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汝想做聖人?
loading...

這一天,桑子明來到前院,專門聽白飛兒彈琴。


“白姑娘,我已經進階金丹了,感覺腦海中的封印似乎減弱了不少,所以想求你多彈幾首曲子。每天聽兩個時辰的仙音,不知道是否可行?”


白飛兒苦笑道:“如果連續彈奏,將會比較吃力,若是每彈一首曲子,停下來歇歇,那就輕鬆很多了。”


桑子明沉吟道:“我雖然不太懂仙音門修煉的方式,但我是靈醫,可以推斷得出,如果你連續不斷的演奏,每一次都耗竭全身的靈力,將會讓你修煉的速度大大加快,不信你可以試一試。”


白飛兒心裏相信了,臉上卻流露出矜持的樣子。


桑子明笑道:“你放心,桑宅之中很安全,即便耗竭了靈力,也沒有人會傷害你。”


白飛兒莞爾一笑,道:“我知道,桑先生是好人。”


桑子明又道:“我去煉製一些‘大還丹’。等你耗竭神識和靈力之後,趕緊服下丹藥,將會更好的發揮藥力。”


“多謝桑先生。”


從這天開始,桑子明每天過來,聽兩個時辰的仙音,腦海中的封印,一點點溶解。


與此同時,白飛兒的功力開始突飛猛進。因此,她也很開心,隻要還有一分力氣,都不想停下來。


這天,演奏完了之後,她提起“炎炎”的事。


“桑先生,炎炎這孩子,究竟是何來曆?為何如此神奇?”


桑子明微微搖頭,道:“說不得。如果說破了,或許將來,會給你帶來災難。”


白飛兒為之一驚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不敢問了。另外有一件事,我的母親和外婆,想要見阿鶯,她們請人煉製了一件‘避雷金鍾’,已經托人送過來了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這是好事啊。隻要阿鶯小心一些,不要在雷雨天出門,就沒有太大的妨礙。”


“那我過幾天就將她送走了。”


“嗯,我忽然有些好奇,阿鶯的父親是什麽人?”


“他……”白飛兒有些猶豫,收了聲音,神識傳過來:“他是八十年前的狀元朱國弼,早年乃是南都有名的才子,在秦淮河畔結識了我姐白梅兒。


後來他考中狀元之後,在吏部做官,出了岔子,一度被打入天牢,是我姐花重金將他贖買出來,而且不嫌棄他的身份,與他成了親。


誰知道他狼心狗肺,機緣湊巧,結識了某位國公,因此有了複出的機會。


他剛剛當了官,便說我姐乃是歌姬,壓根兒配不上他,所以要休妻再娶。


那時我姐有孕在身,苦悶哀傷上路,從京師返回南都,身遭不測而死……”


桑子明微微皺眉,心中感到鬱悶,傳音問道:“此人還活著嗎?”


白飛兒麵現怒色,答道:“當然還活著。他已經是禮部左侍郎了!”


桑子明輕哼道:“又是一位儒門弟子!怎麽這麽多忘恩負義的人啊!”


白飛兒凝視著他,輕聲道:“桑先生,你為什麽對我這樣好?這年頭,像你這樣的好人可不多了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白姑娘,你不要多想,我之行事,皆出於本心。”


“何謂本心?”


“家師曾言:道塞宇宙,非有所隱遁。在天曰陰陽,在地曰柔剛,在人曰仁義。此理充塞宇宙,天地鬼神且不能違,況於人乎?萬物森然於方寸之間,滿心而發,充塞宇宙,無非此理。


又說‘宇宙便是吾心,吾心便是宇宙。天之所以與我者,即此心也。人皆有是心,心皆具是理,心即理也。’”


白飛兒聽得頭暈腦脹,哭笑不得,說道:“桑先生,你能不能說白話?我學問不夠,聽不懂。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道:“簡單的說,你想這世界是什麽樣子,它就是什麽樣子。你用誠意來對待人,才能換回別人誠意;你用一顆誠心對待天,天道也以誠心對待你。你覺得這世界充滿了邪惡,那你將會碰到很多惡人,遇見很多齷齪事。你那真心交朋友,才會用有真正的朋友。”


白飛兒微微點頭,道:“我似乎明白了。桑先生,您是想做聖人啊!我聽說,聖人可不好當。有時候,你拿真人待人,人家會背後捅刀子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我沒想當聖人,隻想以誠待人。隻要自身實力強悍,便不怕人家捅刀子了。”


白飛兒笑了笑,道:“算了,不說這個。桑先生,您老實說,聽我彈琴,到底有沒有效果?”


桑子明道:“當然有效果,但是封印我髓海的那人太厲害了,所以一時半會兒還解不開,總覺得還差了一些。或許要等白姑娘你進階元嬰才行。”


白飛兒忽然道:“要不,我請外婆過來一趟,她的功力勝我百倍,你看如何?”


桑子明心裏一跳,麵露喜色,道:“如果老人家願意來,那當然更好了!”


白飛兒微笑道:“她應該會來的。桑先生請稍等幾天,待我將消息傳回去再說。”


結果僅僅過了半個月,桑宅門口就來了一位老嫗。


說是老嫗,其實看外表隻有五六十歲,頭發花白,風韻猶存,衣著樸素,卻有一種雍容華貴、儀態萬方的感覺。


桑子明得到白飛兒的通知,趕緊請老嫗進來,躬身施禮:“拜見前輩。勞您大駕,不遠萬裏來此,小子失禮了。”


他隻看了一眼,就知道對方功力非凡,已經是步虛後期了。


老嫗微微一笑,道:“見過桑家小郎,老身白逸雲,代表仙音門,過來說一聲謝謝。”


桑子明趕緊說道:“前輩您太客氣了。小子有求於仙音門,所以請您來此,隻為了聽一聽仙曲。若能解開我腦海中的封印,情願將祖父收集的全本《仙音譜》,獻給前輩一觀。”


老嫗笑道:“多謝小郎,這是我們仙音門難得的機緣,老身願傾力相助,幫你解開封印!隻是老身也有些擔心,怕萬一傷了你怎麽辦?你要知道,我如果放開了彈琴,即便是普通的步虛真君,也難以承受得住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前輩,那咱就慢慢來,仙音從低到高,逐漸加強如何?如果我要是受不了,就趕緊舉手,我一舉手,您趕緊停下來。”


“如此甚好,小郎當心。”


桑子明將楊嫂請了出去,讓阿鶯進入內宅,同時調節仙齋的法陣,降低仙音的穿透力,不讓仙音透入內宅,也不讓仙音傳到外麵去。


他還想讓“炎炎”退到內宅去,然而卻被“炎炎”拒絕了。


老嫗瞄了那孩子一眼,心裏覺得詫異,但還是拿出了一件三階的靈寶瑤琴,略微停頓了一下,然後開始演奏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