在塔頂許多年,靜心領悟石碑上的傳承,若說有人能忍住誘惑,從塔頂迅速下來,那幾乎不可能!


十天之後,龍燦登上十二層,得到類似的消息:“一位紅衣少女,上去之後,很快下來;還有一位青衫少年,上去之後,沒有下來!”


二十天後,龍燦登上第十五層,得到的消息依然如故!而且不止一個人,證實了同樣的事。


一個月後,龍燦登上十六層,隻看到一位中年天仙,沒看到別的修士。顯然,通天塔越往上人越少。


這位天仙名叫“卓明”,乃是赤帝宮精英弟子,見到龍燦趕緊行禮:“師叔祖,您怎麽來了?”


龍燦也認識此人,知道卓明是赤帝宮掌教的弟子。掌教乃是九階天仙,喚龍燦為“師叔”,所以卓明喚他“師叔祖”。


“卓明,你有沒有看到什麽人上去?”


“師叔祖,我看見一位紅衣女子,還看到一位青衫少年,除此之外,沒看到別的人。”


龍燦心裏一沉,有種不祥的感覺。


正在這時候,他忽然看見,一位青衫少年,半邊身子染血,神色沮喪的從上麵下來。


龍燦打了個激靈,趕緊縱身上前,將對方攔住。


“年輕人,你叫什麽名字?”


此人便是桑子明,他在上麵蹉跎了一個月,才領悟四塊石碑,見對方實力高強,急忙躬身行禮:“在下桑田,見過前輩。”


龍燦打量著他,問道:“你闖到第幾層?”


“晚輩闖到十七層,本想仗著身法獨特,登上十八層,結果在樓梯上被打下來,太遺憾了,隻差一步啊!”


“你有沒有看到什麽人上去?”


“晚輩進來的晚,總共隻有一個月,沒看見什麽人。”說話間,桑子明取出入塔憑證,給對方檢查。此刻,他並沒有戴麵具,乃是以本來麵目示人。


龍燦看了一眼,心中狐疑不定。


他吃不準頂上還有沒有人,照理說,那兩位登頂的修士,應該是十幾年前進來的,而眼前的青衣少年,才進來兩個月,登頂的可能性極小。


可是,他也不想放桑子明離去,於是繼續盤問道:“你是哪個門派的弟子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晚輩出自仙文閣。”


龍燦一愣,道:“你一個儒家弟子,過來湊什麽熱鬧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晚輩也是火修啊。”


龍燦道:“你把火焰吐出來,讓我看看,是不是儒門修士。”


桑子明吐出了九棘火,他重點培養的是三槐火、赤帝火、黃道火和佛火,這幾朵火焰都已經祭煉成五階仙火。而九棘火隻是二階仙火,原本被他放棄了,此時拿出來應付對方。


龍燦一看,還真是道地的儒門之火,堂堂正正,浩氣凜然,這可做不了假。


稍停片刻,他繼續問道:“我聽下麵的人說,你有一身高明的輕身功夫,是從哪裏學來的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啟稟前輩,那是一門儒門秘法,喚作‘麒麟步’。”


龍燦微微皺眉:“我對儒門很熟悉,怎麽沒聽說過,有這種奇怪的步法呢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詩經有雲:‘麟之趾,振振公子,於嗟麟兮。麟之定,振振公姓,於嗟麟兮。麟之角,振振公族,於嗟麟兮。’”


聽見這話,龍燦傻眼了!


他心裏有些著惱,想給對方一巴掌。


仙文閣也是大門派,尤其是龍燦見過那位金仙師叔之後,聽說春秋老仙崛起仙界,帶動仙文閣的騰飛,這個門派的弟子,不能隨便得罪。


可是龍燦還是不肯放桑子明走,眼珠轉了幾圈,說道:“你既然是仙文閣弟子,又闖了此地通天塔,那就留在赤帝宮,做一位仙文教習,如何?”


桑子明一愣,苦笑道:“前輩,我學的仙文不到家,隻掌握五千多仙文,恐怕誤人子弟。”


龍燦卻不理他,轉頭對天仙卓明說道:“你將此人帶下去,交給天仙洪閔看管。我要繼續登塔,到上麵去看看。”


卓明乃是四階天仙,聞言有些不甘:“師叔祖,我還想試試能不能登上十八層呢!這麽下去就半途而廢了。”


龍燦道:“算了,回頭我親自指點你一門厲害的火法!”


卓明一聽,禁不住大喜:“多謝師叔祖!您放心,我一定將此人看好了,不會讓他逃走!”


龍燦並不懷疑這一點,因為卓明是四階天仙,青衫少年隻是七階靈仙,雙方差了七八個小境界,就算青衫少年天資絕頂,也沒法跨越這麽寬的鴻溝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