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救難
loading...

陸九齡卡在合道八階的巔峰,已經有兩千年了,他當然想要突破境界,做夢都想突破。隻要再升一階,就是合道第九重,那樣不但少有對手,而且距離地仙又近了一步。


地仙啊,想想就令人神往。


他的年齡比陸九淵還大幾歲。陸九淵五萬歲,就已經是地仙了,擁有百萬年的壽命。而他陸九齡呢?才是合道修士,隻有十萬年的壽命,這可是天壤之別啊!修仙是為了什麽?不就是為了長生嗎?既然到了這一步,怎麽都要往前闖一闖,如果就這麽死了,那也是鬱悶死的。


想到這裏,他不再猶豫,連聲追問:“子明,我知道你是家傳的靈醫,不知道醫家有什麽方法,能夠讓我升階?你不要有顧慮,大膽說出來,不惜任何代價,我都要爭取,在十年內再升一級!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說道:“師伯,聽說您還是象山書院的山長?”


陸九齡道:“象山書院,真正的山長,乃是你師父,我和陸九韶都隻是掛名的山長,每隔二十年,回去看一眼而已。”


“師伯,如果我幫你升階成功,能否從象山書院討要三塊石碑?”


陸九齡微微一愣,道:“你要石碑做什麽?想挖我們書院的根基?”


“不敢,我聽說那裏有三塊石碑,不是人間所有,而是從天上落下來的。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石碑?”


“我不清楚。象山書院有一千八百多塊石碑,其中有一半,說不出來曆。你如果真能幫我升階成功,我可以做主,讓你挑選三塊石碑拿走!”


桑子明既覺得詫異,又為之歡喜,笑道:“師伯,那咱們就這麽說定了!”


“好說,你可以說出升階的方法來了。隻要有效,我不會吝嗇的、,除了給你石碑之外,還會盡力幫你提升修為。”


“弟子在說出方法之前,先給您看一件寶貝。”說著,他張嘴吐出一朵火焰!


陸九齡一看到火焰,頓時就懵了!


他的心裏“砰砰”的跳,臉色大變,就像喝了幾壇老酒一樣!他很想一巴掌將桑子明拍死,然後將火焰搶過來!


桑子明沒想到對方的反應這麽大,看見對方神色恐怖,差一點兒就像奪命而逃了!


可是,陸九齡終究是儒家大賢,好不容易,忍住了殺人奪寶的心!


他用顫抖的聲音問道:“你這朵九棘火,是從哪裏來的?”


桑子明眨眨眼睛,道:“師伯,這是九棘火嗎?什麽是九棘火啊?”


陸九齡深吸一口氣,道:“神都之南,有一座白雲山。那裏是地仙董仲書閉關修煉的地方。山巒之間,有一個‘神跡山穀’,眾多的山岩上,留下許多的仙文遺跡,也不知道是怎麽來的,曆史極為悠久,至今已經有數百萬年了。


神跡山穀中,原本有一株槐樹,還有一株荊棘,都是了不起的仙樹。


這兩株仙樹經常會遭到雷劈,每一次雷劈都有仙火生出來。


一開始的時候無法知曉,董仲書是第一個發現的人,得到了第一朵仙火,進階為地仙。後來有多位大儒,從這裏獲得仙火,進階為地仙。楊雄,鄭玄,以及許多白日飛升離開黃昏界的大儒,隻要是采用火法修煉的地仙,大都是從這裏獲得的仙火。


但是後來,幾位地仙發現,這兩株仙樹,遭受的雷劈太多了,眼看著再這樣下去,就會被天雷劈死,於是他們商量了許久,決定將兩株仙樹以秘法封存起來,不讓它們再遭受雷劫。


同時為了延續仙火,董仲書取了三根槐樹的枝條,九根荊棘的枝條,種出了三槐樹和九棘樹!這些樹就種在神跡山穀之中,承受日月之精華,又從那些仙文中,得天道之樞機,不到十萬年,就成了低階的仙樹。


自從大明立國之後,廢黜百家,獨尊儒術,規定隻有三公九卿,才能在任職期間,占據一株槐樹,或者一棵荊棘樹。這些人來到山穀中,麵對屬於自己的仙樹,誠心溝通天道,都有一絲可能得到仙火。那些從荊棘樹得到的仙火,便喚作九棘火,從槐樹得到的仙火便喚作三槐火。三槐九棘也就成了三公九卿的標誌。


所以說,隻有當過三公九卿的人,才會擁有九棘火。你這麽個小家夥,竟然擁有儒門仙火,這件事太奇怪了!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問道:“師伯,您有沒有做過三公九卿?”


陸九齡歎了口氣,道:“我做過一千年的九卿,並未能培養出九棘火。你當那麽容易的嗎?我跟你說,曆年來做過三公九卿的人,已經有上百位,其中培養出九棘火的,隻有七個人而已!那些人養成九棘火之後,一半在閉關潛修,想要進階地仙!還有一半就像歐陽修那樣,仍在為朝廷奔走。你師傅運氣好,得到了一朵三槐火,搶先一步進階地仙了。”


說到這裏,他瞪了桑子明一眼,道:“你給我老實交代,這朵九棘火,究竟是從哪裏來的?我說你修煉進階如此迅速,原來是因為有一朵九棘火的緣故!”


桑子明故作傻笑,說道:“師伯,弟子交代不清仙火的來曆。我走在路上,忽然有一朵火焰,從天而降,落在我頭上!”


陸九齡惡狠狠的望著他,怒道:“胡說八道!今天不說清楚,你就是欺師滅祖!你拿九棘火出來,到底是什麽意思?這朵火焰已經被你吞入胸中,若想拿出來給我,你的功力可就廢了!你真有這麽寬的胸懷,想要成全師伯我?應該不是這樣吧?”


桑子明道:“師伯,您體內已經有一朵火焰了,就算拿了我的仙火,也沒法在十年之內,替換原有的火靈,更無法在這麽短的時間內,進階合道九重啊。”


“那你想怎麽做?趕緊老實說出來,不然我可急了!”


“師伯,弟子可以將這朵九棘火,分出一絲來,跟您體內的靈火融合,從而讓您的靈火,也搖身一變,成為九棘火。如此一來,您可以輕鬆操控它,在短時間內形成戰力。”


“這怎麽可能?如果事情這麽容易,那還要三槐九棘做什麽?那些個苦苦等待的三公九卿,豈不成了笑話?仙火分出來一絲,不但損傷了原來的仙火,而且那分出來的一絲,並不是仙火啊!子明,你可不能忽悠我!”


“師伯,您隻要膽大,敢將體內的靈火吐出來,交給弟子,弟子隻要幾個月的時間,就能還你一朵仙火!”


桑子明心想:“我既然幫了鬼桑子,就不能不幫陸九齡,否則我不配當儒門弟子了。沒有道理胳膊肘向外拐,隻去幫鬼修吧?”


為了能讓陸九齡避過一劫,也為了他能在荒穀城住下去,他不怕說出火祭之法,因為火祭之法首先要建立祭壇,而祭壇有不同的等級,從一級直到九級,他家裏有一個三級祭壇,最多能將仙火升到三階。如果迫不得已,他可以幫陸九齡弄個一階祭壇出來!這對他來說,並沒有多大的損失。


如果能用一階祭壇,換來三塊石碑,這樁生意完全可以做得。


更何況,他現在就算是金丹真人,也還是小人物,還指望拿陸家三傑做靠山呢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