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憂愁
loading...

蓮香帶著幽怨黯然離去,這讓桑子明的心無法淡定了。


他在屋子裏走來走去,忍不住長籲短歎。


過了一會兒,他勉強定下心來,開始翻閱爺爺留下的醫典,了解元陽丟失的嚴重性。


經過一番研究之後,他心裏大概有了譜。


看起來,這雖然是一種很難治愈的病症,但是對靈醫來說並非不治之症,需要用到金丹級別的妖獸骨脂,再加上品仙茅、豆蔻、杜仲等多種靈草和靈樹的皮入藥,才能煉出“元陽丹”。隻要有了元陽丹,就能補回丟失的元陽。


元陽丹屬於靈丹範疇,按理說凡人不能直接吞服靈丹,但是重病虧虛的人卻可以。


他如果運氣好,或許能煉製出靈丹。若是運氣不好,隻能得到半靈丹。半靈丹也有補益的效果,隻是需要多服幾顆而已。


他起身去儲藏室尋找靈藥,結果發現爺爺留下的靈草之中,雖然有仙茅、豆蔻等靈草,但卻沒有妖獸骨脂,也沒有靈樹杜仲的樹皮!因為後花園隻有一畝見方,沒法種植高大的靈樹。


桑子明一麵翻閱醫典,一麵沉思這件事的怪異之處。


他想來想去,還是百思不得其解


他隻跟李秋嬋親吻了幾次,怎麽會導致元陽流失呢?


他覺得這件事太古怪了,以至於都沒法跟李秋嬋提起!


這種事,你讓他一個謙謙書生,怎麽說出口來呢?


如果冒然提出來,豈不失了君子之風,相當於直麵叱責,說李秋嬋是妖邪之輩?


在他的心裏,李秋嬋進入學宮稍晚兩年,但是進境飛速,乃是一位資質絕佳的天才少女,再加上人生的極美,相貌出眾,就像天上的仙子一樣,能來桑宅定居,是他三世修來的緣分!


想到這裏,他隻是微微搖頭,心道:“這種事怨不得秋嬋,是我桑子明心甘情願,每次依偎相擁,耳鬢廝磨,我都覺得心裏無比的爽快,一切都是那樣的甘美,抱著新心儀的少女,我的心都要化了!我寧願死,都不會後悔!”


第二天夜裏,他又一次見到李秋嬋,什麽都沒說出口。


李秋嬋神色祥和,麵色紅潤了許多,不像剛來時那樣慘白。她也沒說什麽話,更沒有絲毫的愧疚。


這是因為,近日以來,她翻閱大量玉簡,耗費靈識太過,所以精神困倦,沒有關注蓮香的到來,也不知道蓮香說了什麽,甚至連蓮香憤然離去,她都不曉得。


接下來幾個白天,桑子明拿了些靈石,去城裏店鋪尋找各種缺少的靈草。


他很幸運的買到了靈樹杜仲的樹皮,然而卻找不到金丹級別的大妖骨髓。


因為荒穀城功力最高的修士才是築基後期,你讓這些人如何獵取金丹級別的妖獸呢?


桑子明並不著急,比較而言,他更關注蓮香去了哪裏。


此後十來天,蓮香都沒有來,這讓桑子明坐臥不安。


這天下午,他從學宮出來,一個人跑到西城,去打聽蓮香的住處。


然而他問了好些人,都沒有得到絲毫結果。


被問到的人紛紛搖頭:“什麽?你問一位青春貌美的紅衣少女?我在這裏住了很多年,很少見嬌美少女,敢一個人獨自出門!再者說,本地女子都喜歡穿青衣,穿紅衣的原本就不多,再加上貌美如花的說法,那就太新鮮了!”


“少年人,你是不是眼花了?哈哈,紅衣少女我沒見過!你要說穿著紅衣的大娘,我倒是見過一位,相貌奇醜無比,來來來,我告訴你她住哪兒……”


“年輕人,你莫非著了魔?你自己看看,西城都荒廢成啥樣了!附近哪還有像樣的人家?隻有沒辦法的窮人,才會住在這裏!我看你啊,還是去內城找找吧。”


“對啊,貌美也是稀缺資源,但凡有幾分姿色的女子,都去內城找人家嫁了……”


桑子明放眼四顧,發現西城比他居住的東城還要破敗,到處房屋危傾,殘磚斷瓦,甚至有的地方,雜草長到一人多高,顯然不適合人類居住。


他在西城走了一大圈,然後又去內城西側詢問,然而同樣沒有結果。


不管問到什麽人,回答都差不多:“沒見過!哪有身穿紅衣、貌似天仙的少女?荒穀城的美女很少,別說十七八歲,就算十四五都早早定親了!”


