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鬼孕
loading...

想要未雨綢繆的,不單是烈焰門,還有隔壁的仙文館,也同樣在做備戰的準備。


仙文館原本有一道防護大陣,如今又多了一層新的大陣。


陸九齡雖然沒有親自返回京師,卻有人送來一個非常珍貴的的防護陣盤,據說是由兩位地仙,楊雄和鄭玄合力製作出來的。


他將陣盤安置好之後,投入靈石測試了一次,陣膜呈現出藍色,乃是罕見的八階大陣,防護力十分強悍。


儒門六藝中,包括詩書禮樂易春秋,其中“易”就是《易經》,跟陣法關係密切,因此之故,儒門有一些陣法的傳承,比如說聖人周公,曾經“畫地為牢”,伸手一指,就能勾勒出法則囚籠,讓人逃無可逃。


八階大陣,對應的是合道巔峰的修為。就是說,即便是合道巔峰的修士,過來攻打這樣的大陣,也要持續攻擊兩三個時辰,才有可能將大陣攻破。如果不是合道巔峰,那就需要更多的合道修士一起下手才能攻破了。


但是大陣被攻擊的時候,裏麵的人也不會幹坐著。


比如說仙文館中,不但有陸九齡這樣合道九重的修士,還有陸九韶等一大幫修士幫著,待在大陣裏邊,可以肆無忌憚的放出飛劍,或者射出成千上萬的靈箭,讓外麵的人沒法安心破陣,搞不好還會丟了性命。


再者,這場即將到來的大戰,不允許地仙級別的高手參戰,也讓仙文館安全了許多。


可惜這種大陣製作不易,要不然多弄幾個出來,每個州城弄十道八道的防護,累也能把妖修和鬼修累死了。


現如今,一般的州城防護力薄弱,外麵的大陣等級都不高,勉強能防住元嬰真君,如果有步虛修士參與攻城,就很難擋住了。


畢竟大多數偏遠的州城,真正的儒門精英都已經逃走了。那些個秀才、舉人和進士們,擁有自由遷徙的權力,眼見著州城可能被攻破,難道還留在原地等死不成?


而仙文館中,留下的都是儒門英才,如果全部死掉,損失未免太大了。


因此之故,才會有八階陣盤送過來。


比較而言,荒穀城乃是一個九階小城,按理說早該被鬼修攻占了,可是因為邊上有個荒穀坊的緣故,需要人族參與管理,也需要維持仙墟的人氣,所以荒穀城並沒有受到攻擊。


這一點讓很多人事先都沒有想到,也讓荒穀城顯出病態的繁榮。


如今的荒穀城,不但擁有十幾萬居民,而且有一些築基修士、金丹真人,甚至有元嬰真君潛居於此。


當然,很多人隻是不聲不響的住在這兒,真正高調的隻有住在東城邊的桑子明,因為桑靈醫館還開著呢,來看病的不單有人族,還有妖族和鬼修,想低調都低調不了。


桑子明煉製出了破繭丹和破界丹,知名度越來越響,病人從四麵八方的湧過來,在桑宅門口排起了長隊。


他沒有辦法,隻能將醫館開門的時間,改做五天開館一次。但是診金大幅提高,不管能不能治好,進門就要五百靈石!沒有靈石,您就別來了!


五百靈石多嗎?對於普通的居民來說那是天價,但對於高階的人族修士來說,或者對於元嬰鬼修和大妖來講,那就是毛毛雨了。


這一天,桑靈醫館開了門。


因為診金提高了,醫館門口排隊的人很少,總共隻有七位。


在這七位病人中,有兩位仙修,一位鬼修,剩下的四位都是妖修。排在最後的一位,似乎來自豹族,正捉住花斑豹訓話呢!


花斑豹雖然成了桑宅的靈獸,可它畢竟出身豹族,見到長輩低頭縮身,趴在地上不出聲。


這些病人來自不同的種族,彼此之間隔著丈許遠,倒也沒有打起來。


比較而言,兩位人族仙修的境界最低,都是金丹真人,一個是為了求取破繭丹的,另外一位是因為體內中了蠱毒。


桑子明很快將他們打發走,緊接著進來的是一位步虛鬼修,名字叫作“鬼菊”,是一位步虛階的女修,遇到極大的難題,進來說自己“懷孕了”。


桑子明一聽,就禁不住皺眉頭,這問題可就大了!因為鬼修分成不同的情況,有的鬼修失去了肉身,全靠一股陰氣支撐,她們借用別人的肉體,若是懷了孕,因為天道法則的限製,很容易誕生出鬼嬰出來。


鬼嬰屬於怨氣匯聚的載體,有可能一出生就被天雷劈死。


若是不死,將會變成厲鬼!


作為母親肯定不願意看見那悲慘的一幕。


另外一種情況略微好一些,有的鬼修以養鬼作為晉升的階梯,但她們本質上還屬於人族,還擁有自己的肉身!跟仙修相比,差別隻在於,她們身上的陽氣變得很稀薄,體內以陰靈氣為主。


這樣的鬼修懷孕,還要分兩種情況,要看嬰兒的父親是不是鬼修。如果是鬼修,生出來還是鬼嬰!如果嬰兒的父親是人族,那麽對母親來說就是嚴峻考驗了,陰氣濃重的體內孕育著一點陽氣,要麽會導致她們功力大降,要麽會讓嬰兒沒出生就死掉。


桑子明仔細詢問和檢查了一番,發現這位名叫“鬼菊”的病人,屬於後者中的後者,她有自己的肉身,修鬼已經有三千三百年了。而且,嬰兒的父親乃是人族!也不知道是怎麽懷孕的,難道那人抱著冷冰冰的身體苟且,還是說鬼菊在陰火邊烤過身子?


鬼菊看外表就像三十餘歲的女子,頗有幾分姿色,此時顯得有些急躁:“桑靈醫,您說像我這種情況可怎麽辦呢?我既想要這個孩子,還想保持步虛境界,你能不能幫幫我?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你為何這麽著急呢?想要孩子可以多等幾年嘛。如果你功力再高一些,情況會好很多。”


鬼菊麵上顯出哀傷之色,道:“我跟孩子的父親認識多年,可以說是青梅竹馬,他是青木門的人。前些天,他出門在外,被一群鬼修圍住了。等我趕到地方的時候,他的丹田已經被毀,性命也保不住了。我心裏很難過,一時糊塗,盜取了他的陽氣,有了這個孩子……”


桑子明聽了,隻能發出歎息,道:“你想要這個孩子,總要付出代價。”


鬼菊道:“我知道,我現在是步虛中階,哪怕跌落到步虛初期也好,如果跌破步虛,那我在陰鬼宗,就站不住腳跟了!將來這孩子也難養活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你如果這樣說,我倒是有些方法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