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 重塑肉身
loading...

日月如梭,轉眼百年。


蓮香率先進階地仙,在狐族靈仙留下的洞天中,順利渡過了天劫,。


隨後不久,白飛兒也在歸土秘境中渡過天劫,跨越了地仙的門檻。


然而又過了兩百年,秋嬋還沒有走出來。


桑子明並不著急,依然靜靜的修煉,慢慢的等待著。


進階地仙,這話說來簡單,其實很複雜,它是一種生命的質變,就像春蠶吐絲結繭,然後化成飛蛾一樣。


從合道圓滿到地仙,需要將體內洞天擴大一倍,這在一般的修士而言,難度顯得很高,因為即便是地仙,也不能無中生有,需要融合星隕,或者山川大地,如果找不到合適的星隕,也沒有恰當的靈地,就沒法完成突破。


新融合的星隕,能不能跟原有的洞天嚴絲合縫的整合在一起?洞天之中,能否建立豐富的法則?辛苦建立的法則是否合理,能不能通過天道檢驗?洞天中的靈氣是否充足?能否支撐靈草、靈獸在裏麵生長繁衍?這些問題都很嚴峻。


整個過程就像建造一座宮殿,如果沒有圖紙何構思,不明白力學原理,也就是天道法則,沒有上佳的材料,牢固的木石,鋼筋混泥土,就算造好了宮殿,也可能是豆腐渣,通不過最終的檢驗。而天道就像絕佳的檢驗師,它降下各種各樣的劫難,風劫,火劫,水劫,施加在宮殿上,如果宮殿能堅持下來,那就算成功了,一但失敗,建築師會麵臨死亡的懲罰。


正因為這些負責的原因,桑子明一直勸阻蓮香,不許她急躁冒進。


蓮香苦苦等待了八百年,學習了不少仙文,開闊了視野,了解了天道法則,知道怎樣構建洞天才比較合理,所以才順利渡過了天階。如果她在八百年前,不經過這些沉澱,一口氣突破地仙的話,即便勉強成功了,也會留下仙基不穩的缺陷。


白飛兒雖然是人族,但她是仙音門弟子,進階的方式比較獨特。她的洞天之內,矗立著一座高山,高山之巔有一座宮殿,大殿之中擺放著三十六口鍾,這些鍾呈環形排列,有大有小。


白飛兒的元神坐在環形正中,心念一動,就能讓這些鍾發出悅耳的聲音,聲音所過之處,整個洞天都為之變幻,春花秋月,白雲蒼狗,青山綠草,鳥雀鳴蟬,都隨著她的心意衍生出來。


等到將來,她還想要一張仙琴,然後一人操控仙琴何編鍾,演奏春秋老仙留下的仙曲,將修為不斷的向前推進。


她融合了一大塊金仙土係星隕,很順利的渡過天劫,成了大明立國之後仙音門第一位地仙。


秋嬋一直在閉關,她的情況跟蓮香和白飛兒都不一樣,她有很好的仙文基礎,心思縝密,對於天道法則有著較深的了解,這是她的長處,可她也有自身的弱點,因為她失去了肉身!


她這次進階地仙,不單要完成境界的突破,還要重塑肉身,所以才耗費很長的時間。


桑子明翻閱了爺爺留下的《仙醫聖傳》,參考了春秋老仙留下的《煉星塑體》,知道重塑肉身有很多方式,其中最複雜的方式,莫過於摶土造人。


女媧娘娘的摶土造人,用的土不是普通的土壤,而是用上百種珍稀靈材,碾碎了變成的碎末,看著像土而已。


上百種珍稀靈材,包含有上百種不同的元素,世間萬物包括人體,都是由這些元素,按照一定的法則,構建出來的。


一般情況下,普通修士無法完成這種複雜的構建。但在《煉星塑體》中有一套口訣,說是在進階地仙、靈仙和天仙的關口,可以借助於天劫,完成肉身的蛻變。


桑子明也不知道這種方法究竟能不能成功,他千辛萬苦收集了各種靈材,其中一部分,還是爺爺留在地下室中的仙材。他將所有的材料交給秋嬋,想讓她嚐試一番。


進階地仙和重塑肉身是兩個不同的過程,即便秋嬋重塑肉身失敗,也不會影響她進階地仙。


桑子明靜靜等待了許多年,直到他兩千四百歲的時候,才終於等來了秋嬋的天劫。


秋嬋經曆的天劫,總共有七十二道,每一道雷劫,都像鬼斧神工一樣,一步步雕琢她的肉身,讓她新生的肉身,變得越來越完美無瑕。


桑子明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,看著那白皙光潔的胴體,漸漸變得充滿生機,他的心裏充滿了歡喜。


秋嬋不但重塑了肉身,而且這具肉身非比尋常,經曆了各種雷劫、佛火炙烤、北冥神水的洗練,變成了最適合修煉“真武宮”心法的“玄冥聖體”。


“真武宮”乃是真武大帝居住的地方,真武大帝是仙界著名的仙帝。他住在北方,跟黑帝是好友,麾下有龜蛇兩種神獸,也有人說,龜蛇這兩種神獸,都是真武大帝的分身演化出來的。


秋嬋得到了老龜的傳承,自然而然,成了真武大帝的門人弟子,她能煉出玄冥聖體,日後再修煉北冥神功,和玄冥聖光,將會事半功倍,容易很多。


等到秋嬋渡過了雷劫,披上鵝黃色的衣裙,邁著修長的雙腿,扭動婀娜的腰肢走過來的時候,看著她那笑語嫣然花兒一樣的麵龐,桑子明心中歡喜,都快傻掉了。


秋嬋走近前來,伸出雙臂抱著他,軟玉溫存,在他耳邊說道:“桑郎,我總算重塑肉身了。這麽多年,有你相伴,真好。”


桑子明心中激動,感慨萬千,想起當年荒穀城發生的事,曆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:“我還記得當初的景象,你在學宮裏走來走去,就像美麗的蝴蝶一樣,當你坐著馬車離開的時候,我的心都跟著你去了……”


秋嬋道:“有了肉身,我才覺得,好像重新活過來了,桑郎,你抱緊我一些……”


桑子明緊緊的抱住了嬌軀,鼻子裏聞著誘人的處子芬芳,他的心已經醉了。


他什麽也沒有做,隻要抱著秋嬋,將她擁入懷中,就成了世上最幸福的人,就覺得一切都有了。


這一年,他兩千四百歲,這年春天,他開始閉關,準備進階地仙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