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章 桑宅變化
loading...

兩個月後,桑子明在自家前院建了個二階的祭壇。


在他看來,這個祭壇,相當於靈醫基礎法寶。幫人提升仙火,也是高階靈醫的手段之一。


首先登門的是幾位新晉地仙,包括張載,蔡京和歐陽修。


桑子明給每人一張單子,讓他們去準備一千朵低階靈火、若幹種珍貴的靈木,還要準備一顆中型聚靈珠。


聚靈珠算是酬金,一千朵仙火也會有剩餘。至於說靈木,多儲備一點沒有壞處。


對於幾位地仙來說,這些要求並不過分。別說事地仙了,即便是普通的合道真君,隻要努裏,都能收集到這些東西。


因此之故,隨後一年內,三位地仙的仙火都順利提升到二階,實力得到了明顯的提高。


這些地仙嚐到了甜頭,聚在一起,商議了一陣子,覺得采用火祭的方法,比用三槐樹和九薇樹培養仙火快多了,於是決定將祭壇開放給三公九卿。


隨後三年裏,桑子明幫三公九卿每人培養出一朵一階仙火。


這樣一來,儒門修士實力大漲,底氣比以前雄厚了很多。但是因為這些大人物都很少走出京師,所以並沒有影響戰局,人妖兩族依舊在僵持之中。


通過這些火祭,桑子明積攢了不少的聚靈珠、靈火和靈木,賺了大量好處,他還想幫更多人舉行火祭呢,然而這種想法,被儒門高層拒絕了!


地仙楊雄和鄭玄將他叫過去,警告他不能隨意幫人祭煉仙火!三槐火和九棘火屬於儒門重寶,必須得到嚴密的控製!誰能得到仙火,這要由地仙決定,或者由三公九卿合議推舉!原則上,隻有經過鑒別的少數儒家合道修士,才能夠擁有仙火。


兩位地仙還說,一旦發現他私下裏幫人祭煉仙火,就會剝奪祭壇,將其收歸翰林仙院!因為有人早就眼紅了,說祭壇這樣關鍵的寶貝,怎麽能掌握在私人手中呢?


老實說,桑子明已經做好了獻出祭壇的準備,這隻是一個二級祭壇,對他來講,並沒有太大的用處。以他現在的實力,早已能刻畫四階祭壇了。不過,越晚獻出祭壇,他得到的好處越多。


通過多年的努力,他搜集了不少的聚靈珠,全部埋在後花園,又從荒原上牽引了很多的靈脈,整個桑宅已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。原本宅子裏隻有一條大型靈脈,如今已經變成了三條巨型靈脈!一條巨型靈脈,相當於十條大型靈脈。


桑宅依舊是前院、中院、後院和後花園這樣的結構,但是前院擴展到三十餘間房屋,中院和後院都變得很寬敞,最明顯的變化還是在後花園,不但擴張到方圓五裏,而且靈氣充裕,比以前提升了許多倍。


靈氣提升之後,讓悟道茶樹長得更高了,一年能采摘八十片葉子,帶給桑子明和三女的好處太多了。


而那株栽種在出雲陶中的李樹,已經提升為八階仙靈木,果子也塊成熟了。


除此之外,後花園中還有三大洞天,一個是木係洞天,一個是歸土秘境,還有一個五行洞天,這些洞天中也充滿了靈氣。


每個洞天都有數百裏方圓,這樣一來,玉皇蜂有足夠的空間繁衍和采蜜。


蜂王桑玉兒一天天長大,目前已經有五尺五寸了!按照狐婆的說法,隻要蜂王成長到七尺,就能變成仙皇蜂。


這麽大的後花園,除了桑子明和蓮香、秋嬋、白飛兒之外,還有鬼修鍾琴兒照看著。


鍾琴兒的修煉資質原本並不好,但在秋嬋傳了她一點《陰陽造化寶典》之後,她就像換了個人一樣,功力提升很快,如今已經到了金丹中期。因此,她對主人充滿了感激。


秋嬋怕她一個人照看花草太累,便去北邙山,捕捉了二十隻築基期的鬼仆,交給她管理。


鍾琴兒挨個考察了這些鬼仆,從中挑選了八位。她說這八位鬼仆老實聽話,其餘的都是偷奸摸滑之輩。


秋嬋卻微微一笑,張嘴吐出了那一朵二階的佛火。


在佛火映照之下,所有的鬼仆全趴在地上,身上的邪氣被一點點抽出來。


就連鍾琴兒都跪在地上,感覺被佛火一照,自己的身心似乎得到了升華。


從此之後,這二十名築基鬼仆,都老老實實的跟著鍾琴兒,鍾琴兒也終於能喘口氣了。


除了鍾琴兒主管後花園之外,桑宅還有兩個婢女,分別是桑晴和桑雨,主要負責中院和後院。


桑宅有三位女主人,蓮香乃是妖修,自由自在,獨來獨往,不喜歡有人跟著。


因此之故,桑子明便讓桑晴跟著白飛兒,桑雨跟著秋嬋。


這兩個婢女都已經是金丹真人了。


秋嬋問她們想不想出去嫁人,她們都緊著搖頭。


作為修士,除非碰到真心喜歡的人,或者修為遇到了瓶頸,才會想著成親,傳宗接代。


桑晴和桑雨修煉順利,從小跟著秋嬋,已經將桑宅當成自己的家了,哪裏舍得離開呢?


桑宅的外院還有幾個奴仆,那些人都歸管家鄭柞管理。


這麽多年過去,鄭柞也已經進階金丹了。他拿到了《五行經元嬰篇》,心裏感到非常滿足。


桑子明原先的本意,是想要收鄭柞的兒子做記名弟子,誰知道剛開始的時候鄭柞不舍得,覺得學習《五行經》沒有前途,所以讓兒子鄭源去學堂讀書。


後來鄭源考中了秀才,但是多次參加鄉試,都沒有考中舉人,功力也提升得比較慢,在儒學上並沒有太大的前途。


這時候,鄭柞開始後悔了,後悔當初沒讓兒子學習《五行經》,到現在連記名弟子也做不成了。


鄭柞還不死心,悄悄詢問桑子明:“先生,我能不能將《五行經》,傳給我兒子?”


桑子明卻搖頭道:“晚了。他已經采用儒修的法門築基,再想退回來就難了。不如讓他早些娶妻生子,你再挑年幼的孫子,來學習《五行經》。”


鄭柞回到自己的房間,心裏鬱悶,很想以頭撞牆!


在他看來,兒子是兒子,孫子是孫子,差了一輩,就不一樣了!


“唉,這都是我的錯!當年我太糊塗了!要是能重頭來過,該多好啊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