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紅塵多劫
loading...

第二天,桑子明從地下室搬出一箱子玉簡,交給李秋嬋。


“爺爺臨走的時候,留下一些功法秘笈,你既然有了靈識,可以慢慢挑一挑,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的法門。這隻是其中的一部分,如果都不適合,不要勉強修煉。”


李秋嬋打開箱子,看見裏麵有上百枚玉簡,她用靈識一掃,發現全是修仙大道,內容深奧無比,似乎每一種修煉下來,都可能修成天仙,禁不住大感震驚:“桑兄,這些玉簡……都是真的嗎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我沒有靈識,不知道真假,也不知道裏麵寫什麽,你問我,我也答不上來。”


李秋嬋呼吸急促,酥胸不斷的起伏,說道:“看到這些玉簡,讓我不得不懷疑,爺爺不該是普通的靈醫,他應該是一位仙醫,才對啊。”


“呃……爺爺經常自誇,說自己是神仙,我總以為他在吹牛。”


他可不敢說,爺爺是世間三大神醫之一,否則萬一泄露了消息,會帶來很大的麻煩。


李秋嬋深吸一口氣,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說道:“多謝桑兄,這些東西太深奧了,小妹靈識不足,一次隻能看一點點。這麽多玉簡,放在我這裏,會不會被人偷走?”


桑子明道:“這座院落有法陣保護,你隻要不帶著玉簡出門,便不會有什麽問題。對了,我去給你找一塊令牌,有了令牌之後,你才能隨意進出宅院。”


隨後,他將爺爺留下來的令牌,給了李秋嬋一塊,然後道:“這樣的令牌,我隻給了你和蓮香。也就是說,這座院落,除了你和蓮香之外,別人未經允許,沒法闖進來。”


李秋嬋歡喜的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。這樣的洞天福地,真是修煉的好地方啊。”


桑子明又將花斑豹叫過來,對李秋嬋說道:“這是爺爺收服的靈獸,當時你也看到了。它的脖子上也掛著一塊令牌,所以能自由進出此宅。東牆邊有一個地道,可以直通荒穀密林。”


李秋嬋伸手去摸花斑豹,然而花斑豹卻發出嗚嗚聲,一步步的向後退。


桑子明沒有在意,以為花斑豹認生呢。


李秋嬋瞪了花斑豹兩眼,花斑豹的眼睛裏閃著綠光,一步步退到牆角,幹脆趴在地上,用兩隻前爪捂住了眼睛。


桑子明笑道:“嗬嗬,他好像害怕你呢。”


李秋嬋道:“我有什麽可怕的?或許花斑豹怕冷,過幾天習慣就好了。”


自此之後,桑宅有了兩位女子,不再是桑子明一個人,於是變得熱鬧起來。


蓮香每隔五六天來一次,她一來,便將歡聲笑語帶入宅院。


她每天下午過來,估摸著桑子明下學,她便早早的來到桑宅,幫著收拾院落,給靈草澆水,晚上則焚香磨墨,在旁邊陪著讀書。


桑子明除了教她仙文和普通的文字之外,還拿出一些功法玉簡,叮囑她在宅子裏看,莫要帶到別處去。


對他來說,一碗水要端平,不能厚此薄彼,因為這兩個少女,就像春蘭秋菊一樣不分軒輊,每一位在他心裏都是無價之寶。


蓮香看見玉簡,禁不住雙眼放光。


她將玉簡往腦門上一拍,便大體明白前麵的簡介了,一片片玉簡,她看得飛快,比李秋嬋快多了,顯然她的修為不淺,遠在李秋嬋之上。


“公子,我聽祖母私下裏跟我說,桑爺爺乃是天下有名的神醫,我當時還不肯信呢,如今看了這些玉簡,才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。”


桑子明問道:“這裏麵究竟寫的什麽?”


蓮香用白玉般的手指夾起一枚玉簡,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,道:“公子,你知道嗎,這樣一枚功法玉簡,記載了萬劍門的修行秘訣,從煉氣直到步虛,基本的功法都在裏頭了,你說這樣的玉簡價值幾何?”


