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 大智若愚
loading...

第二天,桑子明在羅蘭穀的指點下,前往吏部尋找舒林。


他倒是想去舒林家裏,可惜羅蘭穀也不知道舒林住在哪兒。


舒林乃是清吏司的郎中,職位說高不高,說低也不低,步虛中期,看相貌有五十多歲,真實年齡大概有五千歲了。


他作為陸九淵的弟子,不能算是年輕有為,因為步虛真君隻有一萬年的壽命,他這個歲數能不能進階合道都很難說。


因此之故,他顯得有些焦慮,對待桑子明就沒有大師兄楊簡那麽從容了。楊簡乃是合道真君,待人接物有種天高雲淡的感覺。


桑子明一見到舒林,就覺得有些奇怪,不知道師傅為何收下,這麽個看似平凡的弟子。


舒林中等身材,麵容有些消瘦,見到桑子明的時候,努力露出笑容:“我聽說師傅收了個新弟子,然後就離開京城了,所以我心裏一直在想,小師弟會是什麽樣子,結果這一想就是近百年,到今天才見到真人。”


桑子明躬身道:“三師兄,小弟來晚了,還請見諒。頭回見麵,我不敢空手來,所以給您帶了件禮物過來。”


舒林並不在意,微笑道:“來就來了,帶什麽禮物嘛。”


他作為吏部四品官,平日裏不少收人家的禮,心裏並沒有當回事,不覺得桑子明能拿出什麽好東西。


桑子明遞上一個小玉瓶,笑道:“這裏有一顆八階破界丹,想來對師兄可能有用。”


舒林聞言,驀地睜大了眼睛,雙手抓緊了玉瓶。


“這……真是八階的破界丹?小師弟,你可別框我!這是要人命的事。”


他作為步虛中階的修士,已經卡在步虛第六階七百多年了,始終無法跨過鴻溝,踏入步虛後期。而八階的破界丹,正好是適合他服用的!


破界丹是一類能讓人強行破關的丹藥,功效有強有弱,分成不同的等級。九階丹藥適合合道老祖,八階丹藥適合步虛真君,七階丹藥適合元嬰修士,不同的境界需要不同的破界丹,如果弄錯了,要麽沒有效果,要麽走火入魔!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說道:“三師兄,你或許不曉得,小弟乃是靈醫。我不會拿這件事開玩笑,否則萬一師兄出了事,師傅回來,還不得打死我啊!”


舒林一聽,便放了一半的心,瞪大眼睛說道:“好家夥!若真是八階的破界丹,一顆丹藥,價值三十萬靈石!這樣的丹藥十分稀缺,小師弟,你從哪裏弄來的?我找了很久,都沒有買到!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師兄,不瞞你說,這是小弟親手煉製的。保證貨真價實,你若是不信,可以拿到天寶閣找人檢驗。”


舒林心想:“我還真得去驗證一下,否則我不敢吃下去!”


他跟桑子明又不熟,即便是同門師兄弟,他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。


但是,如果這顆丹藥是真的,他就欠下天大的人情了!


舒林想到這一點,頓時滿臉笑容,叫了一聲:“來人,上香茶!”


不一會兒,便有人端來香噴噴的茶水。


舒林笑著問道:“師弟,你來找我有什麽事?”


桑子明便將自己的來意說了出來,想去琅琊郡荒穀城的邊上,自己開辟一個區域,借以獲得升官的資曆。


舒林聽了禁不住搖頭:“不行不行,小師弟,你這種方法太凶險了。琅琊郡已經陷落了,憑你一個元嬰初階的修士,怎麽能撐起一片天空呢?我跟你說,你如果真這樣弄,即便成功了,日後也難做三公九卿。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師兄,你有什麽好的建議嗎?”


舒林道:“我幫你安排一個安全的州縣,你過去慢慢熬資曆就是了,何必要出去冒險呢?就算你擁有很強的實力,也不能這樣鋒芒畢露!你讓琅琊郡的官員麵子往哪兒擱?你讓京師諸多的大員怎麽看?你難道不曉得,木秀於林風必摧之?出頭的椽子先爛?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?”


桑子明聽了,禁不住心中一沉,暗道:“看來是我想的太簡單了。”


接著,耳聽舒林又道:“子明,你還年輕,既然師傅不在,我作為師兄,不能不跟你講做人的道理。


聖人說,大勇若怯,大智若愚,大巧若拙。


孔夫子有個弟子叫‘顏回’,因為善於守愚,深得夫子的喜歡。顏回表麵上唯唯諾諾,迷迷糊糊,其實他很聰明。夫子誇他虛懷若穀,寬厚敦和。


很久以前,有一個名士叫‘楊修’,他很聰明,才八百歲就成了步虛真君,但是因為聰明過了頭,說出雞肋兩個字,結果被武帝砍了頭,來來來,我給你講講這個故事……


除此之外,我再給你講個故事,力拔山兮不如大風起兮……話說很久很久以前,也不知道是哪個朝代,有個人武功蓋世,鋒芒畢露,自稱‘西楚霸王’,力拔山兮氣蓋世……還有一位文弱的流氓無賴,趁著大風起兮雲飛揚,禮賢下士,抱樸守拙……結果他打敗了西楚霸王……”


桑子明聽了,才知道自己太年輕了,羅蘭穀說的也不對。


他心想:“我這位師兄肚子裏有貨!先前是我小瞧他了!師傅收他做徒弟,還是師傅眼光好!”


於是,他隻能幹笑兩聲,說道:“師兄,我聽你的,麻煩你幫我找個合適的職位,我下去慢慢熬。”


舒林笑道:“這就對了,以你狀元的身份,能去小地方做個知縣。你跟我來,我讓手下查一查,哪個位置最好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師兄,位置好沒有空缺也不行啊。”


舒林道:“沒有空缺,可以擠出來嘛。”


他叫了一個心腹手下,對著輿圖籌劃了一番,最後選定了洞庭郡耒縣。


“師弟啊,我幫你選好了。明年三月,你去耒縣做八品知縣。那兒距離嶽麓書院不遠,算是相對安全的地方。洞庭郡的郡守名叫周靖,乃是地仙周敦頤的四代孫。我跟他有些交情,等會兒我給你寫封信帶去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