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糾纏
loading...

上了皇家金碟的城主李青不幸慘死,這在大明國隻是一件很小的事,就像大海波濤之下的一朵浪花。


但因為這件事發生在四都之內,也就是說大明國的腹地,距離京師不過數千裏,所以還是受到一些重視,經過刑部巡捕一番調查之後,對外宣稱是有妖魔作祟,而私下裏則有人傳言,說是大明國主李滄叱責三皇子,罰他自閉府中修煉,三十年不能出門。


對於修真人來說,三十年隻是毛毛雨,壓根兒不算什麽。


然後這件事便不了了之,李青和數十位手屬下算是白死了。


這一年是黃昏界大明曆三萬六千年,寒冬臘月,荒穀城終於來了新的城主。


新城主名叫郭燦,乃是一位有著舉人功名的中年人,功力跟城主李青一樣,都是築基後期的修士。


隨著他的到來,還有一位朝廷派來的尋靈師。


這位尋靈師在元嬰修士的保護下,在荒穀城周圍的荒山密林訪查了三個月,然後確定了一條小型靈脈,又花了一個月的功夫,將其牽引到荒穀城北,跟原來的靈石礦脈融合在一起。


如此一來,荒穀城終於又有了新的靈脈,假以時日,還會有源源不斷的靈石誕生出來。


城主郭燦上任之後,首先巡視了學宮,當著眾多學子的麵,說了一番鼓舞人心的話,希望大家努力學習,爭取在他這一任,三十年中,能有人考出秀才功名。


要想獲得秀才功名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荒穀城主沒有這樣的權力,年輕人必須要去郡城,參加嚴格的科舉考試才行。荒穀城最多隻能授予“童生”的稱號,讓學生有參加科舉的資格。


大明國三十六州,一百零八郡,距離荒穀城最近的郡城,也在千裏之外。


據說每一個郡,四年一次的科舉,隻能授予百來位秀才!


這個數字聽起來不少,但是比起無數莘莘學子來說,不亞於鳳毛麟角一樣奇缺。


新城主郭燦很重視科舉,宣布將進入學宮的費用減少一半,不足的部分由城主府彌補。


此舉引得所有學生的歡呼,也讓眾多的家長欣喜,紛紛誇讚城主的英明。


因為每年的學費對於普通人來說,乃是一筆不菲的花銷,很多人上不起學,常常在開靈之後,便早早的退學了。而那些能參加科舉的學子,往往都是開靈之後,神智增強了許多,才有繼續進修儒學的能力。


對於這一切,桑子明並沒有太在意,每年兩三塊靈石的學費,對他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。


因為有蓮香和李秋嬋的陪伴,再加上吞服了赤陽丹,他的精神變得越發亢進,學習仙文如有神助,隻是短短的兩個月,他就掌握了四十個仙文!


這個速度可是不得了的事!因為這最後一百個仙文,難度比先前高很多,對於普通人來說,往往每個月隻能掌握兩三個,已經算是極佳的資質了。


不知不覺,李秋嬋已經在桑宅住了兩個多月。


她住在這裏,顯得很安靜,幾乎連一點兒聲音都沒有。


她平日足不出戶,別說不出大門了,連自己的房間門都不出,隻是一心閱讀桑子明拿來的玉簡,可惜她嚐試了很多的功法,竟然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法門,因為她的體質與眾不同,已經不是活人,應該算是鬼修了。這讓她覺得有些苦惱。


桑子明韌性十足,百折不撓,連續不斷的拿來一個又一個箱子,每個箱子都有一百枚玉簡。他相信這麽多功法中,總有適合李秋嬋修煉的。


每個月的初一、十五,都是兩人歡喜溫存的日子。


這一天的晚上,桑子明服下赤陽丹,渾身熾熱如火,抱著身子李秋嬋柔軟的嬌軀,卿卿我我,耳鬢廝磨,唇舌交織,極盡纏綿。


按理說,年輕男女在一起,怎能受得了這種挑逗?


能在這時候穩住不動的,隻有皇宮裏的太監,和神智不清的傻子了。


所以桑子明都快要瘋了!


他雙目赤紅,氣喘如牛,手足顫抖,口中低吼道:“秋嬋,我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
李秋嬋雲鬢淩亂,麵色潮紅,嬌喘吟吟,享受到無比的愉悅,心裏已經是千肯萬肯,可是她還保留著幾分神智,撐開手臂想要離開一些。


“不……不……桑郎,不要這樣,會傷了你身子……”


“我不管,隻要有一夕之歡,哪怕死了,我也願意!”


“我不能讓你死!今後的日子還長著呢!桑郎,你要是再這樣,我隻能搬出桑宅了。”


“啊?別走,秋嬋,隻要你在這裏,我保證聽你的話。我不亂動了,好不好?”


“唔,前些日子,你跟蓮香說的話,我隱約聽見了一些。她說你在開靈之前,不能沉湎於情欲,這番話我完全同意。”


“秋嬋,我真的喜歡你,也是為了給你治病,才變成這樣子的。”


“桑郎,我知道……你我僅限於親吻,切莫再往前走了,好不好?不是我不舍得將身子給你,而是我有一些預感,此舉對你很不好,真的……”


“怎麽可能呢?男女之間自然相交,隻會帶來歡愉才對。你讓我試一試……”
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
李秋嬋滿麵嬌羞,想要拒絕,偏又渾身酸軟,沒有力氣。


要想讓她配合,卻又堅決不肯。


這讓桑子明宛如碰到冰火兩重天,身上一會兒火熱,一會兒變得冰涼,心裏就像亂麻一樣。


這樣的情欲糾纏,每個月都會發生兩次!而且越來越激烈。


桑子明體內的元陽一點點流失,精神從亢奮變得有些萎靡。


終於有一天,蓮香又一次來到桑宅,盯著桑子明看了片刻,表情變得十分凝重。


“蓮香,你看什麽呢?”


“公子,你的印堂之上,有一道烏雲,你知道嗎?”


“烏雲?怎麽會呢?”


“公子,你對著鏡子,自己看吧。”


桑子明仔細看了看,發現印堂之上果真有些發暗。


蓮香關切的問道:“公子,你最近遇到了什麽事?”


桑子明搖頭道:“沒什麽事,日子跟往常一樣平靜。”


蓮香睜大了眼睛,道:“不對!公子,你定然出事了!你身上的生機,已經下降了不少!再這樣下去,將會危及你本源,將來隻怕無法開靈!”


桑子明不以為然:“不會吧?你看我身體康健,哪裏有什麽問題?我也算半個靈醫,如果生了病,我自己能不知道嗎?”


蓮香表情嚴肅,麵上不見了笑容,說道:“公子,我有家傳的青相神眼,雖然我功力淺薄,才掌握一分火候,但我能看出你身上的變化。你的元陽已經流失了兩成!再這樣下去,用不了幾個月,你就會死的!”


桑子明吃了一驚:“這怎麽可能?”


蓮香伸出纖手,撥開桑子明額前幾根頭發,麵上露出痛惜之色:“公子,你跟我說實話好不好,你究竟遇到了哪個女子,為何會讓你如此沉湎?看到你這額頭的烏雲,我的心很痛,你知道嗎?”


桑子明還在支吾:“蓮香,真的沒有啊!”


蓮香神色慘淡,說道:“公子,你還在騙我!就不能對我說句實話嗎?你……你讓我傷心了!我先回去,過兩個月,再來看你。”


桑子明著急了:“蓮香,你別走!”


蓮香身輕如燕,宛如一道風,轉瞬消失於門外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