這讓他感到很失望。


桑子明徘徊悱惻,心中憂愁:“這怎麽可能呢?蓮香來看我好幾次了!她每天下午來,光天化日之下,難道就沒有人看見嗎?”


他卻不知道,蓮香是從城外來的!


荒穀城的外城,因為上次的妖獸攻城,留下不少的缺口,很多地方都是荒草,長到一人多高,所以根本沒有人注意蓮香的到來。


這天晚上,他心中憂慮,無心看書,輾轉難安,將書拿起來又放下。


李秋嬋看見了,笑著問道:“桑郎,你這是怎麽了?莫非有什麽心事?”


桑子明輕歎道:“秋嬋,我在擔心蓮香,她已經好多天沒來了!”


“她為何沒有來?是你惹她生氣了嗎?”


“是啊,我隱瞞與你的交往,讓蓮香很不開心,她是一位聰明姑娘,已經察覺到你的存在。我沒法瞞下去了。”


李秋嬋麵色微變,沉吟良久,毅然說道:“她下次若再問起,你便實言相告吧。我想關起門來,跟她私下裏談談。不過,我倆說什麽話,不能給你聽見。”


桑子明很是驚訝,同時擔心不已,問道:“你想跟她說什麽?為何我不能聽呢?秋嬋,你可別跟她打起來!蓮香功力不弱,來去如風,我怕你會吃虧!”


李秋嬋微微一笑,道:“沒事,我有辦法保護自己。我想跟她聊聊,彼此說開了,才不會尷尬。不管怎樣,再過一年,蓮香也要來桑宅住,我就算想躲,也躲不開呀。”


“你說的也對。上次來時,蓮香很生氣,說我在騙她。這件事讓我很為難,我已經寢食難安了。我想陪你一輩子,也不願蓮香離去,我是不是很貪心?你們兩人,都在才好,若有一個離去,會讓我心疼不已。”


“我明白你的心了。桑郎,你就放心吧。”


此後很多天,蓮香一直沒有現身。


桑子明心裏難過,一個人的時候,就像失了魂兒一樣。


他隻能打起精神修習仙文,隻有當李秋嬋露麵的時候,才變得興致勃勃。


每到初一和十五,他依舊服下半靈丹,跟李秋嬋肌膚相親,卿卿我我,這樣的日子很美,即便是一副毒藥,他也甘之如飴。


桑子明已經吃光了上次煉製的半靈丹,此後又煉了一爐,兩次開爐煉丹,各煉出一顆靈丹,其餘的都是半靈丹。


那兩顆靈丹,都被他收了起來。因為他現在還是凡人,經脈不通,沒辦法服用靈丹,就算有李秋嬋幫忙,也會變得非常凶險。


日子一天天過去,李秋嬋吸取了大量陽氣,麵容變得越來越水靈,漸漸恢複了當初青春靚麗的樣子。


而桑子明的身子卻變得每況愈下。他已經清晰的感覺到,每次肌膚相親之後,伴隨著短暫的極度歡愉,帶來的是渾身酸軟無力,甚至走幾步路,就變得氣喘籲籲。


即便這時候,他依舊愛著李秋嬋,不肯說一句埋怨的話。


李秋嬋也不會傻子,看著他神色暗淡,精神萎靡,也為他擔心。


她心中憂愁,麵現戚容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
“桑郎,這都是我的錯,是我害了你啊!”


“沒事,這是我心甘情願。”


“桑郎,你是醫仙後人,有沒有補命的法子?”


桑子明看著她愁容滿麵的樣子,笑著安慰道:“放心吧,我正在街上尋覓,目前還缺一種靈藥,隻要能找到那種靈藥,我就能煉出元陽丹。這種病並不難治,所以你不用擔心。”


李秋嬋卻一直憂心忡忡:“桑郎,還缺什麽靈藥,請你告訴我,好不好?我去幫你找來。”


桑子明搖頭:“我不會說的。我若是說出來,會給你增添焦慮。放心吧,這件事我會想辦法,車到山前必有路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