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三年頓悟
loading...

桑子明回到家中,跟蓮香和秋嬋說,想去石鼓書院一行,問她們願不願同去。


結果蓮香和秋嬋都露出驚恐的神色:“不去,不去!相公,你自己去吧。那兒有仙器石鼓,上次聽了鼓音,差點兒將我們的魂魄都震飛了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我這一去,短則兩三年,長則要十年,才能回來。”


“怎麽會那麽久?”


“從石鼓書院出來,我還會去嶽麓書院。這兩個書院有六塊石碑,即便再順利,也要三五年。若是不順,十年還算是短的呢。”


蓮香和秋嬋對視一眼,道:“相公你去吧,十年之後,你若是不回來,我們去嶽麓書院找你。”


桑子明點點頭:“放心吧。我有三朵仙火,能施展六次赤陽神雷,還有一口九階的靈寶飛劍,隻要自己小心一點,不信誰能攔得住我。”


聽他這樣說,蓮香和秋嬋都放心了。


“桑郎,你早去早回,我們姊妹都在家裏等著你呢。”


“相公,出門在外,要當心啊,路邊的野花不能采!采了也白采!休想過我們姊妹這一關!”


“你若是碰見白姊姊,倒是可以請她回來……”


在二女千叮嚀萬囑咐之下,桑子明離開了家門,從仙文館出發,通過傳送陣,連續幾次傳送之後,抵達石鼓書院。


多年過去,石鼓書院並沒有受到妖族的摧殘,周遭千裏之內,還是一片寧靜祥和的地方。


書院的大門依舊敞開著,迎接南來北往的書生。


因為很多地方已經失陷,所以不少的儒生拖家帶口,來到石鼓書院附近定居,讓書院周遭變得更加繁榮昌盛了。書院的規模也擴大不少,修建了更多的校舍閣樓。


桑子明拿出自己的身份令牌,他是入翰林的儒家精英,可以隨意進入各大書院的碑林。


因此,他改變了自身的容貌,悄悄進入碑林,找到三塊石碑,靜靜的在那裏揣摩。


往日裏,他一個人在桑宅閉關,隻要半年時間就能領悟一塊石碑了,可是這裏卻不一樣,碑林中經常有人走來走去,牽涉到他不少的精力。


有些儒生經過他的身邊,跟他打個招呼,桑子明不得不起身還禮,這麽一耽擱,又要好長時間才能入定。


尤其是那三塊黑色的石碑,已經變得天下聞名,幾乎每個來書院的人,都要過來看一樣。眾人看見桑子明坐在石碑前,都感到十分詫異,忍不住開口詢問:“年輕人,你打哪兒來?能看得懂嗎?”


桑子明不勝其煩,幹脆在邊上寫了個牌子:“頓悟中,請勿打擾。”


這麽一來,更吸引了很多人關注的目光。


人們都在議論紛紛:“這人是誰啊?為何坐在這兒?”


“傳言這三塊石碑乃是妖碑,連地仙都無法參悟,豈是普通修士能領悟的?他這是拿雞蛋碰石頭,不自量力啊!”


“哈哈,我相信用不了半個月,他就會瘋狂而走!上次我親眼看著一位合道初階的大賢,脫衣狂歌,跳到石鼓上,光著身子跳舞,最後還是山長葉釗出手,才將他從石鼓上拉下來!”


“這三塊黑碑太奇特了!好多人都勸山長葉釗,將石碑挪到別的地方。結果山長是這樣說的:‘這不是妖碑,如果是妖碑的話,石鼓會自動敲響。’”


“若不是妖碑,為什麽會讓人發瘋?”


“因為裏麵蘊含的天道太高深了,不是我們能參悟的。”


“且看這小子能在這兒坐幾天,他隻是金丹小修,我賭他撐不過三天!”


“我看兩天也難……”


結果三天過去了,桑子明麵色不改;十天過去了,桑子明保持原樣;一個月過去,他竟然拿出一個茶壺,慢慢喝起茶來!


