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 官箴書
loading...

時隔多年,桑子明再次來到仙文館。


數十年過去,陸九齡連一點兒變化都沒有。


想想這也是很自然的事,陸九齡是合道九重的儒門修士,如果沒有奇遇的話,至少要修煉千年,才能再上一個台階。


他的情況跟鬼桑子和狐婆不同。鬼桑子當年的功力很高,隻是因為受到重創,又被聻蟲侵襲,所以多年壓製在合道境界,一旦驅除了聻蟲,功力便迅速提升上去了。


而作為妖修的狐婆,也有一些特殊的機緣。昔年天狐娘娘下凡的時候,曾經帶來幾包仙果“青丘烏梅”,還有百來塊仙石,所以狐婆剛一踏入合道九重,便早早的去閉死關了。


陸九齡跟兄弟陸九韶對坐,兩人麵前擺著一壺茶。


桑子明過去請安:“弟子拜見兩位師伯。”


陸九齡抬頭打量著他,輕輕點頭,道:“不錯嘛,你已經進階元贏了!這麽年輕,就能修煉到如此地步,將來的前途無可限量。子明啊,你不能留在這裏蹉跎歲月,你該走入官場了!”


桑子明聞言,心裏泛起異樣的感覺,暗想:“難道說英雄所見略同?”口中卻問道:“師伯,做官有什麽好?”


坐在另一側的陸九韶輕輕敲了敲桌子,用金石般的聲音說道:“你知道何謂仙?何謂儒?儒與仙有何區別?“


桑子明心道:“儒與仙差別大著呢,不是一句話能說完的。”


耳聽陸九韶自問自答說道:“人在山中,那便是仙;儒者柔也,從人從需,能滿足百姓的需求,那才能叫儒。儒門有三立,立德,立言,立功。身為儒生,要養浩然正氣,不能不走入官場。”


桑子明洗耳恭聽,等他繼續說下去。


說知道陸九韶隻開了個頭,才說兩句就住了口,端起茶杯喝起茶來。


這邊,陸九齡微微一笑,用溫和的口氣說道:“大儒不是從書裏走出來的。白手窮經,培養的隻是小人之儒。隻有做了官,才能了解百姓所需,才能修身、立德、養氣。


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眾星拱之。


如果沒做過官,哪裏會有氣貫長虹的氣度呢?


君子先慎乎德,德不孤,必有鄰。君子之德風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風必偃。道德不厚者,不可使民;不患位之不尊,而患德之不崇;德不稱其任,其禍必酷。


種十裏名花,何如種德;修萬間廣廈,不若修身。


政者,正也。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雖令不行。若安天下,必先正其身;不能自律,何以正人?


自天子以至於庶人,皆以修身為本。知所以修身,則知所以治人;知所以治人,則知所以治天下國家矣……”


桑子明靜靜的聽著,心中若有所思,看來儒門三公九卿的文官製度,對於儒生的修煉還是頗有價值的。


這時候,陸九齡忽然探手摸出一卷書,笑道:“我這裏有一本做官的秘笈,送給你了,拿回去仔細讀讀!”


桑子明接過書卷,定睛一看,發現書皮上寫著“官箴書”。


打開一看,一眼看到“九德官人”幾個字!


仔細一瞧,啥叫“九德官人”啊?原來是說做官的九種品德:寬而栗、柔而立、願而恭、亂而敬、擾而毅、直而溫、簡而廉、剛而塞、強而義。


他低頭琢磨了片刻,感到這些東西並不容易做到。


再往下看,還有“六廉”之說:一曰廉善,二曰廉能,三曰廉敬,四曰廉正,五曰廉潔,六曰廉辨。


還有“五美”:惠而不費,勞而不怨,欲而不貪,泰而不驕,威而不猛。


“五善”:忠信敬上,清廉毋謗,舉事審當,喜為善行,恭敬多讓。


“光祿四行”:質樸、敦厚、遜讓、節儉。


“居官七要”:正以處心,廉以律己,忠以事君,恭以事長,信以接物,寬以待下,敬以處事。


“為官八約”:事君篤而不顯,與人共而不驕,勢避其所爭,功藏於無名,事止於能去,言刪其無用,以守獨避人,以清費廉取。


看到這裏,桑子明隻感到頭大不已,忍不住喟然長歎:“我還以為做官就是混日子呢!沒成想做官這麽難啊!按照這些標準而言,天底下還有好官嗎?”


陸九韶哈哈大笑:“做官就是混日子?你這想法太好笑了!儒生若不吃苦,若不經過砥礪,何以能達到紫氣東來,蕩氣回腸,浩氣凜然,氣衝霄漢的境界?若沒有多年的打磨,怎麽能做到中正平和?若是守不住中庸之道,修練出來的可能是戾氣,邪氣,妖氣,鬼氣!戾氣貫日月?邪氣似長虹?那樣的儒門,豈不是入了魔道?”


“可是,這也太難了!小心翼翼,兩股戰戰,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,苦熬數千年,就能修成正果嗎?”


“其實沒那麽難。上麵的說法太花哨了,你隻要記住‘同理’之心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就差不多了。”


桑子明聞言,略微舒了一口氣:“這麽說,倒還可以試試。要不然,我可不敢踏入官場。師伯,弟子在京師,見過三師兄舒林。他讓我明年三月,前往洞庭郡耒縣任職。”


陸九齡點點頭:“可以。子明,你的性子太過於跳脫,需要慢慢打磨多年,若是吃不得苦,隻怕將來會有劫難。你該當知道,魔門有九九八十一難,仙家有四九重劫,三十六難,佛門亦有八難,而我們儒家的劫難並沒有定數,如果修行得法,可能連一次劫難都沒有!如果為非作歹,表裏不一,那麽劫難可就多了。”


“師伯,何以如此?”


“因為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天道有情,站在儒門這一側。聖人言,天長地久,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長生,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,非以其無私也,故能成其私。這也正是地仙範仲淹所說的,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。”


桑子明聽了,禁不住砰然心動:“怪不得儒門能在黃昏界興盛起來,廢黜百家,獨尊儒術,原來是因為天道在我的緣故!隻要用心打磨心性,就可以大幅減少天劫,甚至連一道天劫都不會降下來,這也算是修仙的捷徑了。”


他想起當初,自己進階元嬰的時候,也曾經曆了天劫,但那種天劫,可能是因為修成了仙家元嬰的緣故,而且他儒門的修為也不到家,所以並沒有躲過天劫,還是讓天劫如期降臨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