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6章 黃泉海
loading...

懸崖峭壁的邊上,桑子明指揮十幾位鬼仆,向裏挖了半天,挖出十幾丈的通道。


李老大捧出一塊人頭大小的石頭,來到他的跟前,單膝跪地,道:“先生,這裏麵似乎有東西。”


桑子明接過來,轉了個角度,看見石皮上微微有些發藍,凝神細看,發現石頭周圍的法則發生了明顯的彎曲,於是笑著點頭:“不錯,辛苦你了!繼續努力,接著往裏挖!”


自從跟了秋嬋之後,李老大在北邙山和荒穀底下吞噬了不少鬼魂,功力增長很快,已經到了合道八重,但他對秋嬋和桑子明越發恭敬了,不但是因為兩人手裏掌握著佛火,而且修煉了陰陽造化神功,還有各種神功秘籍層出不窮,這一切都讓李老大羨慕不已,覺得自己跟對了主人。


更何況,秋嬋和桑子明宅心仁厚,平日裏並沒有侮辱折磨下人,這讓李老大和眾多的鬼仆心生感激。


這個時候,遠處忽然有兩人竄了過來!


兩位地仙級別的鬼修,一個在地仙後期,一個在地仙中期,看外表都不年輕了。


他們一直待在遠處,留意著桑子明和秋嬋,隱約聽見李老大說話,立馬就竄了過來!


“怎麽樣?小兄弟,找到好東西了?”


“趕緊拿出來看看,讓我們欣賞一番,你放心,我們不會搶你的!”


桑子明望向兩人,麵帶微笑,問道:“二位如何稱呼?”


地仙後期的鬼修看外貌有五十歲,身材消瘦,麵如鍋鐵,努力在臉上擠出笑容道:“我叫笮銳,這是我朋友張邈。”


桑子明從袖中取出那塊從賭石攤得到的天魂石,隻有寸許大小,裏麵還有兩個斑點,已經是他收集的天魂石中,體積最小,質量最差的一塊了。


兩位鬼修頓時瞪大了眼珠子,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!


“啊呀,你還真找到了!沒想到,這塊光禿禿的石壁上,竟然會有天魂石!”


“這可是價值連城的至寶啊!你算是發大財了!”


“真是羨慕死我們了!”


笮銳的臉色不停的變幻,心裏掙紮著,要不要直接出手,將這兩人拍死。


可是張邈卻道:“恭喜小兄弟!這塊懸崖峭壁範圍很大,能不能讓我們在附近挖一下,沾沾你們的運氣?”


桑子明微笑道:“沒問題,兩位兄台,盡管動手。”


“小兄弟你貴姓?”


“在下桑杲。”


於是笮銳和張邈在左右兩側,距離十幾丈的地方,各自開辟了一個洞口,滿懷希望的往裏挖掘。


此後,秋嬋神識傳音,告訴手下的鬼仆,如果再有發現,不準再發出聲音!


李老大麵現慚色,揮手指揮眾鬼,一聲不吭的挖掘。


三個月後,左邊洞裏挖掘的笮銳雙手顫抖,心裏“砰砰”的跳個不停,捏著一顆雞蛋大小的天魂石,盡管裏麵有不少斑點,可也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。


他強行按壓住心頭的狂喜,對桑子明感到幾分敬畏。


他心裏想道:“這位桑杲年紀輕輕,竟然能找到風水寶地,說明他是天之驕子啊,肯定有尋找天魂石的秘法!或許桑杲家學淵源,乃是哪位大人物的公子,或者大門派的真傳弟子。我剛剛幸虧沒對他動手,否則可能會惹來麻煩。”


四個月後,張邈也找到一塊天魂石,坐在地上,又驚又喜,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氣,然後悄悄收了起來。


桑子明在這裏挖了兩年,總共收獲了三十多塊天魂石,但是真正純淨的寶貝並不多,也就是四五塊而已。


最後,他跟秋嬋神識傳音,交流了幾句,然後領著眾位鬼仆,不聲不響走出了洞穴,揚長而去,離開了梁父山。


此時,笮銳和張邈還在裏麵挖個不停,根本沒留神桑子明的離去。


他們並不知道,真正富含天魂石的通道,已經被桑子明挖穿了。


直到二十年後,兩人從洞穴裏出來,各自采集了三、四顆帶有缺陷的天魂石,聚在一起感慨不已。


“這位桑先生,不知是何來曆,他對我們有恩啊!”


“可惜他走的時候,我們都沒有出來送行,連句感謝的話都沒說!”


“是啊,日後再見到他,得好好謝他才行!”


“這裏是風水寶地,繼續挖下去,或許還能挖出寶貝來。這樣的好地方,決不能對外人說!”


“那是自然,我準備先去賣了天魂石,然後閉關修煉幾個甲子。”


“我也是這樣想的,咱們幹脆約好了,千年之後再來,你覺得怎樣?”


“好啊。你我擊掌為誓!決不能對外人提起!”


從梁父山往東,一萬八千裏外,便是冥河和忘川交匯的黃泉海了。


黃泉海周遭五千裏,都被黑霧籠罩著。


按照秦十八的說法,這些黑霧中蘊含著大量的陰魂碎片。


因為黃泉海富含生機,所以有無數的鬼魂,情不自禁的湧向這裏。可是這裏有一件神器,喚作“山河社祭蕩魂鐲”,每天不定時的出來晃一晃,隻要那麽一晃,就能將所有的陰魂絞碎,將所有的肉身化作血雨,灑在黃泉海中。


陰魂碎片雖然不成人形,但是卻保留著撕咬的本能,一旦有人闖進黃泉海,就會像無頭蒼蠅一樣靠過來,鑽入人的體內,撕咬人體,獲得生機。


桑子明在自己和秋嬋身上又加了一道防護仙符,才敢飛進黃泉海的深處。


在這黑霧彌漫的大海上空,他的視力也被阻擋了,即便施展出“明心見性”的法門,睜開慧眼觀察,也隻能看出十幾丈遠,而且看不真切。


在這樣的環境下,要想尋找血海浮萍,難度太大了。


秋嬋試著放出一隻元嬰級別的鬼仆,然而鬼仆剛一出來,就嚇得將頭縮回招魂幡。


“主人,饒命啊。我不敢出來。”


“怎麽了?”


“這片海域,似乎有某種詭秘的‘神氣’,對我身上的鬼氣形成壓製,讓我心驚膽戰。而且,陰魂碎片也太多了,連我也吃不消。”


秋嬋並沒有覺察到什麽“神氣”,隻是感到有些莫名的興奮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