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周家太極
loading...

與此同時,桑子明的木係分身,和秋嬋一起,來到洞庭郡的首府星沙城,安定下來後,準備去郡守府,去做從七品的判官。


判官這個職位不算高,在郡城官員中隻能排在第十名,它沒有太大的實權,隻是相當於郡守的僚屬,輔助郡守做一些事情。


這個職位能不能做好,全憑郡守一句話,他說好就好,說不好就不好。


於是乎,桑子明來到星沙城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拜見郡守周靖。


周靖是地仙周敦頤的後人,出身於書香門第,官宦世家。


周敦頤這個人很厲害,他開創了宋明理學,相當於程頤、程浩兩位地仙的師傅,但因為年代久遠,後人隻知道他寫了《愛蓮說》。


自從周敦頤飛升之後,周氏家族已經沒落了不少,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在大明國還算是有名的家族。


周靖四方臉,眉毛有些淡,功力不算高,隻是一位元嬰巔峰的修士。


他秉承著地仙家風,性格和善,見到桑子明的時候,並沒有擺什麽架子。他早先收到過一顆步虛丹,知道桑子明是地仙陸九淵的弟子,也算是有些交情。


他在府內擺了家宴,宴請桑子明。酒過半酣,他開口問道:“賢弟,你來星沙城,是想熬資曆呢?還是想有一番作為?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大人,這兩者有何區別?”


周靖笑道:“你如果隻想熬資曆,那就領個宣撫的閑差,平日裏沒什麽大事,偶爾去各縣頒布嘉獎,每隔兩三個月,來郡守府點個卯就行,等到熬滿年限,就可以升職了。如果想有所作為,那就做團練、轉運、常平等職,雖然忙得腳不沾地,但能從中得到好處,多賺一點兒靈石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我還是做個閑差吧。”


周靖拍手笑道:“我便知道如此,所以早將州宣撫使攆走了!”


“多謝大人照顧!”


“賢弟,我一個甲子前見你,還是元嬰初期,怎麽功力進境這麽快?”


“嗬嗬,小弟有些奇遇,前些日子,我在耒縣盤古廟,領著百姓祭神,沒想到忽然有天花降臨,讓我的功力驟然提升了兩階。”


周靖懊惱的一拍桌子:“哎呀,我記得這件事,你曾寫信給我,邀我前去觀禮。我當時有事情耽擱了,沒成想錯過了天賜良機!”


實際上,他作為地方官員,幾乎每年都參加祭祀,從來沒碰到天花降臨的事!要是提前知道盤古廟有奇緣,他肯定一早跑過去了!


“賢弟啊,你才來本地,可能不曉得,星沙城也有傳統的祭奠,比如說龍王祭、天星祭,四羊祭……我這些年,參加了無數的祭祀……可惜一無所獲……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大人,什麽是龍王祭?”


周靖答道:“洞天湖裏,曾有龍王白日飛升,被百姓看見了,所以形成了祭祀的傳統。”


“奇怪,龍王不是妖修嗎?”


“咳咳,賢弟啊,你難道不曉得,伏羲、女媧都是龍身?我們祭祀的是神龍,是飛升的神仙,不是低階的妖修……”


桑子明“嗬嗬”笑道:“原來是這樣。再請問大人,什麽是天星祭?”


周靖笑道:“你知道這座城,為何被叫作星沙城?”


桑子明搖頭:“還請大人指點。”


周靖道:“本地有個天星閣,又叫天心閣。那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,平日裏經常遠道而來的高人,其中不乏步虛真君、合道老祖,在那裏出沒,抬頭仰望天上的星星,低頭查看洞庭湖的沙子,借以體悟天道。有些人獲得頓悟,功力突飛猛進。每年的九月初九,天星閣的外麵,有一場祭天的儀式,被稱作天星祭。”


“多謝大人解釋,卻不知,何謂四羊祭?”


“星洲城南有一片荒野,方圓數百裏,被神秘的雲霧大陣籠罩著,據說早年那兒有個大禾古國,裏麵有一件古仙器,名為四羊尊。可惜連我也沒有見過。地仙楊雄,曾經在大陣外麵轉了許久,最後也沒能進去。每隔十年,大陣之外有一次四羊祭,是為了祈禱吉祥如意……賢弟你也知道,古人以羊為美,所以這個美字,上麵就有個羊,祭祀的時候要挑選最肥美的山羊……嘿嘿,我作為郡守,倒是嚐過幾回大鼎熬出來的羊湯,還真是鮮美啊,對了,這個鮮字也有羊……”


桑子明沒有想到,洞庭郡還有這麽多有趣的地方,看來以後的日子不至於無聊了。


隨後,他拿出幾個玉瓶,裏麵各有一顆築基丹、結金丹、立嬰丹和破界丹,送給郡守周靖。


周靖十分歡喜,堂二皇子的收下了!他自己雖然用不著,但還有兒子、孫子呢。畢竟家大業大,單靠郡守的收入,很難支撐下去。


“賢弟啊,我不能白收你這麽多東西。這樣吧,我家祖上飛升之後,留下來一張‘太極圖’,我領你去瞻仰一番。”


“啊?這倒是難得的機會,多謝大人!”


周敦頤留下來的名篇,除了《愛蓮說》之外,就是易經相關的《通書》和一卷《太極圖說》了。


桑子明跟著周靖,來到書房之中。


周靖從櫃子裏捧出來一個寶盒,打開蓋子,裏麵有層層絲絹,裏麵包裹著幾張符紙。


他將符紙小心的攤開在桌子上,請桑子明隔開數尺觀賞。


桑子明瞪大眼睛瞧著,發現符紙上有一張圖,還有兩百四十九個仙文。


周靖站在旁邊,自豪之中又帶著惋惜,說道:“可惜我家太公飛升得早,留下這兩百四十九個仙文,我隻認得一百五十個,不過我專門拿著這些符紙,去京師求教鄭玄,還去南都求見謝安,如今我已經明白兩百二十個仙文的意思了。還剩下二十九個,搞不太明白。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怎麽?連鄭玄都認不齊全嗎?”


周靖傲然道:“是啊!當時鄭玄看見符紙,幾乎快傻了!”


桑子明沒再說話,因為這些仙文他都認識,卻不想在對方麵前顯露出來。


他盯著圖和仙文看了一會兒,將兩百四十九個仙文記在心裏,還想多看一會兒,然而周靖卻嗬嗬笑著收了起來。


”賢弟,這東西太複雜了!我曾經對著它一連看了三個月,最後還是一無所獲……“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