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黃泉鬼骨
loading...

晚上,李秋嬋又露麵了。


因為找到了合適的功法,她的麵上少了幾分愁苦,多了幾分喜色,變得生機盎然,恢複了青春少女的神態,尤其是看到桑子明神采奕奕的樣子,她的心也變得開朗起來。


“桑郎,你真的好了?”


“那是當然,你摸摸我手臂上的肌肉,是不是比先前變粗了幾分?我現在渾身都是力氣。”


“我不摸。蓮香姐讓我離你遠一點!我既然答應了她,就不能肆意食言,你說是不是?”


“她又不在這兒,你不說,我不說,她怎麽知道?”


李秋嬋指了指上方:“言而無信,不知其可。就算你我不說,還有老天知道。”


桑子明微笑道:“你讓我抱一下,試試我身上的力氣,有沒有完全恢複。”


李秋嬋嫣然一笑:“不嘛,桑郎,我剛剛修煉了一門功法,還不能控製身上的陰氣,等我修煉有成,收放自如的時候,才可以跟你親近。你也要多努力啊,爭取早日開靈,才能承受我和蓮香姐的愛意。”


桑子明看著她苗條的身軀,纖細的腰肢,白玉般的麵頰,烈焰般的紅唇,心裏癢癢的,卻隻能幹瞪眼。


他呼哧呼哧喘了幾口粗氣,努力收斂心神,想讓自己安定下來。


“桑郎,你不要生氣嘛,我去幫你做晚餐,你想吃什麽?”


“撿你拿手的做!”


“小妹以前很少下廚,所以做不太好,還請桑郎諒解。過兩天,我去找一本菜譜,照著上麵學習,你說好不好?”


“好啊,這件事交給我便是。正好明天,我還要出去一趟。順便看看有沒有菜譜。”


兩個人共同努力,做了些簡單的晚餐。


青年男女,熱情洋溢,對坐閑話,紅燭高照,秀色可餐,倒也溫馨。


“桑郎,你明日出去的時候,能否換幾塊陰靈石回來?”


“奇怪,你身上寒氣很重,為何還要陰靈石?應該用火靈石才對。”


“我找到一門功法,講究陰中求陽,需要陰寒性的材料,來刺激我身上的陰氣,越冷越好,等到陰氣激發到一定程度,便能提升我的功力,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築基。一旦達到築基境界,我便能控製陰氣,收放自如了。將來,我還能將陰氣轉化為陽氣呢。”


“咦,竟然還有這樣奇特的功法?靈醫之中,有一種說法:善補陽者必於陰中求陽。沒想到有人將其用到修煉中來了。”


“這不奇怪,都是爺爺留下來的功法啊。我發現那些個玉簡,每一片都是至寶。若是拿出去售賣,定然掀起幡然大波。”


“那是當然,這些玉簡隻能留在家裏,千萬別帶出去。可惜我沒有開靈,看不見上麵的內容,也不知道寫的是什麽。”


“桑郎,爺爺留下這麽多寶貝,顯然對於傾注了厚愛。”


“唉,不知爺爺何時才能回來。”


吃完晚餐之後,桑子明挑燈夜讀書,琢磨那個仙文“靁”字。


李秋嬋坐在旁邊,靜靜的陪他看了一個時辰,然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,修煉新得到的功法去了。


桑子明看得頭昏腦漲,找不到一點頭緒,於是將書推到一邊,起身走出了書房。


他走到儲藏間,打開一道機關,進入地下室內。


這道機關,隻有他這個仙齋的主人掌控著,別人即便知道也無法進去。除非功力達到仙人的境界,才可以強行破解闖入。


桑子明在地下室內走動,他先從牆上取下一口寶劍,然後拿了個儲物戒指,又慢慢翻看爺爺留下的雜物箱。


桑長作為一代神醫,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,每治療一個大仙、大魔,便收取一件珍貴的禮物,或者一門奇特的功法,經過漫長歲月的積攢,留下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。


這些東西對桑長自身沒有太大的用場,所以便留給桑子明這唯一的後人了。


仙齋的地下室很寬敞,並非隻有一間房那麽大,而是有七八間房之多,彼此相連在一起,牆邊擺滿了高高的立櫃。


其中有一個房間,儲藏的都是玉簡,既有修真秘笈,也有靈醫、仙醫的影像資料。


另外一個房間,則有不少的法器,包括十餘口等級不一的寶劍,長槍,大刀,弓箭等等,加起來不下幾十件。


剩下幾個房間都是雜物,大都沒有明顯的標注,也不知道都是些什麽。


桑子明在雜物間走了一圈,結果發現其中一個立櫃上,畫著個大大的骷髏頭!


他禁不住吃了一驚:“咦?這裏麵放著什麽呢?為何會畫這樣醒目的標誌?”


他快步走過去,伸手打開了櫃子。


忽然間,他感覺到一股逼人的寒氣,那是一股徹骨的冰寒,簡直比李秋嬋身上的寒氣還要冷一百倍,一千倍!


桑子明打了個寒顫,隻覺得瑟瑟發抖,幾乎想抽身邊走。


幸虧他已經服下元陽丹,如果換做昨日之前,站在玉盒邊上,就能把他凍死!


他略微定住心神,凝神睜大了眼睛,發現是一個兩尺長的墨玉盒!


他心中狐疑,幾乎要叫起來:“老天爺,這裏麵究竟有什麽啊?為何會這樣冷呢?”


再仔細一看,卻見玉盒上刻著八個小字:“黃泉鬼骨,陰寒之極。”


桑子明覺得渾身難受,全身的肌肉都在瑟瑟發抖,牙齒咯咯作響,很想將立櫃的門關上,可是這時候,他忽然想起李秋嬋說過的話,她需要用陰寒性的東西,來刺激身上的陰氣,於是他一咬牙,取了一顆“赤陽丹”服下去,身後伸手抓住了玉盒!


“啊呀,好冷啊!”


即便有了赤陽丹,他抱著玉盒的手,還覺得冰寒徹骨!


“我的天呐,真是難以想象,大千世界,竟有如此寒物!”


他不敢猶豫,急匆匆離開了地下室,跑到李秋嬋居住的房間門外,喊道:“秋嬋,你快開門呀!我幫你找了件寶物,你看出來看看,能否用的上!”


房門“吱呀”打開,李秋嬋走了出來:“桑郎,你拿的是什麽東西?”


桑子明一步跨入門內,急速將玉盒丟在地上!


“太冷了,真讓人受不了,隻是十幾個呼吸的功夫,竟然耗盡了一顆赤陽丹!”


他退後幾步,隔著丈許距離,還覺得有些發冷,先前服下的赤陽丹,此時已經不管用了。


他一退再退,離開三丈之外,才感覺好受了一些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