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 東閣大學士
loading...

這麽一場擂台大戰,鬧出來的動靜太大了!


來現場觀戰的人,至少有五六萬之多。


眾目睽睽之下,合道真君褒國公,被步虛修士桑子明打敗了!他不但敗得慘不忍睹,而且暴露了鬼修的身份,讓亞聖朱子跟著蒙羞,也讓儒門丟了顏麵!


現場人聲鼎沸,議論紛紛!


很多人將關注的焦點,集中在褒國公身上。


“堂堂的大明國公,竟然被陰鬼侵染,這算不算極大的醜聞啊?”


“當然算啊!自從地仙厲聲海坐化,被人發現是鬼修之後,朱成龍算是在被奪舍的儒生中,地位最高的一位了!”


“這兩者有所不同!厲聲海是死了之後,被動顯露出來的;朱成龍卻是被人硬生生逼得顯出了原形!如此說來,桑子明立大功了!”


“唉,儒門看似如日中天,其實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啊,說什麽浩然正氣,氣貫長虹,其實隻是吹噓而已……”


“多事之秋,妖鬼橫行,連神都都不是清淨之地了……”


也有很多人用崇敬的目光,瞧著桑子明,將他當成了偶像。


“我現在越來越佩服桑先生了!年紀輕輕,就有如此功力,真是不簡單!”


“先前,他贏了兩百多場,我還不覺得怎樣,今日他大展神威,令人眼前一亮!”


“這一戰,桑子明施展出天劍訣五十式,算是創了奇跡!他憑著劍術,將合道真君朱成龍壓製得死死的!由此可見,天劍訣果然是儒門壓軸的功法,殺伐淩厲,極為厲害,值得用心研究。我準備明天就去天劍秦斬的劍術館報名,不惜代價學會五十式天劍訣!”


“嘿嘿,等你明日過去的時候,劍術館門口肯定排起了長隊!我聽說秦斬每次隻招一個班,每個班三十人。他正準備拍賣學徒的名額呢,讓有錢的人先學,沒錢的靠後站……”


“哼哼,小人得道,滿眼都是銅臭!”


“其實,這場大戰,真正令我感到震撼的,還是桑子明的控雷之術!我怎麽覺得,這好像不是儒家法門啊?”


“嗯,我也覺得不是儒門功法,難道說桑子明竟然是儒道雙修?”


“誰說不是儒家法門?你難道忘了,仙文的雷字是怎麽寫的?它是四個圓形的田字,用一根絲線串起來,就像一根繩索貫穿了四個流星……我當年學那個仙文的時候,就覺得裏麵蘊含著無盡大道,如果研究透了,說不定能控製天雷……”


“哼哼,哪裏會那麽容易?單靠仙文,不可能修出雷法!我聽說很早以前,仙門有個神霄派,有些仙人能放出天雷……可惜神霄派,早就離開黃昏界了……相傳最近冒出來的王屋山洞,就是傳說中神霄派的祖庭之一……”


“桑子明的雷法是從哪裏學來的?難道他進了王屋山洞?”


“我看他十分古怪,既掌握了火祭之法,又掌控了天雷,還有神秘莫測的步伐,這麽多神功秘法,總歸要有個來源吧?”


總而言之,經此一戰,桑子明雖然迎來了人們的尊敬,但也給人們帶來更大的疑惑。好在大多數人都覺得,雷法似乎是仙家功法,跟儒門傳承關係不大,所以暫時沒有人追著他,讓他交出雷法的傳承。


雷法是春秋老仙,刻在石碑中的重要傳承,原本是五帝宮至高無上的功法,五帝宮主要還是仙修。


儒門的傳承則是十萬八千個仙文,詩書禮樂易春秋,再加上三墳五典。


不久,幾位地仙和三公九卿召開大會,貼出告示,宣布“朱子依舊是儒門亞聖之一,他的光輝形象,不受某些後人的玷汙。從今以後,大明國不再有褒國公,朱家子孫貶為庶人!但是科舉之路,依然對他們敞開著。希望後來的人吸取教訓,做個堂堂正正的儒生。”


告示上還說:“吏部郎中桑子明,功力高妙,不畏強敵,揭發褒國公的惡行,為儒門做出貢獻,經過多位大賢的推舉,將他的官職擢升一階,升為從三品東閣大學士!”


因為有幾位大賢,幫他說好話,所以桑子明在不到百年之內,有一次升官了!


他能升官,其中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獻出了火祭的祭壇。


另外一層原因,是因為他在大賢榜上的排名急劇上升的緣故。


他原先雖然戰勝了兩百多位步虛真君,但是排名還在兩百名之外。如今憑著完勝合道四階的褒國公,排名出現了跳躍,已經進入大賢榜五十名之內了!


大明國有多少合道真君啊?


按照桑子明的粗略估計,不算仙修,單說儒門,就有接近兩百位合道修士,其中一半處於合道初期,三成處於合道中期,兩成處於合道後期和合道巔峰。


也就是說,桑子明的實力,已經被大賢榜的編纂者,評定為合道中期以上了!


而且有某位地仙出麵揚言,說桑子明壓製了自身的功力,其真實境界並非步虛第二重。


因此之故,桑子明在前去接任新職位的時候,便不再壓製自身功力,展露出真正的實力,步虛第七重!


這也是沒辦法的事。一般來說,大學士都是由合道真君來擔任的,所以即便他是步虛後期,在所有大學士中,也是境界最低的了。


大學士總共有六位,從高到低排列,分別是中極殿大學士,建極殿大學士,文華殿大學士,武英殿大學士,文淵閣大學士和東閣大學士。


桑子明擔任東閣大學士,在所有大學士中,排在最後一位。


盡管如此,卻沒有人敢小看他,因為大學士地位清貴,乃是三公九卿的搖籃!


這裏是黃昏界,所有官員都是修士,他們最看重的乃是名望,更關心能不能接觸儒門核心,並不在意做了多少事務,是否擔任了什麽侍郎、尚書等實權職位,比較而言,有些作尚書的儒修,還要羨慕大學士呢!


身為大學士,能夠接觸到普通儒修見不到的古籍、碑刻,有機會參悟儒門的核心秘傳,這才是讓人羨慕的地方。


當然,按照地仙鄭玄最新製定的規矩,隻有三公九卿,才能見到黑色的石碑,所以桑子明雖然做了東閣大學士,還是沒法接觸到春秋老仙留下的傳承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