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7章 斬斷塵緣
loading...

與此同時,秋嬋也在跟家人告別。


她跟桑子明商量了一番,然後去見母親和外公。


經過一番仔細的交流,秋嬋說服了母親羅蘭芝,搬到桑家外宅來住,準備將來一起走。


羅定邦覺得自己功力太弱,不想拖累秋嬋和桑子明,給白日飛升帶去麻煩,所以他決定留下來,照看自己的家族。


他是羅家的老太爺,家裏子孫眾多,待在京師家中,很是受人尊敬。如果跟著桑子明去靈界,那他什麽都不是了。


白飛兒也去跟母親和祖母商量了一番。


白家祖孫三代,從白逸雲開始,到白虹,再到白鶯鶯,都做過黃昏界的仙音門主,身上肩負著重振仙音門的責任,所以不肯輕易的離去。


白逸雲要等到女兒進階地仙,能夠支撐起仙音門的時候,才會跟楊雄一起前往靈界。


最年輕的白鶯鶯倒是想走,可她是現任的仙音門主,壓根兒就走不了!


這在兩千年中,她得到“阿姆”白飛兒的傾力栽培,功力突飛猛進,已經修煉到合道後期,再有幾千年,就能進階地仙了。


這一天,桑子明將管家鄭柞叫過來。


鄭柞已經是合道修士了,身後也有一個不小的家族,修煉的都是五行門功法。


他的父親鄭權,乃是儒門修士,修煉到步虛中期,活了九千年,最後還是隕落了。


鄭柞來到跟前,對著桑子明躬身行禮:“桑先生,請問您喚我來,有什麽事嗎?”


桑子明拿出一枚玉簡,道:“這是五行門,修煉到地仙巔峰,全部的功法內容,我今天都交給你。”


鄭柞吃了一驚,因為他隻是合道第三重,距離合道巔峰,還有很長的距離,按照桑子明做事的習慣,一般不會將後續的功法,一下子都傳給他。他覺得這其中有問題,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。


桑子明道:“拿著吧。我將要離開了。”


鄭柞接過玉簡,問道:“先生,您要去哪裏?”


桑子明道:“我要離開黃昏界。”


鄭柞感到震驚不已,心裏五味雜陳,道:“先生,您要白日飛升了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離開黃昏界,有兩種方法,一個是白日飛升,一個是坐上傳送陣。我還沒想好離去的途徑呢。”


“先生,我……我能跟你一起走嗎?”


桑子明搖了搖頭,道:“你的功力不足。我要是多帶一個人,飛升的難度很大。再者說,你若是走了,鄭家還有一群人呢,你不管他們了?”


鄭柞心亂如麻,隻能躬身道:“多謝先生教誨!這麽多年來,您教了我很多東西。若沒有您的提拔,我恐怕早就死了。”


這話說得沒錯,昔日鄭柞科舉無望,原本隻能熬日子等死,後來修煉了五行門的功夫,才有今天的造化。


桑子明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也為桑宅做了不少事。我給你準備了一顆地仙丹,一顆靈仙丹,再加上幾塊星隕,你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煉,以你的資質,將來有三成進階靈仙的機會。”


鄭柞“撲通”跪倒:“多謝先生,賜我一線生機。”


隨後,桑子明打發了所有仆婦,又將桑晴和桑雨叫過來。


兩女平日裏,一個跟著秋嬋,一個跟著白飛兒,得到悉心栽培,都已經修煉到合道後期了。


桑子明征求她們的意見,問她們願意走,還是願意留下來。


兩人心慌慌跪倒回答:“先生,我們從小在桑宅長大,外麵了無牽掛,求您帶我們一起離去。”


桑子明點點頭:“起來吧,我答應你們了。”


兩女歡天喜地的跳起來:“多謝先生。”


再下來,桑宅還有一位修士,那就是一直照看後花園,足不出戶的鬼修鍾琴兒。


鍾琴兒前期修煉很慢,後期跟著秋嬋,學了《陰陽造化寶典》,功力迅速提升,已經成了合道出去的修士。因此,她心裏對主人秋嬋和桑宅主人充滿了感激。


桑子明來到內宅,見到鍾琴兒,道:“昔年我答應過你,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。你是想留在黃昏界,還是跟我們一起走?”


鍾琴兒吃了一驚,迅速答道:“我當然跟主人一起走。主人去哪裏,我就去哪裏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你在黃昏界,還有什麽未了的心願沒有?要不要我送你去見一見父親?”


鍾琴兒遲疑片刻,心思不定。


桑子明道:“我看你心中還有牽掛,既然如此,那就去見一見。我親自送你過去。”


鍾琴兒斂衽行禮:“多謝先生。”


隨後,桑子明和秋嬋一起,帶著鍾琴兒,前往戶部尚書鍾林的府邸。


鍾林做過國子監祭酒,也算是儒門英才,如今已經是合道後期的修士了。


聽說地仙桑子明和公主李秋嬋來訪,他匆匆迎到門口,心裏有些恐慌。


“歡迎兩位仙長,請貴客入內敘話!”


三人進入客廳。


秋嬋長袖一抖,道:“閑人退下!”


那些端茶倒水伺候的婢子,都不由自主的退了出去。


鍾林的心裏更加忐忑不安了!


這時候,一直跟在秋嬋身後的鍾琴兒,上前兩步,跪倒行禮:“女兒不孝,拜見爹爹。”


鍾林吃了一驚,瞪大眼睛,看著鍾琴兒,心中驚疑不定,一時之間,不敢相認。


時間畢竟過去了萬年,確切的說,是一萬兩千三百八十年!


隔了這麽久,他怎能認得出來呢?


鍾琴兒叫道:“爹,我是琴兒,我母親姓林,叫林芝。”


鍾林終於醒悟過來,他對這個女兒有印象,因為這孩子很聰明,他很喜歡,曾經抱在膝蓋上,教她讀書寫字。


他手足顫抖:“孩子,你不是夭折了嗎?”


鍾琴兒道:“父親,我是鬼修,多年來,一直跟著公主,蒙她照顧,才一靈不寐,活到今天。”


鍾林終於醒悟過來,眼前的公主李秋嬋,竟然也是一位鬼修!


他隻是合道修士,管不了那麽多,見到女兒,他又驚又喜,心裏還有一種說不出的痛:“女兒,這些年來,你受苦了!”


鍾琴兒道:“爹,我的日子過得很好。您不要牽掛我。不久之後,我要跟著公主,離開黃昏界,所以今日過來,跟爹爹告個別,也算是了一樁心事。”


鍾林想不明白,如果說秋嬋飛升,也就飛升了,怎麽能帶著別人,一起離開呢?


拔宅飛升,那隻是傳說中才有的,隻有大能修士,才有那樣的大法力。


他跟桑子明和秋嬋致歉,然後將女兒叫到一邊,仔細多問了幾句,也沒問出個所以然。


鍾琴兒走出來,跪倒在秋嬋麵前,跟她求一顆地仙丹,然後獻給了父親。


不到盞茶功夫,她便離開了鍾家。


鍾林手捧地仙丹,老淚縱橫!


他一生娶了十八位妻妾,生了五十多位子女,大部分都被歲月帶走了,隻有鍾琴兒這一個早夭的女兒,給他帶來一顆極其珍貴的地仙丹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