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章 兼濟天下?
loading...

大明國的兵部尚書,是一個很危險的官職。這畢竟是修真世界,兵部尚書也要親臨前線,上前線就有危險。


不說別的,單說過去千年之中,就有兩位兵部尚書,受到妖族明麵上的圍攻,和鬼修暗地裏的刺殺,而不幸隕落了。


其中包括那位一向看桑子明不順眼的步虛真君莊恒的父親莊夏,便是被幾位合道鬼修聯手刺殺的。莊恒之所以近年來變老實了,一部分原因是由於失去了靠山的緣故。


妖族和鬼修派出不少的奸細,埋伏在人族大軍之中,能及時探查人族的動向,所以才屢屢得手。


正因為如此,兵部尚書雖然是一品大官,但卻不是什麽美差,很多人都推之不及。


桑子明能有這個機會,據說是白鹿洞書院的幾位大人物插手了。白鹿洞書院有很多弟子,在擂台上敗在桑子明的手中,他們的長輩暗暗銜恨,故意推舉桑子明,讓他去作兵部尚書,想將他高高的捧起來,再把他摔個粉身碎骨。


白鹿洞書院畢竟是大明第一書院,從這個書院中,走出來的高人數不勝數,幾乎占據了整個朝廷三成的官員。有這些人聯名推舉,桑子明年紀輕輕做了兵部尚書,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。


地仙陸九淵自從回歸之後,一直在北邙山修煉,同時在心學園教授弟子,不怎麽關心朝政。


等他獲知消息的時候,就已經晚了。


他有些不放心,將桑子明叫過去,皺著眉頭,表情嚴肅的道:“子明,為師一時不查,讓別人陷害了你,將你推到火山口上。這是為師的錯。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道:“師傅,弟子求仁得仁,能夠位居一品,此誠我所願也。”


陸九淵目光如電。上下打量著他,問道:“我傳你的七重心學大法,你掌握了多少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弟子大致掌握了第一重心法,也就是‘明心見性’,能夠看透法則,辨明人心善惡。而第二重‘心即是法’,和第三重‘言出法隨’,都隻是剛剛入門,還不能用於實戰;至於說後麵三重心法,還都類似於種子剛剛發出內芽。”


陸九淵很是滿意,點了點頭,道:“你能辨明善惡,分出誰是奸細,為師就不怕了。要不然,為師將親自出手,幫你剪除奸邪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區區小事,何足掛齒!無需師傅動手,弟子能夠解決。”


陸九淵又道:“為師知道,你在擂台上挑戰百場而不敗,甚至戰勝了合道真君褒國公。但我還不知道,你究竟有哪些殺伐的手段,你且說說,好讓為師安心。”


桑子明想了想,道:“師傅,弟子儒道雙修,掌握了儒門天劍訣七十二式,聖箭訣十八式,還有仙門的逐日仙步和赤陽神雷。”


其實他說的並不全,因為他領悟了二十八塊石碑,雖然有一部分傳給了蓮香、秋嬋和白飛兒,但他自己認真琢磨研究過的功法,多達十五六種。


他不敢一下子說出來,生怕嚇著了陸九淵,也怕對方仔細追問。


即便如此,陸九淵還是頗為驚訝,問道:“你真的掌握了天劍訣七十二式?不是隻有五十式嗎?”


桑子明道:“師傅,天劍秦斬掌握的天劍訣,是由弟子傳給他的!總共七十二式天劍訣,所有的劍譜,都在這幾片玉簡裏。”說著,他拿出四片玉簡,托在手心裏,獻給師傅。


陸九淵略有遲疑,但還是伸手接了過去,道:“這也是令祖留給你的?如果是仙門的功法,為師不會要。但這是儒門的劍訣,傳承意義很大,為師不能不接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是啊,我那祖父,乃是仙醫,他收藏了幾百枚儒門玉簡。我先前拿出一些,獻給兩位師伯了。”


陸九淵點點頭:“嗯,這我知道,若非如此,我那位五哥,也沒法進階地仙,四哥也沒法功力大進。為師還要感謝你呢。”


到目前為止,桑子明一直沒敢說春秋老仙的事,也沒提那些失去的石碑都在他手裏,這才是他身上最大的奧秘。盡管他此前,將兩片寫滿了仙文的玉簡,拿出來獻給師傅,但是陸九淵短期內沒法掌握那麽多仙文,也就無法參悟石碑。


三百年過去了,陸九淵和多位地仙一起,還在破解那塊涉及到儒門六藝的石碑,據說他們才剛剛翻開第二頁。


而那塊石碑,從外到裏,總共有九十九頁內容,每一頁都有三萬仙文。


這是一個浩瀚的工程,對這些地仙來說,實在是太難了。


在所有的地仙中,掌握仙文最多的還是鄭玄,他是老牌的地仙,出道比較早,又是經學大師,苦心鑽研很多年,認得兩萬多個仙文。


陸九淵雖然得到兩片玉簡,但他隻有五萬歲,年紀輕,底子薄,當初掌握的仙文不到一萬個,雖然努力學習了三百年,但由於沒有悟道茶的緣故,現如今才掌握一萬七千仙文,仍然趕不上鄭玄。


而且,陸九淵也有私心,並沒有把玉簡拿出來,跟眾位地一起分享,否則眾人合力,說不定會將那塊石碑破解大半。


對於陸九淵而言,他想先學會兩枚玉簡上的仙文,然後分享給五個哥哥,再教給象山書院的弟子。至於說完全擴散出去,傳授給整個儒門所有的學子,他暫時還不想那麽做,而且也做不到。


仙文畢竟是一種非常高深的學問,很多人窮其一生,也學不會一萬仙文。修真人的壽命是有限的,如果花太多的功夫學習仙文,耗費了大量的時間,不能順利的進階,就可能中途隕落。而且,儒生即便學了仙文,固然少了天劫,但還會有魔劫,人劫,鬼劫,妖劫,如果不學習天劍訣,缺乏殺伐的手段,還是可能隕落。


所以說,仙文這種東西,不學不行,學太多,耽誤進階也不行。


就像鄭玄那樣,雖然成了地仙,學了很多的仙文,但他的功力卡在那兒很多年了,將來能不能修成靈仙,還不一定呢。


如果修不成靈仙,地仙最多能活一百萬年,壽元耗盡,麵臨死亡。


即便修成了靈仙,沒有高超的殺伐手段,到了靈界和仙界,也會遇到很大的麻煩,無法一帆風順走下去,搞不好被人殺了,那還是一場空!


正因為這些緣故,陸九淵得到仙文傳承的玉簡,才不會四處宣揚。


儒門講究,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。


陸九淵覺得,自己的修為還不夠,無法真正的兼濟天下。


桑子明猜中了師傅的心思,所以爽快的獻出玉簡,感謝師傅傳他心學大法。這是互惠互利的事,反正這種玉簡,他自己就能複製,隻不過多花點兒功夫而已,就當是溫習仙文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