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2章 陳魚尋母
loading...

這些年,蓮香陪著桑子明的火係分身,走南闖北,去了很多地方。


他們從荒原南下,先去了南海之濱,去了象族所在的地方,悄悄割了煉製開悟丹的樹汁,然後一路向西,進入人族聚集的區域,輾轉來到青城山下。


青城山風景秀美,乃是五大仙門之一,萬劍門的總部。


青城山三十六峰,青翠四合,狀若城郭,故名“青城”。山上被人以大手筆開鑿了許多的洞府,住著數萬的修真人。


山下有個白雲坪,建了五座劍台,每天都有人上去比劍。


其中兩座高台,是給築基修士準備的;兩座高台,隻有金丹真人才能上去;一座高台,開放給元嬰真君。另外還有一個小型的結界,據說偶爾會有步虛修士進去比劍。


這些劍台都是萬劍門建立的,但是登台比試的人,卻不限於萬劍門的修士。不管來自於哪個門派,都可以登台一試。如果找不到對手,還可以請萬劍門的弟子出場,但要支付一筆靈石,輸了放下靈石,贏了還能將靈石拿走。


蓮香和桑子明都學過“白帝劍訣”,跟萬劍門的劍法是一樣的,所以來到這兒以後,就不舍得走了。


萬劍門的劍法,出自於仙界的白帝宮。而白帝宮真正的傳承,便是“白帝劍訣”。


也就是說,蓮香掌握的劍訣,比萬劍門還要齊全、還要高妙。但因為動手的機會比較少,所以在這裏切磋劍法,是個提升自己的捷徑。


他們在這裏待了兩個月,一連贏了數十場,最後找不到閑散對手,隻有拿出靈石,請萬劍門的人出來迎戰。


這對萬劍門的弟子來說,也是一個切磋提升的機會,所以不斷有人走出來。


這一天,蓮香站在台上,靜靜的等了一會兒。結果來了一位身穿青衣的女修,看麵目比較年輕,左側耳邊有兩顆痣!


蓮香見了,情不自禁的施展了逐日仙步,一步來到她的身側,伸出雙手將對方抱住,驚喜的叫道:“啊呀,我終於找到你了!你叫什麽名字?是不是叫朱苼?”


那位女修乃是元嬰七階的修士,功力不低,劍法也很高明,卻沒想到一上來就被對方抱住,當即被嚇了一大跳。


像她這樣的劍修,一向不讓別人近身,怎麽可能剛剛登台,就讓陌生人抱住呢?這真是要死了!


她感到很是驚恐,連忙搖晃掙紮,想要掙脫開去,口裏問道:“這位姑娘,你認錯人了!我不叫朱苼,我叫陳魚!”


蓮香不肯鬆手,叫道:“你出生在哪裏?是不是雁門關?”


陳魚一愣,道:“且慢,這位姑娘,你怎麽知道雁門關?”


蓮香大喜:“我還知道,你現在的年紀,是一千零二十歲,對不對?”


陳魚的身子微微顫抖,反手抓住了蓮香:“姑娘,你是什麽人?你知道我的身世嗎?”


蓮香開心的笑了:“我是烈焰門弟子。我的師傅名叫袁瑩,她是你的母親,這些年來,她一直在找你。按理說,你是萬劍門弟子,應該早就找到了才對。”


陳魚心情激動,道:“你說的是真的嗎?我母親……她還活著?”


“當然是真的,你的母親,已經是步虛真君了。這些年,你去了哪裏?”


“我一直跟著師傅,陪師祖閉關修煉,平日裏很少出來。”


“你師傅是誰?師祖又是哪位?”


“我師傅是萬劍門的二長老,合道女修陳淩。她的父親,便是地仙陳雨川。當年在雁門關外,我師傅碰到一夥販賣幼童的賊人,她出手斬殺了賊人,將我救了下來,見我資質不錯,便把我帶到了萬劍門。我跟師傅的姓,名字也是師傅給起的。”


“你還記得自己的母親嗎?”


“我當然記得她的模樣!那時候我已經七歲了,走在大街上,被人拍花之後,又灌了迷魂藥,所以忘記了早年的事。直到我進階金丹才想起來!我也曾回到雁門關尋找,可是物是人非,什麽都找不到了。”


“你不知道父母的名字嗎?”


陳魚搖頭:“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,所以沒辦法尋找。”


這其實不奇怪,有些家庭的確如此,夫妻之間稱作“大郎”、“三娘”,很少稱呼對方的名字,小女孩年紀太小,平日裏不出門,自然不知道父母的大名。


再加上,當初朱曦作為元嬰修士,化成年輕人忽悠少女,平日裏比較低調,輕易不提自己的名諱,也不顯露元嬰修士的身份。


那時候,陳魚的母親袁瑩功力太低了,屬於芸芸眾生中非常普通的女子,所以等陳魚結丹之後,回去尋找的時候,自然就找不到了。


陳魚聽說母親還活著,當即淚水漣漣,按捺不住激動定情,拉著蓮香跳下擂台。


“妹妹,求你指路,帶我去見母親!”


“好啊!”蓮香很開心,叫上桑子明,縱身向東飛去。


兩天以後,烈焰門火湖分部,袁瑩見到了失散千年的女兒,淚流滿麵,哭天搶地!


“女兒啊,我終於找到你了,你是我心頭的肉啊,自從丟了你以後,我就像沒了心肝一樣……”


“娘,我記得你呢,記得你經常抱著我,給我唱歌,那時候你唱的歌可好聽了……我還記得你的模樣,不過,你現在怎麽老了呢?你可是步虛真君啊……”


蓮香看兩人痛哭,哭得腿都軟了!她受不了這種這種氣氛,急忙跑到洞府之外等著。


過了很久之後,袁瑩才將她叫進去,對她鞠了一躬:“蓮香,師傅要對你說句謝謝。我當初脾氣不好,經常罵你,是我不對,請你原諒我。以後我會好好對你。”


蓮香笑道:“師傅,您隻要開心就好。弟子心胸寬廣,早就把以前的事忘了。”


她沒有說謊,她是心思簡單待人熱誠的女子,不會將先前的不快記在心裏。


正是因為她這個性格,才讓秋嬋喜歡,能跟她做一對好姐妹。


這種性格叫淳樸、赤誠,在某些人看來,那就是傻。


但是秋嬋喜歡,桑子明也喜歡,他們覺得,做人還是簡單一點兒為好。


修仙之人,講究“為學日益,為道日損,損之又損,以至於無為,無為而無不為,取天下常以無事。”


換句話說,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,別天天琢磨怎麽害人。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誤了卿卿性命。與其瞎折騰,不如老老實實,待人誠懇一點,才會有好日子過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