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羅府
loading...

馬車離開南都慶平城,沿著大道駛向京師。


十幾天後,來到出雲嶺。


秋嬋下了車,來到父親的墳前祭拜,以劍掘土,重新堆高了墳頭。


當年的事,雖然已經過去一個甲子,對她來說卻依然曆曆在目。


秋嬋心想:“也不知道父親的魂魄去了哪裏?他有沒有轉世重生呢?如果沒有重生,他應該還能記得我。如果重生了,那就是另外一個人了……”


她默然回想了良久,直到蓮香拉她的手臂,才重新登上馬車。


再往前走,就很少碰到妖修和鬼魂了,道路兩邊不時出現村莊和城鎮,百姓在田間勞作,炊煙嫋嫋升起,雞犬之聲相聞。


在這種寧靜祥和的氣氛中,又走了二十天,才終於到了京師。


此時已是午後,三人先找了一家旅店住下來。


秋嬋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,對桑子明道:“桑郎,我想回家看看,數十年沒見到母親,不知道她怎麽樣了。距離遠還不覺得,如今近在咫尺,我一天也不能等了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你先一個人回去。我有些事要處理,等我忙完了,下次跟你一起去。”


秋嬋點點頭,邁步出了門。


她對京師並不熟悉,一路走一路問,等到傍晚,才來到羅家胡同。


看到朱紅色的大門,上方有羅府兩個字,她的心“砰砰”的跳,知道這是外公的家,知道母親可能住在這裏,裏麵還有舅舅一家人,她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。


秋嬋深吸一口氣,上前在門環上敲了兩下。


不一會兒,門開了,出來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,瞪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,用清脆的聲音問道:“您找誰?”


秋嬋微微一笑,道:“你是誰?令尊是羅蘭穀,還是羅蘭山?”


少年眨眨眼,答道:“我爹是羅蘭山。我叫羅清臣。”


秋嬋道:“那麽,我是你的堂姐,我叫李秋嬋。我娘是羅蘭芝,她還住在羅府嗎?”


少年吃了一驚:“你是秋嬋姐?聽說你在一座仙山上學藝,你已經學成下山了?”


秋嬋笑道:“是啊,我來看看母親、外公和舅舅,清臣表弟,能讓我進門嗎?”


羅清臣趕緊將門打開:“姐,你進來吧,姑姑成了仙文閣內門弟子,常年住在仙文閣,隻是逢年過節才回來。大伯做了官,也搬出去住了,宅子據此不遠。目前,隻有爺爺和我爹娘住在這兒。我爹娘都不在家,爺爺已經回來了,我領你去見他。”


秋嬋沒想到一波三折,羅家的人還住的這樣分散。


想想也可以理解,按照桑子明的介紹,羅府並不大,如果人多了,肯定住不開。以前是沒有辦法,一家人擠在一起,既然羅蘭穀考中進士做了官,搬出去住也是很正常的。


她沒想到這麽幾十年過去,二舅羅蘭山也娶了媳婦,有了個十來歲的兒子。


她跟著羅清臣往裏走,迎麵碰到一個年長的女子。


羅清臣站住腳,叫了一聲:“阿婆。”


秋嬋意識到,這可能是外公羅定邦續娶的妻妾張芸了。


張芸已經修煉到築基第四重巔峰,看外表三十多歲,真實年齡有一百四十歲了。築基修士擁有四五百年的壽命,照她這個修煉速度,將來有很大希望進階金丹。


她自己也知道這一點,所以心態平穩,按部就班的操持家務,有空的時候還能靜心修持。


秋嬋走上前去,跟著羅清臣,叫了一聲“阿婆”。


張芸驟然看見一個儀態萬方、明眸皓齒的少女,禁不住眼前一亮,問道:“你是誰家的孩子?怎麽生的這麽美麗?”


她看不透秋嬋的修為,因為秋嬋已經是金丹第八重,功力比她高太多了!秋嬋的外貌又顯得這麽年輕,她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,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女,竟然是一位金丹真人,還以為是某個官宦人家的女孩過來串門呢。


羅清臣“嘻嘻”笑道:“阿婆,這是我堂姐,李秋嬋!”


張芸聞言心中一震,她知道羅蘭芝有一個女兒,名叫李秋嬋,還知道秋嬋已經死了,不知道怎麽又活了,後麵的事搞不清楚,羅定邦和羅蘭芝都不願提,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,所以她猜測,其中可能有古怪,如今驟然看見秋嬋,她感到十分的驚訝。


“啊呀,真沒想到,原來是自家孩子!秋嬋,快進來吧,你外公在屋裏喝茶呢!”


秋嬋跟著兩人,走過十餘丈的院落,走進堂屋裏,看見一個老者,身穿青色儒衫,坐在椅子上看書。


她趕緊上前一步,跪倒行禮:“外公,秋嬋來看你了!”


老者聞言手一抖,書卷掉在桌子上,轉過身來,看著秋嬋!


他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鬼氣陰森、蒙著黑布的形象,誰知道入目卻是一個明媚光鮮的少女,而且對方的功力很高,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少女,他心裏一驚,禁不住遽然站起,問道:“閣下何人?為何要冒充我家孩子?這裏可是京師,容不得邪魔作祟!”


秋嬋拜了兩拜,眼中有淚光閃爍:“外公,我真的秋嬋啊!我跟桑公子一起來的,他暫時有事,留在客棧裏,不能過來。過些天,他也會來府裏拜見。”


羅定邦上下打量著她,見她眉眼之間跟羅蘭芝很像,於是深吸一口氣,略微安定了心神,回頭看了張芸和羅清臣一眼,道:“你們先出去,我有些話要跟她講。”


“是,老爺。”張芸聞言便拉著清臣退了出去。


“哼哼……”羅清臣嘀咕兩句,也不敢留下來。


隨後,羅定邦低聲問道:“你真是秋嬋?為何身上沒有一絲鬼氣?”


秋嬋道:“外公,你再看!”說話之間,她身上的陽氣完全收斂,代之以陰沉沉的鬼氣,讓屋子裏瞬間變得冷清下來。她的臉色也沒有紅潤的色彩,代之以月光般皎潔蒼白。


羅定邦看得十分詫異:“你這是修煉了什麽功法?為何如此奇特?”


“外公,這門功法叫作‘陰陽造化神功’,修仙修鬼隻在一念之間。”


“噫!你的功力,為何進境這麽快?”


“此事一言難盡。我跟著桑郎,受益良多。外公,你應該相信我才對。”


羅定邦想起當年發生在桑子明身上的種種玄奇之處,禁不住舒了口氣:“好孩子,你真是秋嬋啊!剛剛嚇我一跳。你怎麽來京師了?”


秋嬋答道:“桑郎要去翰林仙院潛修,不知道要在這裏待多久,所以我就跟過來了。”


羅定邦笑道:“好啊,既然能來,那就在京師住下來。我這就派人,去通知你娘,還有你舅舅回來!”


然後,他高聲呼喚:“阿雲,今兒是大喜的日子,你去‘鳳閣樓’訂一桌靈菜,讓他們趕緊送過來!再把我埋在土裏六十年的靈酒挖出來!我要好好喝一杯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