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章 鬼門開
loading...

桑子明跟著師傅走了一圈,了解了儒門的不少秘辛,回到家中講給三女聽。


蓮香聽了,花容失色,用手輕輕拍著酥胸,很是誇張的道:“儒門有那麽多靈仙?我說呢,妖族有不少地仙,實力雄厚,為何不敢打到京師來,原來是畏懼儒門的靈仙啊!哎呀,等回頭我要提醒那些小姐妹了,在京師居住要小心一點,千萬不能泄露行藏,若是被靈仙發覺,那可就慘了。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不知道妖族有沒有靈仙?”


蓮香答道:“我聽說,虎族和龍族各有一位靈仙,其他的種族都隻有地仙。”


白飛兒雙眉彎彎,眼波流離,問道:“如此說來,儒門的實力很強啊,為何不將妖族和鬼修驅趕出四都之外呢?現如今,整個大明國,還有一半的領土,被妖修和鬼修控製著。夫君,你說儒門隨隨便便放棄那麽多百姓,究竟是為什麽?”


桑子明想了想,道:“按照我師傅陸九淵的說法,這些靈仙都隻能待在洞天福地之中,等閑不敢出來。如果出來的話,就要動用遮天符,遮蔽自身的功力。而且,他們不能動用法力,否則就會受到天道的排斥。要麽被逼著白日飛升,要麽會被天雷擊殺。”


蓮香眨眨眼睛,道:“如此說來,那些個靈仙都是嚇唬人的?就像年畫一樣,隻能遠遠看著各族廝殺,並不能出手幫助人族?”


桑子明道:“或許他們隻有一擊之力,然後就要被逼著離開黃昏界。”


蓮香舒了口氣,笑道:“那還好。相公,你差點兒嚇死我了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你怕什麽?你和秋嬋都有千麵仙君的麵具,即便是天仙都看不透。隻要稍微小心點兒,就不會有什麽問題。”


秋嬋忽然說道:“相公,前兩天,我去見了師姐童蘭。她得到師傅鬼桑子的警告,告訴她最近不要去冥界遊曆,因為冥界出了大事。東方鬼帝蔡鬱壘,被忘川老祖打成重傷,他鎮守的鬼門關打開了!有幾位靈仙級的大鬼,從陰間逃出來,可能會在人間掀起腥風血雨。”


桑子明有些吃驚:“啊?這叫什麽事?”


秋嬋接著道:“據說冥河老祖和忘川老祖為了爭奪藏佛高原,兩人大打出手,結果忘川被打敗了,在逃往東方的路上,隨手擊傷了鎮守桃芷山鬼門關的東方鬼帝蔡鬱壘。也正是因為冥界震蕩不安,有幾隻靈仙階的大鬼,從鬼門關逃出來,到了大明國東南方向,也就是荒穀城附近,其中包括鬼車、迷鼠、牙變婆。”


桑子明聽得皺眉,問道:“這都是什麽鬼啊?”


秋嬋道:“鬼車能化成千萬隻奇怪的鳥兒,又名‘九頭鳥’,也就是姑獲鳥。傳言姑獲鳥是死去的孕婦變成怨鬼,很喜歡抱走別人家的小孩。她們在抱走人家的小孩前,會在嬰兒的衣服上滴下血跡。特別是在七月份,不要把小孩子的衣服晾在外麵。


迷鼠能變成老鼠的樣子,出現在人們的床上,在夢中吸食人的精血,讓人很難醒過來,也就是傳說中的鬼壓床。


牙變婆是一種變態的鬼,經常化成老婆婆,最喜歡咬小孩的腳指頭。


這些大鬼法力高強,很難被人殺滅,雖然不直接吃人,但是化身千萬,能在一夕之間,禍害很多人。


你想想,牙變婆出現的地方,方圓三百裏內,所有的小孩子,都被咬掉一隻大腳指頭,是不是很可怕?


而且,她不光禍害小孩子,如果是靈氣豐厚的修士,成人也不會放過,腳指頭也會遭殃!光是咬了腳指頭也就罷了,還會讓人的功力下降很多……”


蓮香驚訝的伸了下舌頭,縮著脖子問道:“這樣的大鬼,不會侵害妖族吧?”


秋嬋答道:“這是靈仙級的大鬼,不光傷害人類,還會傷害妖修。蓮香姐,你經常出門在外,如果碰到鬼壓床和咬腳指頭的鬼,一定要快點兒逃走啊。”


蓮香低頭看看自己光潔如玉的腳指頭,怒道:“這鬼太惡心了!她敢咬我的腳指頭,我就算拚了命,也要施展赤陽神雷,將她劈個半死!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蓮香,以你現在的功夫,能施展幾次赤陽神雷?”


蓮香答道:“相公,我能施展五道一階的神雷,再加上一道二階的神雷。”


桑子明點了點頭:“赤陽神雷總共有十八階,威力極大。即便是靈仙,被二階神雷劈中,也可能丟掉半條命。尤其是鬼類,身上滿是陰氣,更加害怕赤陽神雷。”


秋嬋乃是鬼修,不怕這些大鬼會傷到自己,她掌握了癸水神雷和玄冥神光,威力不在赤陽神雷之下,心想:“如果我碰到這幾隻大鬼,也會出手反抗的!”


老實說,白飛兒的仙音對於鬼魅來說,有很強的克製作用,尤其是春秋老仙留下的傳承,綜合了儒門聖音、仙家的仙音譜和佛音梵唄,威力極其強悍。不過,她心裏有些發怵,不敢直麵這些大鬼,暗道:“我哪兒都不去,我就留在京師,不信這些大鬼敢到京師來。”


隨後,桑子明開始煉丹。他從師父那裏得到一些靈草,需要完成師傅交給他的任務。


總共八爐大道丹,他煉出了六十顆。


大道丹屬於半仙丹,煉製的難度極高,整個大明國原本隻有兩個人能煉,一個是王好古,還有一位叫作“郭虛舟”。


王好古乃是高階靈醫,醫術高明,著述甚豐,自身也是合道老祖,受到儒門的尊重,在翰林仙院有一個專門煉丹的隕落。他還是皇家太醫院的副院主。


桑子明還從未見過這個人,想著有空的時候或許可以見一麵。


郭虛舟是個道士,乃是厚土門的地仙,同時也是著名的丹師。他跟儒門已經飛升的地仙白居易是好友。


白居易為他寫過一首詩:“我為江司馬,君為荊判司。俱當愁悴日,始識虛舟師。師年三十餘,白皙好容儀。專心在鉛汞,餘力工琴棋。靜彈弦數聲,閑飲酒一卮。因指塵土下,蜉蝣良可悲。不聞姑射上,千歲冰雪肌。不見遼城外,古今塚累累。嗟我天地間,有術人莫知。得可逃死籍,不唯走三屍。授我參同契,其辭妙且微……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