此時,周圍的人再跟他打招呼,他已經不再理睬了!


書院裏的合道真君來了,想跟他說話,他都像沒有看見一樣!


有人心中著惱,想把他踢出去,結果被山長葉釗攔住了。


“休要如此,這是儒門弟子,入翰林的英才!能在石碑前做主,乃是他的緣分!”


“山長,此人叫什麽名字?”


“他的脖子上掛著身份令牌呢!”


“他用符文和衣服遮住了名字,隻能看見翰林仙院四個字!不會是假冒的吧?”


“我已經問過守門人,的確是儒家精英,此人非同小可,名字不可宣揚。”


此時的葉釗已經知道,眼前坐著的乃是桑子明,他還記得桑子明讓石鼓響起來的事,知道是地仙陸九淵的弟子,所以不敢造次。他隻是感到懷疑,眼前的桑子明似乎變了模樣,或許是戴了麵具吧。


葉釗並沒有阻止桑子明參悟石碑,因為他相信,桑子明參悟再久也難有結果。


不說別的,這三塊石碑太深奧了!葉釗曾經坐在那裏,參悟了三個月,到最後還是一無所獲,不但沒有領悟碑中的內容,反而有種心煩意亂的感覺。


他不信桑子明擁有那麽強悍的神識,也不信桑子明擁有那麽遠博的知識!


他已經聽說,就連地仙鄭玄都拿黑碑沒有辦法,難道說桑子明這個小修,能領悟如此深奧的碑文嗎?那豈不成了笑話?


從桑子明坐在那裏開始,每天都有人前來圍觀。但因為受到葉釗的警告,這些人也不會走上前去,打斷桑子明的頓悟。


這些人眼見著一天天過去,心裏想著“這小子怎麽還沒有發瘋?”


半年之後,桑子明的身子變得很是消瘦,衣服都顯得寬大了一截!


一年之後,桑子明至少瘦了三十斤!


他依舊沒有起身,仍然端坐在那兒,一動不動望著石碑,每隔三天,才拿起茶壺喝一口。


沒有人知道茶壺裏裝著什麽,有人懷疑是瓊汁玉液,有人懷疑隻是清水。


兩年之後,桑子明瘦了五十斤,已經變得骨肉如柴了!


很多人看著不忍心,忍不住搖頭歎息:“唉,他已經瘋了!這是一種別樣的發瘋!再這樣下去,他會死在這裏!”


山長葉釗走過來,圍著桑子明轉了一圈。


旁人都以為他會出手,阻止這少年參悟石碑。


誰知道葉釗忽然命人搬來一桶桶的木元液,拜在桑子明的身周!


木元液蒸騰不絕,形成青色的霧氣,圍繞著桑子明!


桑子明深吸一口氣,吞入大量的霧氣,身軀緩緩增漲,麵色也變得好看了一些。


轉眼又過去半年,他忽然站起身來,步履蹣跚的離開了碑林!


在眾目睽睽注視之下,他走入山長葉釗居住的院落,然後過了整整一個月才出來,坐上傳送陣,離開了石鼓書院。


事後,許多人前去詢問山長葉釗,葉釗卻一句話都不說,隻是拿出十顆步虛丹。


“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。本門多了十顆步虛丹。你們說說,該怎麽分配這些丹藥?”


許多人都感到震驚:“啊?哪來這麽多步虛丹?平日裏,百年都難以得到一顆啊!這可是天上掉餡餅了!”


“難道說,這些步虛丹,都是坐在石碑前那家夥拿出來的?他到底領悟了碑文沒有?”


葉釗苦笑道:“大家不要問了,連我也不曉得,他有沒有領悟碑文!”


“這家夥究竟叫什麽名字?能在石碑前靜坐兩年多,肯定不是凡俗人物!”


“咳咳,我得到這十顆步虛丹,其中有一個條件,不能透露他的名字!”


“這真是見鬼了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