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1章 張炎歸來
loading...

高岡村,是一個小山村,地處高崗,隻有二十幾戶人家。


不知從何時起,村裏的人都知道,山上來了紅臉的獵戶,不知道來自何處,一個人住在狹窄的山洞裏。


這位獵戶有些奇怪,除了偶爾下來,拿獵物換點兒鹽巴以外,平日裏都待在山上,從不跟村裏的人交流。


在這小山村裏,住著一位老年的築基修士,因為不放心,專門上山,盤查對方,發現此人功力盡廢,也就不再管他了。


直到二十年後,有半大的孩子在山上玩,發現那紅臉的獵戶一個人耍拳,便跟著學了三招兩式。


再後來,獵戶挑選了兩個孩童,傳授他們修真的功法,才讓山下的人感到驚訝。


此時,那年老的築基登山,赫然發現對方的功力高過自己,於是低頭服軟,求對方不要傷害山民。


張炎在一個小山村修養了一個甲子,終於恢複了元嬰中期的實力。


他最後離開的時候,帶走了兩位年輕人,領著他們,行程萬裏,進入烈焰門,成為外門弟子。


而他自己一回到烈焰門,便受到英雄般的待遇。


主管宗門事務堂的長老金雍,說他積累了極高的宗門積分,可以去宗門寶庫,挑選三件寶物。


掌門顧岩親自領著他,來到祖師殿中,讓他叩拜祖師,引領一絲傳承火種。


對於這些東西,張炎都不太在意,因為他當年已經走過了這一步,他體內的仙火就是從祖師殿來的,起初得到的隻是一絲火種,經過多年的溫養培育,才終於成為二階仙火。


隨後,張炎來到霍山峰頂,見到了名義上的師傅,也就是地仙羅陽。


他神情凝重,知道這裏有一關等著自己呢。


果然,羅陽一見到他,就開始追問二階仙火的事。


一開始,張炎不敢說實話,隻說自己在烈焰門火湖分部,“偶然所得”一朵仙火。


羅陽不信,板著臉大聲斥責:“胡說八道!這世上,不是沒有二階仙火,但如果是一朵野火,豈是你能輕易煉化的?你敢發下天道誓言嗎?還不老實交代,你想欺師滅祖不成?想逼我動用門規收拾你?”


張炎被追問急了,最後一咬牙,說道:“我如果說了實話,你可敢對天發誓,一切秉公處理,不得陷害於我?”


羅陽有些火大,怒道:“你這叫什麽話?我作為烈焰門首屈一指的地仙,為了宗門嘔心瀝血,所做的事都出自本心!如果沒有我,烈焰門還算是五大仙門之一嗎?你是我的徒弟,怎麽會忌憚我呢?難道說,我還會害你不成?”


張炎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來念一首詩,你可以猜測我的來曆!”


羅陽怒道:“你老實交代便是,還念什麽詩啊!”


張炎沉聲念誦道:“火山突兀赤亭口,火山五月火雲厚。火雲滿山凝未開,飛鳥千裏不敢來……迢迢征路火山東,山上仙火隨我去……”


羅陽聽了這幾句話,就像見了鬼一樣,頓時跳了起來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跟張燚師伯有關係?”


張炎淡淡的道:“你說呢?”


羅陽呆住了:“張燚師伯隕落三十萬年了……你的相貌並不像他……”


張炎道:“相貌由心,我隻是不想驚世駭俗而已。”


說話間,他的麵容一點點變化,隻是盞茶功夫,就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人。


羅陽的頭頂流下冷汗,麵上露出驚詫莫名的神色,還以為自己看到鬼呢:“師伯,你回來做什麽?難道說,你有什麽未了的心事?”


張炎道:“我當然有未了的心事!我還沒有修成靈仙呢!而且,烈焰門的形勢也不妙,你何不想想自己?三十四萬歲,地仙五階,將來的出路在哪裏?有幾成的希望,能修成靈仙?你難道不想白日飛升嗎?”


羅陽聽了,心亂如麻,有希冀,又有恐慌,說道:“我當然知道自己的處境,卡在地仙五重,已經三萬年了,不上不下,前麵的路似乎斷了!師伯,你回來是想指點我的嗎?你有法子讓我再上一階,對不對?”


說到這裏,他已經顧不得上下尊卑,幹脆“撲通”跪倒在地上。


當年,他進入烈焰門,還是築基弟子的時候,炎炎上人就是高高在上的七階地仙!等他修煉三萬年,進入合道後期的時候,炎炎上人已經是八階地仙了!等他修煉四萬年,到了合道巔峰的時候,炎炎上人卻不幸隕落了!


在他的前半生,一直抬頭仰望炎炎真君。在他的心裏,炎炎上人那就是天,那就是主宰!所以這時候,他並沒有生出反手控製對方的心思。


羅陽身為地仙,體內也有一朵二階仙火,就算奪了張炎的仙火,對他來說也沒有用。


他需要的是功法,需要有人指點自己修行,並不需要仙火和靈材。他作為目前烈焰門首屈一指的老祖,無論想要什麽東西,都會有數十萬弟子幫著采集。


因此之故,他就算翻臉控製了張炎,對自己又有什麽好處呢?


如果逼著對方傳授功法,萬一對方挖個坑,將他給埋了怎麽辦?


他也不怕失去烈焰門的權勢。作為老牌的地仙,真正關切的是仙路,關注的是自己的生死,至於說宗門權勢,那都是外物,都是塵埃,隻要人活著,什麽都不缺,如果人死了,那就啥也沒有了。


張炎見他跪倒,當即鬆了口氣,說道:“莫要如此,你趕緊起來,若是走到人前,你還是我師傅呢。”


羅陽趕緊站了起來:“師伯,您能回來太好了,以後烈焰門的事,由您說了算!”


張炎搖了搖頭:“用不著。我已經獲得了新生,暫時隻需要穩定的環境,和成長的時間,明麵上還需要你罩著呢。關於你的修行,我給你提個建議,要在體內引入火脈……”


羅陽恭恭敬敬的聽著,仿佛回到當年麵見師伯的時候,煩躁不安的心變得寧靜了,似乎看到了一條寬敞的仙路……


不管怎樣,張炎昔年畢竟是八階地仙,修煉經驗很豐富,又經過多年的思索,指點羅陽的修行,暫時沒問題。


但是張炎也明白自身的情況,因為地仙九階的心法,是他一個人瞎琢磨出來的,到底能不能行得通,連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
自此之後,張炎在烈焰門深居淺出,努力修煉,雖然不像當初一樣,經常出去獵殺妖族,然而他的權勢卻不知不覺的高漲起來。


他頭上頂著人族英雄的帽子,又是地仙羅陽最得意的弟子,所以無論走到哪裏,都受到門中弟子的尊敬。


他也沒去找鍾北山的麻煩,因為他站的角度與眾不同,以為自己還是烈焰門的老祖呢。


在他看來,鍾北山乃是晚輩,先前害他,屬於私人恩怨,隻要鍾北山沒有明目張膽的背叛烈焰門,那麽這件事可以先放一放,等將來慢慢調教就是了。


畢竟鍾北山擁有不錯的火修資質,將來有希望進階地仙,如果調教好了,還能為烈焰門效勞很多年呢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