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靈仙洞天
loading...

桑子明將五十顆大道丹,分別裝在多個玉瓶中,來到北邙山“心學園”,交給師傅陸九淵:“師傅,您看看,弟子已經盡力了,隻煉出這些丹藥。”


“啊?竟然有這麽多?”陸九淵吃了一驚,打開玉瓶,查看了一番,忍不住讚不絕口:“你這煉丹的實力,已經遠超王好古了!不但出丹的數目多,而且丹藥的品質也好。子明啊,你從哪裏學來的煉丹法門?怎麽小小年紀,竟然達到如斯境界?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:“師傅,這是弟子家傳的功夫。”他當然不敢說,自己學會了春秋老仙留下的丹道大法,然後大幅提升了煉丹實力。


陸九淵讚道:“很好,為師很開心,決定賜你一件厚禮。”


桑子明用希冀的眼光看著對方,道:“師傅,您有什麽好東西啊?既然是厚禮,就不能拿小東西忽悠我。”


“那怎麽可能?”陸九淵“哈哈”笑著,拿出一顆鵝蛋大小的圓球,道:“子明,你猜猜看,這是什麽東西?”


桑子明的眼睛驟然睜大,看著圓球道:“師傅,弟子猜不出。”


其實,他心裏很清楚,打眼一看就明白,但是不願說出來,說出來就沒意思了。


陸九淵“嗬嗬”笑道:“為師在昆侖山有些奇遇,得到兩顆這樣的寶貝。一開始,為師也不認識,還是聽希夷先生講講解,才知道這是靈仙逝去之後,留下的洞天世界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啊?靈仙洞天,怎麽這麽小?”


“哈哈,你見過合道修士的洞天,從外麵看,直徑都在七八丈以上;地仙的洞天,可以縮小為五六尺;如果到了靈仙,就隻有鵝蛋一樣大了。功力越高,洞天從外麵看越小,從裏麵看越大。這就是實力的分野,納須彌入芥子。為師撿到了兩顆靈仙洞天,可惜都沒法打開,所以送給你一顆玩玩。嘿嘿,如果能打開,我就不舍得送給你了!”


“師傅,昆侖山怎麽會有這東西?”


“唉!昆侖山原本四仙家聖地,如今聚集了一些靈仙,在那裏殺來殺去。有的靈仙死了之後,就把洞天藏在石頭縫裏。後來的人再去,如果運氣好,就能撿到一兩顆!”


“這也太慘了。人死之後,就剩下這玩意。”


“這能有什麽辦法呢?修士要想進步,總歸要經曆風雨,闖過去才能成就天仙,闖不過去就會隕落。”


桑子明接過鵝蛋大小的洞天,問道:“師傅,這玩意怎麽打開?”


陸九淵道:“為師練就了心學大法,如果凝神細看,能看見洞天外麵,纏繞了大量的法則,就像一個長滿了水草的圓球一樣。要想將其打開,需要找到破解法則的鑰匙,那是一個古怪的仙文。我能隱約看見仙文的形狀,但我不認識它,不知道它怎麽發音,更不知道它的本意。隻有掌握了音和義,才能將其打開。”


桑子明有些吃驚:“師傅,您連仙文鑰匙都能看見,那也太神奇了!您能否將隱藏的仙文描繪出來?”


陸九淵道:“我需要凝神定誌,打坐一個時辰,才能看得清楚。要想描繪出來,其實並不容易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師傅,您幫幫弟子,能描多少算多少嘛。”


陸九淵點點頭:“好吧,你等一會兒。”


他取出一個蒲團,在深秋的午後,沐浴著陽光,坐在花園中。


大約過了一個時辰,他將鵝蛋樣的洞天拿在左手中,右手提筆在符紙上慢慢畫著。


他畫的很艱難,因為沒有掌握仙文,很容易被法則左右牽引,所以畫出來的仙文歪七八拐,樣子很難看,隻有其形而無其實。


大約過了小半個時辰,他才勉強畫完,幹咳兩聲,道:“慚愧,為師隻能畫成這個樣子,跟本來的形象差了許多,或許隻有兩三分相似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多謝師傅!我知道這是什麽字了。這是一個變體的‘媚’字。‘我既媚君姿,君亦悅我顏。’”


話音剛落,就聽見“咯咯”之聲,鵝蛋樣的洞天上,開了個針孔大小的小口!


陸九淵大吃一驚,看著桑子明,就像見了鬼一樣:“徒弟啊,你在仙文上造詣,竟然這麽深了?你太令為師感到意外了!你跟為師說,到底掌握了多少仙文?”


桑子明“嘿嘿”笑道:“師傅,弟子掌握的仙文並不多,隻是運氣好,一下子猜中了!”


陸九淵瞪眼道:“胡說八道,這是能猜的嗎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師傅,您可是說好的啊!將這顆洞天送給我了!您不能反悔!”


陸九淵的神識掃入洞天中,道:“這是一枚妖仙洞天,裏麵的空間不小呢。這麽一枚完好的洞天,拿出去價值連城。好吧,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,為師將這枚洞天送給你。不過,你先別走,幫為師看看,還有一枚洞天,能不能破解開。”


“師傅您畫出仙文,弟子盡力猜猜看。”


陸九淵又取出一枚洞天,看著更小一點,等級更加高了。


他又打坐半晌,凝神許久,才畫出仙文。


桑子明看了之後,說道:“師傅,這可能是一個‘堂’字,‘堂上置玄酒,室中盛稻梁’。”


話音剛落,又聽見“咯咯”的響聲,靈仙洞天開了個小孔!


然而,他回頭看時,卻發現陸九淵的臉上並沒有喜色。


陸九淵的神識掃入洞天中,長歎一口氣,道:“這是阮籍先生留下的洞天,沒想到他竟然隕落在昆侖山!”


桑子明為之一怔:“師傅,阮籍是誰?”


陸九淵道:“阮籍是竹林七賢之一,他出自儒門,兼修仙術,地仙圓滿之後,白日飛升而去。不知何故,他又從靈界返回昆侖山,最終死在那兒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原來是儒門先賢,他留下的這枚洞天,應該對師傅有益。”


陸九淵歎道:“我寧願不要這東西,換阮籍先生好好的活著。”


桑子明勸道:“師傅,您先前也說了,這是沒辦法的事。還是看開點兒吧”


陸九淵擺了擺手:“罷了罷了,為師心情大壞,你先回去吧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