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神完氣足
loading...

因為身體不支,桑子明已經有一個月沒去學宮了。


今日,他來到學宮,引起不少同學的關注。


一個個笑嘻嘻的問:“子明,你怎麽好些天沒來?去做什麽了?”


桑子明隨口答道:“不好意思,小弟身體單薄,前些日子病了,一直在家裏養著。”


“哈哈,不會是被妖魔纏身了吧?我看你該花重金求一張靈符,貼在大門上!你住的地方位於外城,而且還是那麽偏遠的地方,城牆都破了,什麽妖魔鬼怪進不來?你可要當心啊!”


“嗬嗬,多謝提醒,小弟早就在院子四角貼好了靈符,等閑的妖魔進不了門。再者說,我將爺爺留下來的牌匾,往大門口一掛,那就是最好的靈符了。”


“你說的也對,桑靈醫遠近聞名,很多人受他的恩惠,即便是妖魔鬼怪,也會給他留點兒麵子。”


桑子明缺課半個月,並沒有對自身的學業,造成太大的影響。


因為學宮的製度很奇特,每個人學習的進度不同,所以這邊的老師都是單獨授課,隻要對單個人講授盞茶功夫,便夠他們消化兩三天了。


說起來,桑子明的進境已經很快了,他剛剛二十歲,就已經學會九百六十個仙文,距離徹底完成《仙文初解》,隻差四十個仙文了!


這種進步速度,讓每個人都感到驚異,因為整個班級總共二三十人,固然有些人比他還要強,已經掌握了一千仙文,但他們都是功力不俗的修士,其中不乏煉氣五六層的人,年紀也不僅限於二十三歲,可以放寬到三十五歲。


先前說的二十三歲,乃是指開靈的截止時間。有些人開靈之後,還會繼續待在學宮裏,是為了走上科舉之路。


按照大明國的規矩,所有三十五歲以下的年輕人,都有資格向學宮申請,經過考核成為“童生”。如果過了這個年齡,還沒有成為童生的話,便不準待在學宮裏了。


童生雖然不算功名,但是要想考取,難度還是很高的。


而整個荒穀城,因為地處偏遠,人口數量有限,所以每隔四年,隻有兩個童生的名額!除非有人能考上秀才,才會增加未來童生的數量。


這兩個童生,都是經過多次考核,先由學宮推舉出來,然後由城主出麵,授予“童生”稱號。


他們平日裏不用去教室上課,而是跟著學宮閣主,傳授更深的學問,準備四年一度的科考。


每個學宮,能考出多少秀才,都是閣主進步的階梯,也是城主要考慮的事。


作為童生,可以一直參加科舉,直到六十歲為止!


聽起來很奇怪,六十“老童生”,豈不成了笑話?


不過這裏是黃昏界,老童生一邊學習儒學,一邊修煉儒家功法,等到六十歲的時候,有可能到了煉氣巔峰,這樣的人能活兩百五十歲,比起普通人來講,就像三十歲的青年人一樣。若是資質奇佳,說不定能在六十歲之前築基,那就更不得了,能擁有五百歲的壽命呢!


桑子明坐在教室裏,看著同學們靜靜的溫習仙文,隻有老師一個人說話,聲音飄蕩在屋子裏。


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,從小到大一直待在學宮裏,所以對於江湖上的爾虞我詐,並沒有直觀的印象。


學宮是仙文閣的學宮,仙文閣是天儒門的基礎,傳授的是儒家的聖人心法,提倡正心誠意,堂堂正正做人,所以大多數學子,至少在表麵上,還都是正直之人。


桑子明雖然沒有開靈,但他年紀輕輕掌握九百多個仙文,這在老師眼裏都是科舉的好苗子,甚至早就落入閣主的眼中了,自然也沒有人明目張膽的起伏他。


這一天,老師金蘭清傳授了一個新的仙文,讓桑子明百思不得其解。


這是一個“靁”字,看字麵意思很簡單,就是天上的“雷”,可是仙文不同於普通的文字,雷法博大精深,筆畫無比繁雜,因此乃是這一本《仙文初解》中最難的仙文之一!


金蘭清一連講了兩遍,看著愁眉苦臉的桑子明,道:“這個靁字,對於一般人來說,至少要三個月,才能領悟到一點皮毛。要想完全掌握,恐怕窮其一生,也未必能做到。你回去慢慢想,可以待在家裏,什麽時候想清楚,再來學宮學習新的內容。”


桑子明站起身,對著老師鞠了一躬:“多謝先生指點,那麽弟子就回去了。”


金蘭清點了點頭,心道:“這個學生很用功,是個難得的好苗子,可惜身子骨太單薄了。前些日子大病一場,或許便是學習吃力,用腦太過的緣故。希望這次他能夠撐下來,要不然隻怕會被卡在這裏,失去繼續進步的機會。”


桑子明背起書簍,一步一步走回了桑宅。


這時候,蓮香已經離開了,李秋嬋還躲在房間裏,不知道在做什麽。


此時已是早春二月,仙齋之中因為有陣法保護,所以氣候比外麵柔和的多,後花園中早已開滿了鮮花。


他給靈草澆了一遍水,再一次在靈泉的邊上,看到了那一株悟道茶樹。


於是他心中一動,準備再過幾天,如果遇到太大的困難,無法領悟那個“靁”字,便拿一片茶葉嚐嚐。


過去大半年裏,他已經采集了五片悟道茶的嫩葉,放在儲藏間的木盒裏。


這些日子,因為身體欠佳的緣故,他不敢嚐試悟道茶,生怕貿然飲用,會對神魂造成傷害。


隨後,桑子明看見天色還早,風和日麗,溫度適宜,便取出丹爐,放入各種靈草,再加上三兩的大妖骨脂,自己一個人開爐煉丹。


這一次,他不像昨夜神疲乏力,整個過程順風順水,從午後開始,直到傍晚時分,一爐元陽丹便完成了。


他打開丹爐,驚喜的發現,竟然練成了一顆靈丹,外加五顆半靈丹。


桑子明心中歡喜,低頭沉思了一會兒,伸手在四肢胸腹拍打,感覺渾身上下都沒有絲毫不適,於是便不等三日之後,拿了一顆半靈丹,徑直吞服下去,然後在一個蒲團上坐下。


溫暖的感覺再一次充溢肌體,就像在溫水中浸泡一樣,又像喝了瓊枝玉液,從頭到腳受到了完全的洗禮。


半個時辰之後,他猛地站起身來,隻覺得神完氣足,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,就連瘦弱的肌膚,都變得充盈起來,整個人也顯得不那麽消瘦了!


這讓他心裏癢癢的:“哈哈,元陽虧損隻是一件小事!要想補足並不難嘛!早知如此,我又何必大驚小怪呢!更不該讓秋嬋承擔那麽多的責備!”


不過,他心裏也十分明白,這一切多虧了蓮香,要不是她提供大妖骨髓,又怎麽能煉出元陽丹呢?


別忘了,這可是元嬰後期的大妖骨脂啊!所以治療效果才這麽好!


元嬰級別的大妖,一個人能滅荒穀城幾十次了!


要想對這種大妖敲骨吸髓,豈是他桑子明能做得到的?


而且,他先前購買的靈樹杜仲的樹皮也不多了,頂多隻能再煉一爐丹藥。所以他心中警醒,不敢太過於輕佻狂妄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