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一吻
loading...

李秋嬋睜大了美目,驚訝的看著桑子明!


在她的眼裏,此時的桑子明,就像太陽一樣光彩熠熠,比火爐還要溫暖百倍,對她產生一種莫名的吸引力,恨不能與其融為一體!


她心中激動,有種難以抗拒的感覺,嬌軀不由自主的靠過來,口中呢喃著說道:“桑兄,我想抱你一會兒,好不好?”


桑子明渾身滾燙,嗓子裏冒煙,頭頂冒出蒸蒸熱氣,覺得自己眼看就要死了!他感受到李秋嬋身上的寒氣,就像炎炎夏天看見寒冰一樣,又想快淹死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忍不住張開雙臂:“快,快,秋嬋,你過來,請再靠近一些……”


李秋嬋慢慢走過來,彼此漸漸靠近,接觸到他的身軀,伸出雙手,抱住他的腰,蒼白的麵色,變得越發紅潤,渾身軟麻,酥胸起伏,連站都站不住了。


桑子明身上火熱,口幹舌燥,已經顧不得別的,伸手抱緊了她的嬌軀,就像抱著一塊寒冰一樣。


兩個人的身子都在顫抖,口中發出莫名的呻吟聲。


“唔,桑兄,好舒服……隻有抱著你的時候,我才覺得有些溫暖……你知道嗎?過去兩個月,我就像活在地獄裏,每天都覺得渾身發冷,隻有這一刻,才終於活過來了……”


“秋嬋……我渾身發熱,隻有前胸靠近你的地方,感覺略有些涼意,其餘大半身子,依舊熱得滾燙……啊呀,我好難受,我快受不了了……”


桑子明很想把衣服脫了,跟對方肌膚相親,手足相抵,可是他用最後一點兒理智,阻止自己那樣做,他不敢唐突行事,生怕讓對方著惱。


“好熱,好熱啊……”


“桑兄,你再忍一忍,我在這兒呢……”


兩個人頭頸相交,耳鬢廝磨,口鼻越靠越近,不知不覺間,雙唇相接,唇齒相依,舌頭相抵,舌為心之苗,唇舌相親,心心相印,才終於找到火熱宣泄的途徑。


桑子明身上的火熱之氣,源源不斷的流出去,就像滔滔江水,滾滾不絕而下。


李秋嬋柔軟的嬌軀,卻像冰寒的無底洞一樣,將所有的火熱之氣,全部一股腦吞下,還覺得意猶未盡。


她的麵色變得紅潤起來,似乎恢複了往日的勃勃生機,口唇相接,肌膚相親,感覺到對方的火熱,她的嬌軀止不住的顫抖,心神都變得恍惚起來。


她心裏在想:“哎呀,好羞人啊!我這是怎麽了?為何抱住他以後,渾然忘記了自己?為何讓我覺得,這就是我的歸宿,是我期盼多年,夢魂牽繞的情景?難道說男女之間,彼此親近之時,都是這樣的甘甜嗎?真願意一直抱著他啊……”


桑子明身上的火熱,一點點的流出去,一團火焰,慢慢降下來,他雙手抱著陰涼的嬌軀,鼻子裏聞著處子的幽香,口中吻著甘甜的紅唇,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!


他覺得,這才是他渴盼了十九年,終於等到的一刻,為了這一刻,他就算死都值了!


他感到無比的幸福,暗自情形不已!


一直以來,李秋嬋都是學宮中無數男子覬覦的少女,從莘莘學子到年輕的教師,每個人看到她,都忍不住停下腳步。這就是一朵美麗的蘭花,是天上的嫦娥仙子,隻能存在他的夢中,卻沒想到她竟然從天上下來,有一天走入他的世界,而且這樣親近,與他相擁相親,這是多麽難得的福氣啊!


這一刻,他能深切的感覺到,李秋嬋是屬於他的!


“老天爺,多謝成全,感激不盡!我願這樣的日子,一直延續下去。”


兩人這一吻,持續了盞茶功夫。


桑子明的體溫從炙熱開始下降,心裏卻變得越來越熱,他心中歡喜莫名,抱得越來越緊,不僅限於撫摸後背,一隻手開始下移,不知不覺摸到了纖腰。


這讓李秋嬋身子一抖,心中警醒過來。


此時此刻,她感到對方的身子開始涼下來,於是用力一推,退開了兩步,臉色緋紅的說道:“好了,桑兄,你服下的丹藥之氣,已經開始消散。我也覺得身上暖和了,至少能持續好些天,都不會覺得太冷。我喜歡抱著你,不過……桑兄,按照仙文閣的要求,開靈之前,不能有男女之私……”


桑子明覺得有些遺憾,然而能親吻片刻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


“好吧,今後的日子還長著呢。說實話,有這一吻,我非常開心,秋嬋,謝謝你。”


“桑兄,別這樣說,從今以後,我的心隻屬於你一個人。”


這時候,桑子明覺得神完氣足,意念通達,渾身上下,無比的舒暢,雖然夜已深,他卻不想去睡覺,於是又坐下來,繼續溫習仙文。


李秋嬋陪著他坐到子時一刻,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。


桑子明繼續看書,勤學不輟,說來奇怪,這個夜晚,他如有神助,竟然一連弄懂了兩個仙文!


他覺得非常開心:“哈哈,這真是時來運轉啊!如果照這麽下去,恐怕再有幾個月,我就能學全一千個仙文了!”


他心中無限歡喜,然而卻不知道,經此這麽一夜,已經流失了三分元陽。


元陽又叫真陽,是男子身上的本源之陽。


一般來說,隻有真正的交合才會流失,但是李秋嬋沒有了肉體,渾身上下隻是一團陰氣,外麵有一道靈符化成肉體,實際是她已經是陰魂女鬼,別說與桑子明肌膚相親,就算處於一個房間,也可能導致元陽流失。


幸虧桑子明事先服用了一顆半靈丹,所以才沒有身體不支而病倒。


但是那顆半靈丹,乃是火性盛烈的“赤陽丹”,補充的是一道炙熱的烈火,跟剛柔並濟的元陽還有區別,所以此時的桑子明已經透支了身體的潛能,心火熾盛,命火漸衰,在丹藥的作用下,讓他變得很亢奮,雖然暫時還沒有問題,但如果像今夜,反複多來幾次,日久天長,將會出現很大的麻煩!


假如人身上的元陽,粗分為十成,細分為一百分,那麽今夜損失三分,還剩下九十七分,看著不起眼,但是元陽這種東西,一旦丟失,很難再補回去!必須要有特製的靈丹妙藥,才有一點彌補的希望。


說實話,李秋嬋並不知道這一點,如果她知道,也不會傷害桑子明。


正是因為她及時推開了對方,所以才沒有奪走太多的元陽,否則隻要有一次真正的交合,就能讓他損失兩成的元陽,變得骨軟筋麻,渾身酸懶;兩次能讓他有氣無力,神魂困倦;三次讓他躺在床上起不來;四次之後,隻能剩下一口氣,苟延殘喘;連著來五次,他就會因此喪命。到那時,除非他爺爺長桑君回來,否則沒有人能救他。


桑子明雖然學了靈醫基礎,然而此時卻變得很傻,他心裏隻剩下歡喜了,仿佛不懂人事的呆子一般。別說他沒有意識到,就算明知道這一點,他也不會後悔的。隻要能讓李秋嬋減少痛苦,讓他做什麽都願意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