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仙靈脈
loading...

這個時候,桑子明已經六百四十歲了。


他在京師成了知名人物,不單是東閣大學士,擁有很強的實力,擂台挑戰百場不敗,他還是高階靈醫,以煉丹和“鑒星”聞名於世。


他煉製的大道丹,已經占據了大明國的六成!而剩下兩位丹師,王好古和郭虛舟加起來,才占了四成而已。


他能做到這一點,基於多重原因。一則是因為,他掌握了丹道大法,每一爐出丹率比較高,能達到八顆以上;二則是因為,桑宅儲備的靈材很多,珍稀靈草生長很快;三則是因為除了本體之外,他還有兩個分身,有足夠的時間,消耗在煉丹上。


除了大道丹之外,他還開始煉製地仙丹。


地仙丹屬於一階“仙丹”,凡是沾個仙字,效果都非同凡響。煉製的難度比大道丹高很多,不但需要用到仙丹爐,還要掌握複雜的丹道法則。


盡管桑子明學了春秋老仙留下的丹道,但他的功力還是太弱了,所以一爐地仙丹,頂多能煉出兩顆。


可是地仙丹這種東西,不在於有多少,隻要能煉出來,那就不得了!


因此之故,當他能煉製地仙丹的消息,傳出去讓眾人皆知之後,他的地位一下子抬得很高!


他獲得一個新的名號,人稱“桑丹王”。


除了桑子明之外,黃昏界還有一位丹王。那就是郭虛舟,乃是老牌的地仙,功力很高,能煉製地仙丹。


而作為儒門的供奉,高階靈醫王好古,隻是半吊子的丹王。他煉製大道丹時,一爐能出兩顆。但是煉製地仙丹,他就不行了,運氣好的時候,兩三爐材料,才出一顆仙丹!


所以,當陸九淵聽說桑子明每一爐地仙丹,都能穩定的煉出一兩顆的時候,心裏十分激動:“子明,我手裏還有三爐地仙丹的材料,全都交給你了!你隻要能煉出三顆來,我就很滿意了!若是能煉出四顆,那就是上天賜福!我還有四個兄長,都是合道修士,都需要地仙丹!”


桑子明卻擺了擺手,道:“師傅,您先留著那些材料!等我進階合道,學會了您的‘心學’大法,再說煉製地仙丹的事。”


陸九淵瞪他一眼,道:“難道說,你還擔心為師,不傳你心學大法不成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師傅,弟子功力太弱了,如果能進階合道,或許一爐材料,能煉出三顆地仙丹。如果學會了心學,能看清天道法則的話,或許可以煉出五顆來!”


陸九淵雙目圓睜:“五顆?老天爺!你若能煉出五顆地仙丹,那我門下的象山書院,都要跟著沾光,或許會揚名天下!”


“會有那一天的,師傅您慢慢等著唄。”


除了丹王的稱號之外,桑子明還幫人鑒定星隕。他是仙醫,不單能鑒定星隕,還能辨別修士的狀況,確定哪一塊星隕,最適合某個修真人。


每月初一,他抽出一天時間,接待一位地仙,或者一位合道,甚至有時候,連步虛大圓滿修士,也要求上門來。因為星隕是合道的最佳材料,也是最難捉摸的材料,如果不清楚星隕的本質,很容易合道失敗,所以有些大膽的步虛修士,也過來向桑子明請教,試圖采用星隕合道,萬一成功的好,可謂前途無量。


桑子明能鑒定星隕的品質和大小,還知道星隕對每個修士是否合適,融合的成功率有多大。這樣一來,他漸漸變得炙手可熱,很是受人尊崇。


當然,他不是免費幫人鑒定,也不會免費提供丹藥。每個登門的人,都要帶來不菲的禮物,其中包括聚靈珠。


他將獲得的聚靈珠埋在後花園,日久天長,在原先六條巨型經脈的基礎上,又湊出了四條。十條巨型靈脈合在一起,在仙齋法陣的約束下,變成了一條仙靈脈。


這一條仙靈脈的誕生,給桑宅帶來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
在桑子明有意識的控製下,桑宅並沒有擴大多少,但是靈氣變得極為豐富,後花園中,可以種植仙草了!


桑子明在地下室,找到爺爺留下的一包仙草種子,但是數量並不多。


原因還是那句話,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”仙草跟仙人一樣,也是從凡草成長起來的!


比如說人參,生長百年以下,隻是普通的人參,或者被人讚一句“好參”!超過百年就變成低階“靈參”了,生長一萬年,就可能是仙靈參。如果有仙靈脈,仙靈參還能夠突破境界成長為仙參!


所以說,那些十分珍稀的仙草,有一部分是這麽成長起來的,並不需要特殊的種子。隻要有好的條件,讓它們自由自在的生長,日久天長就能產生仙草。


因為靈氣大幅提升,那一株仙靈李樹還在繼續成長,有希望長成一株仙樹。


悟道茶樹原本就是仙階,此時生長得更加滋潤了,每年產出的茶葉越來越多,效果也似乎提升了不少。


玉皇蜂王桑玉兒,成長到六尺四寸了,距離七尺變成仙皇蜂越來越近!她的智力也提升了不少,儼然一個十二三歲,明眸皓齒的小姑娘。


她也不再畏懼秋嬋和白飛兒,每當白飛兒彈琴的時候,她就搬個小板凳,跑過去靜靜的聽,還可以在旁邊幫幫忙。


有時候,她還指揮一群玉皇蜂,在空中演練各種陣型。


桑晴和桑雨都已經進階元嬰了。她們跟著秋嬋和白飛兒,可謂受益良多。


就連鄭柞都到了金丹第九重,而且拿到了《五行經-元嬰篇》,這讓他百感交集:“誰說的五行經已經失傳了?既然失傳了,我怎麽拿到的元嬰篇?”


他寫信給父親鄭權,說起自己的疑惑:“桑先生身為儒修,竟然掌握了仙家的《五行經》,真是令人難以理解。”


鄭權已經成了元嬰修士,被調到洞庭郡做官,回信告訴兒子:“桑先生不是普通人,你好好跟著他便是了。從今以後,我鄭家的後輩子孫,如果是五行體質,都轉修五行經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