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1章 秦城仙音
loading...

桑子明離開鹹陽城,一路向東,越走越偏僻。


蓮香和秋嬋都在桑宅中閉關領悟劍道。隻有白飛兒一人,跟在他的身邊。


這一天,他們飛了十餘萬裏,越過崇山峻嶺,來到一處仙城,城門口上方,書有“秦城”兩個字。


門的左側,豎著一塊石碑,上麵題了一首詩:“岐王宅裏尋常見,崔九堂前幾度聞,又是江南好風景,落花時節又逢君。”


看到這首詩,桑子明若有所感,忍不住讚了句:“好詩!這好像是詩聖杜甫寫的吧?”


杜甫多年前從黃昏界飛升,不知道如今還在不在靈界。


這時候,白飛兒叫了起來:“夫君,這座仙城,可能跟仙音門有關!”


桑子明眉毛一跳,問道:“是嗎?你怎麽知道?有哪位仙音大師,居住在這裏?”


白飛兒答道:“這首詩是寫給李龜年的,李家兄弟三人,分別喚作李龜年,李鶴年和李彭年,都是仙音門弟子。其中李龜年還做過黃昏界仙音門的掌教呢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進去拜見一下。”


兩人繳納十塊仙石,然後邁步進了城。


城裏居住的人並不多,總共不過數百人,但是絲竹之聲不絕於耳,時而還能聽見悅耳的歌聲。


循著歌聲和琴音,一路走過去,兩人看見一座白石壘成的宮殿。


宮殿門前有一個高台,台上有幾位樂師正在彈琴放歌。台下坐著兩三百人,一個個聽得如癡如醉,不時發出叫好聲。


見此情景,桑子明和白飛兒也找了個位置坐下來。


台上有三男一女,三位男子都是高階靈仙,身穿麻衣,很是樸素,看麵目全是中年人;那位唱歌的女子,卻是一位天仙,身穿耀眼的華服,身材苗條,容貌姣好,雲鬢高聳,看不出年紀。


三位男子,一人擊鼓,一人吹篳篥,還有一人彈琴,三種仙音合在一起,聲音十分悅耳,如聞天籟一般。


白飛兒一聽,就忍不住點頭:“這是仙音門的曲目,但是被他們修改了,不知道叫什麽名字。”


旁邊有一位靈仙老者,聽見她說話,回過頭來,低聲道:“這叫《渭川曲》。是李龜年的成名曲目。”


白飛兒微微一笑,傳音問道:“多謝老丈,我等出來乍到,對秦城不熟悉。請問您老,台上幾位,都是什麽人?”


老者傳音答道:“那三位男子,彈琴的是李龜年,擊鼓的是李鶴年,吹篳篥的是李彭年。”


“那位唱歌的女仙是何人?”


“她是李夫人。”


“哪個李夫人?”


“李夫人你都不知道?她是仙王武帝的側妃。她的一位兄長,乃是天仙八品的李延年,也就是這座仙城的主人。她還有另外一位兄長,乃是祖仙李廣利,跟著武帝去仙界了。”


白飛兒十分吃驚,趕緊說道:“多謝老丈告知。我明白了,原來是大名鼎鼎的人物。”


回過頭來,她將這些東西告訴桑子明。


桑子明也跟著吃驚。他沒有看到天仙李延年,想來李延年可能在閉關修煉。


在黃昏界的曆史上,曾經有兩個聲威赫赫的朝代。李龜年和李延年不是一個朝代的人。李延年比較早,比李龜年早了數百萬年。兩人都是了不起的仙音大師。


桑子明沒想到的是,這幾個人,相隔數百萬年,為何名字那麽相似?為何在靈界又湊在了一起?還有這位李夫人,為啥留在靈界,沒跟仙王武帝一起走呢?


這時候,李夫人在台上開口放歌:“青春事漢主,白首入秦城。遍識才人字,多知舊曲名。


風流隨故事,語笑合新聲。獨有垂楊樹,偏傷日暮情……”


歌聲婉轉,千回百轉,十分好聽。台下的人紛紛讚歎。


“李夫人厲害!怪不得深受武帝喜歡。”


“聽她一首曲子,餘音繞梁,三年不知肉味。”


“真是一次難得的享受啊!我在秦城住五千年,總共隻聽了五次。李夫人每隔千年,才出來唱一回,真是太可惜了!”


過了一會兒,李夫人又唱了一首曲子:“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。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。寧不知傾城與傾國??佳人難再得!”


這首曲子,感染力太強了!她唱得眼含淚花,花容失色。


台下的人聽得心都碎了!張著大嘴,目瞪口呆,連喝彩都忘記了!


李夫人唱完之後,掩麵而走。


彈琴的李龜年站起身來,對台下抱拳拱手,道:“今天就到這兒了。請仙音門的人留下來,其餘的人都散了吧。”


眾人紛紛散去,留在現場的還剩下十六七人。


李龜年看見白飛兒和桑子明,禁不住麵露喜色,問道:“兩位年輕人,你們也出自仙音門嗎?”


白飛兒答道:“啟稟前輩,我是仙音門弟子。這是我家相公,雖不是仙音門弟子,但卻精通樂理,對於仙音法則的理解,遠遠在我之上。”


若論彈琴,桑子明的隻能勉強彈奏簡單的曲子,可是若論樂理,他因為領悟了仙音石碑的緣故,對樂音法則的理解有獨到之處。


李龜年大喜,道:“既然如此,請兩位留下來,跟我走一趟。大夥兒都跟我來。”


桑子明和白飛兒跟著眾人,一起來到宮殿後院,走進一處寬廣的洞天中。


洞天之內,綠草青青,一眼望不到邊


一座竹樓,坐落在原野上。


竹樓的窗戶敞開著,其中坐著一位老者,旁邊站著剛剛唱歌的李夫人。


老者功力很高,是一位八階天仙,不知何故,容貌顯得略有些枯槁,頭發胡須都很長,麵色黧黑,就像生了重病一樣。


李龜年領著眾人,來到近前,上前拜見:“師叔,您今天怎麽樣?身體好點了沒有?”


老者微微點頭,並沒有說話。


李龜年又道:“師叔您看,今天來了這麽多人,您瞧瞧,有沒有中意的人員?若是沒有,我就帶他們下去,合力演奏仙音去了。”


老者的目光,從眾人麵上掠過,用沙啞的聲音問道:“你們之中,誰能演奏《長相思》、《蒼梧引》、《山居吟》,會的請留下來。”


結果十幾個人中,留下了一半人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