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2章 仙儒之別
loading...

神醫桑長離開黃昏界的時候,給桑子明留下了三十六卷《靈醫寶典》,還有七十二卷《仙醫聖傳》。


在《仙醫聖傳》中,專門有一卷,講到天庭,講到仙界知名的神仙,還講到各大門派的修煉方法,以及每個修真境界的瓶頸,隻有明白了這些東西,才能更好的成為仙醫。


如果不知道對方是什麽人,不知道人家的修煉方式,不了解對方的瓶頸,怎麽能幫人排憂解難呢?


桑子明閱讀了這一卷的內容,所以對仙界的事知道了不少。


另外,他還看到春秋老仙留下的三萬字傳記,裏麵提綱挈領,提到了很多東西,讓他站在仙帝的角度,極大的開拓了視野。


換言之,現在的他,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。


以前的桑子明,隻是懵懵懂懂的少年,如今的他胸有溝壑,目光敏銳,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事,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景象,和細微的天道法則。


說到這一點,他就要感謝師傅陸九淵。


陸九淵傳他的心學**,明心見性,心即是理,言出法隨,畫地為牢,宇宙便是我心,我心便是宇宙,萬物皆備於我,內容太豐富了,可以說博大精深,他隻是剛剛入門而已。


桑子明心裏明白:“心學**,這是連春秋老仙都沒有掌握的法門。有著極大的潛力,能讓我有別於其餘的‘上林仙種’!”


按照秦十八的說法,“上林仙種”總共有三千人,能不能脫穎而出,還需要一番努力。


桑子明覺得:“不管怎麽說,我都要感謝陸師傅!我應該幫他突破瓶頸,走上修仙大道。”


如今的陸九淵,已經到了地仙第九重,再上一步就是靈仙了。像他這樣天資卓絕的大儒,即便沒有別人的幫忙,也能進階為靈仙、天仙。


桑子明隻是想幫他加速這個過程。


因此之故,他沉吟許久,拿出幾枚玉簡來,遞給師傅陸九淵。


陸九淵接過玉簡,微微一笑,問道:“子明,這裏麵有什麽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師傅,我以前曾經說過,昔年春秋老仙留一些石碑,其中絕大多數的內容,都是仙家修真的法門,但我沒敢說,其中有兩三塊石碑,跟儒門有關。”


陸九淵神情一震,道:“是嗎?那你仔細講一講。”


陸九齡也湊了過來,睜大眼睛望著桑子明。


桑子明深吸一口氣,道:“那三塊跟儒門有關的石碑,其中一塊,您已經讀過了,至今還擺在聖碑殿中。第二塊,是屬於仙音的內容,春秋老仙融合了儒門樂音、仙家樂音,再加上佛音,刻在石碑中,這部分內容估計您也學不了。我給您這幾片玉簡,裏麵牽涉到第三塊石碑,其中有關於‘三墳五典’的內容。”


陸九淵精神大振,雙目放光,禁不住抓緊了玉簡:“你是說,這裏有傳說中的三墳五典?三皇五帝傳下來的法門?”


桑子明點點頭,緩緩說道:“三皇五帝既是仙家大帝,也是儒門老祖,三墳五典記錄了他們的言行和曆史,有他們對於天道法則的解析和領悟。師傅您仔細研讀,一定會很有收獲。”


在《三墳五典》中,除了有一些五帝宮的功法之外,還有一些跟儒門有關的內容,如果仔細琢磨,能讓儒門六藝獲得升華和提高。


陸九淵自然明白其中的價值,心裏“砰砰”的跳起來,嘴唇都有些顫抖,說道:“子明,為師要對你說聲謝謝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師傅,這是弟子應該做的。”


陸九齡也跟著開心不已:“子明,春秋老仙留下多少石碑?迄今為止,你看到幾塊了?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:“總共三十三塊石碑,內容太深奧了。弟子大部分都看過,但隻得到一點皮毛。前些日子,我拿出來的‘逐日仙步’,便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春秋老仙乃是仙修入道,所以他留下的功法主要都是仙家法門,其中包括五帝宮心法,還有落日箭訣,煉丹,煉器,製符,煉陣,等等。”


陸九淵歎了口氣:“可惜了!我當年築基的時候,曾經開辟了兩個世界,準備儒道雙修的,可是後來畏懼難關,沒有堅持下來。”


陸九齡笑著對桑子明道:“怪不得你能煉製地仙丹,而且成丹率那麽高呢!原來得到了春秋老仙的傳承啊!”


桑子明“嗬嗬”笑道:“弟子不單會煉丹,還會煉器、製符,對於陣法也懂得一些。師伯您不知道,我為了修煉這些東西,耗費了多麽大的心血。”


他動用了兩大分身,悉心琢磨數千年,才終於掌握了修真四藝,如果單靠本體,累死也完不成。


陸九齡忍不住嘖嘖稱讚:“了不得!丹器符陣,這都是修仙大道啊!可惜儒門不講究這一套。”


桑子明知道,儒門的特長,在於對仙文的掌握。


一般的仙修,掌握的仙文數量極少,打個比方,他們就像碼頭上扛包的壯漢,身材遒勁有力,一個個都是能打能殺的好手,可是他們胸無筆墨,腹中沒有錦繡,對於天道法則的理解簡單而又單純,所以他們初期很厲害,後麵會麵臨各種難關,想往上提升境界,其實並不容易。


而儒門掌握了大量的仙文,仙文十萬八千個,對應著十萬八千天條**,每一個仙文都能提綱挈領,抽出複雜的天道法則。


因此之故,儒門修士初期看著很脆弱,然而修煉的過程中幾乎沒有瓶頸!他們就像世俗中的書生,剛開始手無縛雞之力,但是漸漸的展露頭角,成了朝廷官員,可以位列仙班,治理著大量的仙人,受到無數人的尊敬。


所以說,儒門和仙門,這是兩種不同的修煉方式。


儒門有它的獨到之處,要不然也不會成為修真界的一方大勢力。


當然,儒門也有明顯的弱點,廝殺能力較弱,沒有自保的能力,必須抱團取暖。有些修士即便成了天仙,還可能被人捉走,囚禁起來,被逼著幫人解釋仙文,到死都無法獲得自由。


早年的儒修,地位沒那麽高,有時候境遇很淒慘。


但是自從春秋老仙崛起於仙界之後,帶動儒門的祖師倉頡成為仙帝,還幫著儒門殺了不少對手,導致儒門勢力大振,跟仙門、佛門、魔門並駕齊驅。所以近年來,儒生的地位提高了很多,才有黃昏界廢黜百家獨尊儒術的事情。


數千年前,桑子明為了幫師傅,曾拿出兩枚記載了大量仙文的玉簡送給他,所以現如今的陸九淵,已經掌握了兩萬五千仙文,也算是儒門修士中的高人了。


這樣的人才,在黃昏界還顯不出珍貴,但如果到了別的“文氣孱弱”地方,就會受到各大門派的爭搶。


整個宇宙,每一個星辰,都是一方小世界。


宇宙發展不均衡,有的地方連儒生都沒有,對於仙文的理解,還處於蒙昧階段。


在那種沒有仙文的世界,修士很難掌握完整的天道法則,很多神通都顯得莫名其妙,所以那些大能修士更像是巫師。因為很多東西,隻可意會不可言傳,沒有係統的傳承,即使師傅會了,卻未必能教出徒弟。


所以在這種“蒙昧”的地方,儒修才變得極其珍貴。


仙齋鬼話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