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明心見性
loading...

桑子明靜靜的坐著,凝神內視,看見七顆珠子一顆比一顆大,沿著不同的軌跡,在髓海中飛來飛去。


他聽見師傅的話,知道珠子可能會碰碎,所以試著控製那些金珠,不讓它們發生碰撞。


可是那些金珠並不聽話,四處亂竄,想要逃出髓海。


桑子明封閉了口鼻雙耳雙眼,將所有的神識都集中在這七顆金珠上。


所幸他的髓海足夠大,比一般的修士大了很多倍,所以那些金珠並沒有發生碰撞。


多年以來,他一直飲用悟道茶,每一次飲茶都能拓寬他的髓海;他還服用養神丹,點燃安神香,這些方法也能拓展髓海;更關鍵的是,他已經領悟了二十八塊黑色的石碑,每一次領悟石碑,都對他的髓海造成劇烈的衝擊,強行拓寬了髓海的空間。因此之故,他的髓海之寬廣遠超普通的合道修士,他的神識甚至比地仙還要強,已經堪比靈仙了。


這七顆金珠,乃是地仙陸九淵的神識凝結出來的,而桑子明的神識並不在陸九淵之下。所以當他將神識集中在金珠之上時,七顆金珠飛行的速度越來越慢,就像沾了露水一樣,變得越來越沉重。


才隻是一個時辰的功夫,那七顆金珠便受到他神念的束縛,停住不動了!


又過了一個時辰,桑子明試著打開最小的那枚金珠。


金珠包裹得很嚴密,然而在他強悍的神識控製下,一點點抽絲剝繭,將外麵包裹的法則打開了!金珠陡然炸開,就像暗夜裏的火把,放出一片光明!


“明心見性!”


幾乎一瞬間,桑子明覺得自己的髓海仿佛有清風拂過,渾身上下仿佛浸泡在清泉之中,頭腦是那樣的清醒,心靈是那樣的純淨,就像新生的嬰兒一樣,不染一絲塵埃,不偏不倚,謹守中庸。


他緩緩睜開眼睛,看向周圍的環境。


這時候,他發現周圍的一切,都變得不同了!每一棵小草,每一片樹葉,都顯得比以前生動了許多!他看得極細極微,看得極為深入,甚至看到天道法則,感受到生命的美好!


他原本修煉了落日箭訣,目光能看到兩三百裏之外,此時他站在北邙山半山腰,一眼望去,千裏之內的風吹草動,都可以盡收眼底了!


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山川草木,河流溪水,甚至能看見數百裏外水裏的遊魚。


他可以看見北邙山周圍,哪裏有妖氣,哪裏有鬼氣,可以分辨得出,哪些是人族,哪些是鬼修,哪些是妖修,哪些人心地良善,那些人居心叵測!


他還看從眾多的人群中,一眼看到了聯袂逛街的秋嬋和蓮香,兩人雖然戴了麵具,改變了自身的氣機,但是如果仔細看,她們身邊的天道法則,還是跟正常人有所不同!普通人身邊的法則,以黃色作為底子,然後夾雜了別的顏色。而秋嬋身邊的法則,卻是一會兒黑,一會兒白,變幻不定;蓮香身邊的法則卻是青色為底,紅色浮在外麵。而且,她們身邊的法則都有些彎曲,不像普通的修士豎直向上。


到了這一刻,他忽然心中一顫,對著陸九淵跪倒行禮:“多謝師尊,傳我心學大法;也多謝師尊,對我的包容和照顧。您老是否早就看出,我那兩位妻子,有些異狀?”


陸九淵端坐如山,微微一笑,淡淡的道:“東海有聖人出焉,此心同也,此理同也。西海有聖人出焉,此心同也,此理同也。千百世之上至千百世之下,有聖人出焉,此心此理,亦莫不同。宇宙之間,如此廣闊,吾身立於其中,須大做一個人……天之所以命我者,不殊乎天,須是放教規模廣大……


所謂心學,就是要發明本心。宇宙之中,有人有妖,有鬼有仙,那是天意,如果想不透這一點,又如何能說,宇宙便是吾心呢?


為師想做聖人,不會在意鬼和妖。就連仙帝孔子,都不言怪力亂神,他不是看不見,而是不言、不幹涉。


正因為如此,為師才將心學園,建立在北邙山!


為師早就看出,你是一個心懷坦蕩的修士,雖然娶了狐女和鬼修,但你並沒有變成惡人,這就足夠了!”


桑子明的心中感到震撼不已,問道:“師傅,您能夠看破妖和鬼,那麽其餘的地仙呢?比如說鄭玄,他能看破嗎?”


陸九淵傲然說道:“一般人哪能看得透?即便是為師,若不留心,也不會注意。你是我的弟子,我才對你身邊的人較為關注。你這兩位妻子,一言一行,一舉一動,已經跟人族很接近了。她們已是合道修士,將來進階地仙,改變了身邊的法則,更讓人難以分辨。鄭玄此人,與為師不同。他若是知曉這些事,定然打破你的家門,將你這兩位妻子捉走!”


桑子明搖了搖牙,道:“既然師傅對我推心置腹,傳我心學大法,有些事我也不想瞞著您。弟子有兩片祖傳的玉簡,一片玉簡上有兩萬仙文,兩片玉簡總共有四萬仙文。我想將玉簡拿出來,獻給師傅您。您如果學會了仙文,或許能破解那些黑色的石碑。”


他雖然心中感動,但是這番話還是不盡不實,既沒有交代其餘的石碑都在他手裏,也沒說他有三片玉簡,總共六萬仙文。


那些石碑既然落入他的手中,至少在短期內,他不會將石碑拿出來。因為石碑內容博大精深,他還需要反複參悟。


陸九淵聞言,驀得從地上站起來,道:“你家竟有這樣的玉簡?舍得說出來,你這是要翻天了!倒不枉為師將心學大法,傾囊傳授給你!”


桑子明探手取出兩枚玉簡,托在手心裏,獻給師傅。他已經想開了,既然自己無法接近石碑,不如讓師傅率先領悟,反正過一段時間,碑文還能重新恢複。


陸九淵接過玉簡,神識一掃,旋即雙目放光,滿心歡喜,仰天大笑三聲:“哈哈哈,天助我也!好徒弟,你拿出如此寶物,為師成仙有望了!”


他開心的笑了一會兒,忽然醒悟過來:“咦?我不是讓你靜坐七天的嗎?你怎麽站起來了?七顆金珠,還剩下幾顆?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:“師傅,七顆金珠,全都保持完好!我要回家去,慢慢參悟了!”


陸九淵又驚又喜,連聲讚道:“好,好!太好了!果如此,你便是為師的衣缽傳人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