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6章 文質彬彬
loading...

桑子明沒敢跟蓮香和秋嬋說,一個人擔心了好幾天。


然而沒過多久,他就不擔心了。


為什麽呢?因為他走在後花園,忽然發現自己最早領悟的那塊石碑,已經有了一絲將要恢複的跡象!


當他領悟了石碑之後,其中最明顯的變化是,石碑右上角的秦字會變得模糊不清。而對於其餘大片的碑文來說,原本就顯得雜亂無章,即便有變化,一般人也看不出來,隻有每天鑽研石碑的人,才會察覺其中的細微差別。


既然石碑還能慢慢恢複,這說明春秋老仙有將功法弘揚天下的意思,並不是單純為了桑子明一個人打造的石碑!也不是為他一個人將石碑打入黃昏界。


春秋老仙在黃昏界留下傳承,但卻設定了一個門檻,需要有人學會三萬仙文,然後才能領悟石碑。


可是,這道門檻太高了!


普通的修士不可能掌握這麽多仙文!


比如說妖修,連普通的文字都沒整明白,更別提極為複雜的仙文了。


比如說霍華生那樣的仙修,能認識兩三千仙文,都算很了不起了。


再比如當年的炎炎真君,根據桑子明的側麵了解,炎炎掌握的仙文,還不到一千個呢,所以桑子明不太喜歡這家夥,覺得他粗俗不通文理,而炎炎也同樣不喜歡他,說出道不同不相為謀的話。


一般來說,隻有仙文館裏極少數的天才人物,經過上萬年的鑽研,或者像桑子明一樣,連續不斷的拿悟道仙茶,專心致誌的研究仙文,才能完成這種突破。


而一旦掌握了三萬仙文,就不能算是野蠻人了。


文氣跟著學問一起增長,質勝文則野,文勝質則史,文質彬彬,而後君子。這是孔夫子在《論語》中說過的話。


再拿炎炎來做例子,他是地仙轉世,肚子裏有貨,功力也很高,但不愛讀書,不學習仙文,這就是“質勝文則野”。所謂俠以武犯禁,往往都是這樣。


當然也有反麵的例子,有些人過於注重外表,一眼看上去,謙遜有禮,風流倜儻,其實道貌岸然,乃是衣冠禽獸。歸根結底,那都是半瓶醋,沒有學到家。


真正有學問的人,文質相符,虛懷若穀,文質彬彬,方為君子。


不過,要想掌握大量的仙文,光有頭腦和毅力也不夠,還需要有仙文的傳承。


神醫桑長給桑子明留下三片玉簡,總共六萬個仙文。


如果沒有這些玉簡,他也學不會這麽多仙文。


桑子明曾去過翰林仙院的書庫裏,找到一套《仙文大全》,裏麵有一萬八千仙文。他還找到一卷《絕世仙文大字典》,裏麵收錄了五千個稀缺仙文,受到眾多學子的推崇。另外有一本《殘缺仙文拾遺》,收錄了三千個仙文。據說,這就是本地全部的仙文傳承了。


他甚至懷疑,整個黃昏界,所有的仙文加起來,都未必會有三萬個之多!


要不然,為什麽鄭玄、董仲舒和楊雄都隻能麵對石碑幹瞪眼呢?


要不然,為什麽整個大明國的會試,隻要求學子們掌握三千六百個仙文?而不是一萬個仙文呢?


因為仙文太難學了!因為太多的仙文都已經失傳了!所以儒門不得不如此!


而且,桑子明也開始意識到,領悟碑文並不會導致功力暴漲,隻是增長了學問,相當於在人的眼前打開一扇窗,讓人知道某種神功大法的原理和基本法則,要想將其施展出來,還需要付出艱辛的努力。


比如說,他能煉製步虛丹,是因為他本來就善於煉丹,學會石碑中的《金丹大道》之後,進一步提升了這門技能。


再比如說,石碑中有十八式赤陽神雷的法則,其實後麵幾式雷法都比較模糊。桑子明才掌握第一道神雷,要想學全十八式神雷,若沒有春秋老仙進一步的的指點,單靠他自己一個人琢磨,幾乎不可能完成這種艱巨的任務。而且整個學習過程耗時日久,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呢!


即便有不同的人,都學會了雷法,但是最終的結果,也會有不同。


比如說換一個人,在領悟赤陽神雷後,如果沒有仙火融入其中,就不能發揮出赤陽神雷的威力。


桑子明有幾朵二階仙火,配合赤陽神雷放出來,威力極其巨大,他隻是深藏不露,不想殺人而已,因為殺人太多會增加劫難。


他仔細查看擺在後花園中的那些石碑,發現一個甲子的時間過去,石碑上的紋理才恢複兩成,這意味著要想全部恢複,至少要五個甲子,也就是三百年。


考慮到桑宅有加速培育靈草的作用,這個時間還可能延長百倍。也就是說,如果將石碑挪到外界去,說不定要經曆三萬年,才能讓碑文恢複呢。


當然,對於地仙來說,三萬年並不算長。他們擁有百萬年的壽命,也有足夠的耐心,再等三萬年,不成問題。


桑子明想起爺爺留下的玉簡,記錄了一種加速古書和石碑恢複的祭壇,不過那種祭壇建立起來較為複雜。他不願意費心思去弄,還不如慢慢等三百年呢。


他心想:“若是三百年後,我再去翰林仙院,若是有機會,拿我的石碑,跟對方交換就好了!”


然而他也知道,那隻是一種奢望。對方不可能答應交換!他可沒那個膽子,拿出石碑來!


桑子明仔細盤算了一番:“我手裏有十四塊石碑,外麵還有十九塊,其中翰林仙院有十六塊,三象真君手裏有兩塊,張炎手裏有一塊。在翰林仙院那十六塊石碑中,有八塊我已經領悟了,剩下的我沒辦法接觸到。當務之急,是將三象真君和張炎手裏的石碑搶過來!”


要從三象真君手裏搶石碑,這沒什麽好說的,抽冷子把他幹死就是了。


要想從張炎手裏搶石碑,桑子明略微有些顧忌,一方麵雙方有些交情,不好直接翻臉,另一方麵,張炎背後還站著烈焰門的地仙老祖呢,再加上張炎自身的實力不弱,除了有靈寶烈焰槍和烈焰盾之外,還有一朵二階的仙火!


那朵二階的仙火,才是張炎真正的依仗!


桑子明和蓮香當年一念之仁,沒舍得奪了他的仙火,給現在造成了大麻煩。


話又說回來,當年炎炎之所以能轉世,靠的就是那朵仙火,如果奪了他的仙火,等於直接殺了他,也沒有後來這些事了。


桑子明想了想:“怎麽才能克製張炎的仙火呢?一種方法是耐心的等,等到他發瘋的那一天,憑借著靈蒲香就能輕鬆克製他了;另一種方法是以強對強,將我和蓮香的仙火再提升一步,成為三階仙火!”


想到這裏,他知道該做什麽了。


他跟蓮香和秋嬋商量了一下,然後便拔宅離開了京城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