她將這枚玉簡放下,然後夾起另外兩枚,說道:“而這兩枚玉簡,則有萬劍門更深的功法,從合道直指天仙,其中還有各種劍陣的功夫,有了這些玉簡,別說是一個人修煉,甚至能建立一家宗門了。公子,爺爺留給你這些東西,分明都是瑰寶啊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我也不太明白,爺爺幫人治病,為何那些人,舍得將功法玉簡送給他?”


蓮香道:“公子,打個比方說,就像我祖母那樣,到了天人五衰的最後關頭,若不能得到救治,很快就要死了。你說那時候,功法算什麽呢?自然是性命要緊啊。更何況,病人拿出來的,未必是自己修煉的功法。仙人之間,打打殺殺,哪個人手裏,沒有從別人那裏搜集的玉簡?那些功法傳承,他們自己用不著,但是拿出來送禮,還都是好東西。”


“嗯,你說的有道理。希望這些玉簡對你有用。”


“當然有用啊。這些玉簡,拿出來一枚,送到京都天寶閣,都會價值連城。”


“蓮香,你以前去過京都?”


“嗯,我跟祖母一起去過,她不準我一個人去。她說京都藏龍臥虎,我要是不小心,很容易被人捉去,再想逃出來就難了。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那是當然,妹妹長的這麽漂亮,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,別人看一眼,都想搶回家裏,做壓寨夫人,怎麽能放你出來呢?”


蓮香抿嘴一笑:“是嗎?公子,我怎麽覺得,幾天不見,你變得油嘴滑舌,是不是結識了別的女人?”


桑子明眼神略有些閃爍,笑道:“沒有啊,你看我,除了學宮之外,哪裏都不去,一放學便回家,怎會接觸別的女人呢?”


蓮香心裏越發生疑,麵上的笑容不改,輕歎道:“我從未想過,自家夫君一生之中,隻擁有一位夫人,那樣顯得太過平凡,太沒有吸引力了。


我聽說,三官大帝堯舜禹,每個人都有不少的妃子。就連春秋老仙,都娶了四個女子,而且每一位都修成仙帝。


前些日子,祖母對我說,公子這一生,會遇到不少紅塵劫難。


我隻希望,公子稍微收斂一些,莫要四處留情,否則將來,後宮紛亂,一發不可收拾,你的劫難,數都數不過來。”


桑子明心中感到有些慚愧,不過他既然答應了李秋嬋,便不能開口說出來。


“蓮香,你不要瞎猜,我跟你發誓好不好?我這一輩子,會一直喜歡你的。你放心,我不會四處留情,除了爺爺幫我挑選的人之外,別的女子我一個都不喜歡。”


蓮香伸出一根蔥白一樣的手指,搭在他的嘴唇上,笑盈盈的說道:“公子,你莫要說了,須知天道有心,你今天你說過的話,會被老天記住,若是做不到,將來會遭雷劈。所以你將這心思,放在心中便好。我也不管你有幾個女人,隻要一直對我好,我就知足了。”


桑子明的嘴唇,觸及一片溫熱,鼻子裏問著好聞的香味,頓時心中一蕩:“蓮香,你為何對我這樣好?你這樣善解人意,溫柔體貼,是我三生修來的福分。”


蓮香笑道:“我跟公子在一起,剛開始的時候,乃是秉承祖母之命,我相信祖母的青相神眼,她說公子乃是人中龍鳳,隻是沾染了紅塵劫難,暫時蒙塵,未能露出璀璨的光輝。不過作為修真人,哪個大仙沒經曆過劫難呢?


我跟公子接觸這些天,越來越喜歡你的性情,你不是薄情寡性之人,你是一位謙謙君子,君子如玉,待人寬厚,溫和儒雅,又不拘泥死板。


容我大膽的說一句:公子,我喜歡上你了!真的!我都想早些搬進桑宅裏來住了!”


聽見這樣的細語溫存,剖心表白,看著眼前俏麗多姿,顧盼生輝的少女,桑子明的心裏十分激動,似有無數金光在眼前閃爍,他伸出手去抓蓮香的纖手,然而蓮香卻嬌笑著躲開了!


“公子,你不能這樣……在你開靈之前,還是忍著點為好。”


桑子明呼哧呼哧,喘了幾口氣,好不容易讓激動的心,暫時平靜下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