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章 鄭玄
loading...

徂徠書院兩萬名師生,陸陸續續抵達京師附近。


薑潛親自前往天寶閣,找裏麵的主管洽談了一番,付出極大的代價,動用書院最後一點財力,買到兩顆補天丹,然後拿回來獻給石介。


石介得到補天丹,感慨良久,道:“有了這兩顆丹藥,為師還能再活一個甲子。不過,這樣做未免太奢侈了。”


薑潛和劉牧都說:“師傅,有您才有徂徠書院,您若是走了,書院哪能複建呢?”


石介道:“好吧,為師還有幾分薄麵,明日去找幾個友人,看看能否將書院的門牌重新豎立起來。”


次日,他首先來到仙文館總部,求見幾位地仙。


大明國五位地仙,目前隻有三位地仙留在京師,其中最老的地仙乃是董仲書,他隻在每個甲子天下大祭的時候,出來一天,主持祭禮,平日裏都在白雲山神跡山穀,閉關領悟天道。


排名第二的地仙楊雄,每隔三年出來一回,接受眾位儒生的參拜,順便召開會議,討論朝廷大事。


排名第三的地仙乃是鄭玄,這位老先生每天都出現在仙文閣,主管儒門的日常事務,同時教書育人,門下弟子多如牛毛,單是入室弟子就有上千人,記名弟子超過三千,不記名的弟子不知道有多少。


石介來到仙文館,等了半個時辰,得到地仙鄭玄的接待。


石介畢竟是合道九重的修士,像他這樣的儒門大賢,普天下並不是很多。


所以地仙鄭玄命人奉上香茗,對他噓寒問暖,很是親切。


“守道,我聽說你的洞天有了一個小缺口?你也不要著急,我幫你想想辦法。過兩日,我請朝廷供奉的幾位高階靈醫給你會診,看看怎麽才能將你治好。”


石介,姓石名介,字守道,算是後輩,趕緊起身拜謝:“多謝先生大恩,這一次,若非先生派出徒孫,前往徂徠書院,幫了我們的大忙,書院兩萬名弟子,隻怕有一半,會死在那裏,連我也見不到先生您了。”


鄭玄沒聽明白,微微有些發楞,問道:“我的徒孫?不知是哪一位?他去做了什麽?麻煩你仔細說一說。”


石介便將自己受了重傷,準備用自爆來嚇阻妖修,然後來了一位少年,拿一顆補天丹換走三塊石碑,自己心情激蕩之下,以為活不了多久,便將一對抱鼓石,送給對方的事,慢慢講述出來。


鄭玄一聽就覺得不對了。


“什麽?那位少年說是奉了我的命,前去貴院求取三塊石碑?還說我給他一朵仙火?這是子虛烏有的事!守道你上了人家的當了!我雖然弟子眾多,卻沒有這樣的徒孫!仙火多珍貴啊!即便在我的入室弟子中,也隻有四五人擁有仙火,我怎麽可能將一朵珍稀的火焰,賜給第三代弟子呢?”


石介聽了,禁不住駭然變色:“此人好大的膽子,竟敢冒充鄭公門人?哎呀,可惜那三塊石碑,還有那一對抱鼓石了!”


鄭玄作為地仙,心思綿綿細細,微微皺眉說道:“你別急,這件事還能夠追查出來。他既然送你一顆補天丹,而且出手獵殺了白眉小鷹王,說明他不是壞人,並非出自妖族,也不是來自於鬼修。既然如此,你不用太擔心了,他至少是一位人族修士。而且,你想想,他從哪裏得來的補天丹?又從何處學會的烈仙箭?這些都是漏洞,隻要用心查問,一定能查出來。”


石介急忙點頭:“鄭公您說的對,隻要他不是妖修,我就放了一半的心。”


鄭玄又道:“你剛剛說,他自誇掌握了兩萬一千仙文?”


“是啊,當時那少年言之鑿鑿,情深意切,不像騙人的樣子。他說自己掌握了兩萬多仙文,還說鄭公您掌握了三萬仙文,那是領悟石碑的基礎條件!”


“可是,老朽才掌握兩萬四千仙文啊!他一個少年,如何能學會兩萬多仙文?這恐怕又是一句謊話。據我所知,兩萬七千仙文,乃是一個門檻,凡是掌握那麽多仙文的地仙,都已經觸摸到天膜中蘊含的天道法則,所有人都在一個甲子內白日飛升了。”


“啊呀呀,這小子滿嘴謊話,氣死我了!”


“你能確定,他隻是一位少年?不是某位隱居的地仙假冒的?你要知道,儒門家大業大,明麵上隻有五位地仙,實際上還有好幾位閉關隱修呢。”


“鄭公,我有九成的把握,他的真實年齡很小,應該不超過五百歲!我雖然受了重傷,可我作為徂徠書院的老山長,一生之中見過成千上萬的年輕人,他們臉上充滿了朝氣,即便是地仙也難模仿。我當時一看見木朗,就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,禁不住心生好感,覺得自己快死了,便將一對抱鼓石送給他。他說自己隻有兩百多歲,境界才是金丹中期,我當時就相信了,連一點兒懷疑都沒有。”


鄭玄倒吸一口冷氣,道:“這件事很是古怪,你等我叫幾個人來問一問。”


半日之後,天寶閣的閣主來了,隨身帶著珍貴丹藥的賬簿,躬身稟報:“師叔祖,我們過去三千年,總共賣出去十四顆補天丹,所有的買家都在這裏了。”


鄭玄挨個看了看,道:“派人去查,看看這些補天丹,有幾顆被人服用了,還有幾顆留下來?是否有丟失的情況?”


“是!弟子這就去查。”


然後神箭李家的家主,李秋山的爺爺李鶴鳴,也被叫了過來。


他是一位步虛真君,看見地仙鄭玄,當即跪倒磕頭。


鄭玄讓他起來,問道:“我聽說你家有一門烈仙箭訣,是嗎?”


李鶴鳴聽見這話,心裏頓時咯噔一聲,趕緊答道:“啟稟大人。烈仙箭訣隻是傳說,有其名而無其實,我家沒有人會這門箭訣,之所以外麵有這樣的傳言,是因為治家不嚴,有人自抬身價放出的虛言。”


鄭玄雙目瞪著他,問道:“你家真沒有烈仙箭的傳承?”


李鶴鳴嚇得又一次跪倒:“真沒有!連我都不會啊,更何況家裏的子孫呢!”


“我不管你會不會,我隻想知道,有沒有一位少年,從你家學了烈仙箭?”


“少年?絕無此事!大人,如果真有烈仙箭訣,我李家怎會傳給外人呢?”


李鶴鳴打死都不肯交代,這裏麵有三層原因,一個是不願意將烈仙箭訣傳出去,如果鄭玄逼著他交出箭訣,那可怎麽辦?二者是孫子李秋山得到了九棘火,那是非法得到的,自家人知道就行了,不能隨意傳揚;三者是因為,他聽說了白眉小鷹王的事,說是鷹族妖王的世子,被人用烈仙箭射殺了!


當時他一聽就懵了!鷹族妖王乃是地仙級別,小鷹王乃是合道妖修,小鷹王死了,老鷹王會不會出來報仇?萬一找上李家怎麽辦?所以這件事絕對不能承認!


而且,為了這事,他還急忙派人去找李秋山,警告他不可再用烈仙箭。除非到了生死關頭,或者碰見落單的妖修,才能使用那門箭法。


鄭玄見問不出想要的結果,便把李鶴鳴打法走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