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香囊
loading...

聽了這樣的言語,李秋嬋的身子雖然冷,心裏卻變得火熱起來。


她蒼白的麵上顯出一些紅暈,柔聲道:“多謝桑兄,我記住你說的話了。不過,有一件事我不得不問,還請桑兄莫怪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你說吧,隻要我能做到的,絕不會虧欠你。”


李秋嬋抬頭望著他,微笑道:“今日我在房間裏,見到一條紅色的紗巾,顯然出自某一位女子,不知是怎麽來的。”


桑子明一呆:“哪兒來的紅色紗巾?我怎麽不知道?”


李秋嬋轉身出去,從另一個房間拿來一條紗巾,道:“桑兄,你聞聞上麵的香氣,有一種難言的清香,定然出自一位年輕女子,請你跟我說實話,這是怎麽來的?桑兄,我雖然願意嫁給你,卻不希望你人見人愛四處留情啊。”


桑子明眨眨眼睛,麵現慚愧之色,道:“這條紗巾,來自於一個叫蓮香的姑娘。她是爺爺為我聘下的姬妾。你也知道,我桑家一脈單傳,所以爺爺想在離去之前,給我多找幾房姬妾,以便留下很多子孫。秋嬋,我跟你發誓,到目前為止,我跟蓮香之間,還都清清白白,連一根手指頭,都沒有接觸過。而且除了蓮香之外,我再沒有認識的女人了!”


李秋嬋轉過身去,背對著桑子明,沉默著沒有說話。


桑子明道:“秋嬋,你別生氣好嗎?我承認,是我貪心了,我對不住你。蓮香是爺爺給我選的,她是一位好姑娘,我沒辦法拒絕。爺爺也同時看中了你,昔日跟令尊開口,卻被他拒絕了。我對你是真心的,我可以對天發誓,除了你和蓮香之外,我這一生,絕不再找別的女子了。”


李秋嬋轉過頭來,微微一笑道:“桑兄,我不是善妒之人。大明國提倡多妻多子,很多人家都是這樣。更何況,蓮香是爺爺許給你的,我比她來得晚,不能說什麽。我隻希望,你莫要跟她說,我住在這兒的事。我不想讓她知道我的存在。你能答應我,這個看似奇怪的要求嗎?”


桑子明有些為難:“可是,她既然要來桑宅,想瞞也瞞不住啊。”


李秋嬋道:“沒事,我學了一些小法術,讓她看不見我。”


“那好吧,隨你開心便是。”


“桑兄,我新織了一個香囊,拿來送給你。平日裏,你將香囊掛在腰間,若是蓮香來了,你用力捏三下,兩快一慢,我便知道了。”


李秋嬋說著,取出一個核桃大的香囊,外麵繡著一幅仙人飛天的圖案。


香囊雖然小,所用的材料卻是南都雲錦,摸上去非常舒服。


桑子明讚道:“好東西,這是你親手織的?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巧手。”


“沒什麽,當初我陪父母到了南都,趁著休息兩日的功夫,買了一些雲錦回來,路上花了一個月,才弄成這樣子。後來,別的東西都丟了,隻有這件香囊,一直隨身帶著。卻不知桑兄喜歡什麽香料,所以裏麵還是空的。這邊留了個小口,等你填好了香料,略微縫兩針就好了。”


“好啊!過兩天,我去外麵尋些香料回來再說。”


桑子明一麵說話,一麵煉丹,從天黑不久開始,花了兩個時辰,直到深更半夜,才將一爐丹藥煉完,等到最後開爐的時刻,他的心禁不住懸了起來!


“天靈靈,地靈靈,老天保佑丹藥成!”


李秋嬋也雙手合十,對天禱告,希望能煉成丹藥。


因為靈草很珍貴,為了煉這一爐丹,先後投入了六棵靈草,如果全都化成飛灰,未免太可惜了。


桑子明打開了丹爐,一眼望去,發現爐中留下七顆丹藥,其中有六顆青黃交接的半靈丹,還有一顆閃著黃光的靈丹!


他禁不住舒了一口氣,大喜笑道:“成了,哈哈!幸不辱命!秋嬋你來了,給我帶來好運氣。我自己都沒有想到,竟然煉出這麽多丹藥,對我來說,這是最多的一次了,以前隻能煉出三四顆半靈丹而已,偶爾能出一顆靈丹。”


李秋嬋也很開心:“哎呀,這是老天開恩呐!真沒想到,桑兄還沒有開靈,竟然能練成靈丹。如果這消息傳出去,不讓人發瘋才怪。”


桑子明將丹藥從爐中取出來,先遞給她一顆半靈丹,道:“你先吞一顆試試,看看能不能驅除身上的寒氣。”


李秋嬋接過半靈丹,神色凝重的張開口,將丹藥吞了下去。


丹藥剛一入腹,帶來一股火熱,她的麵色紅潤了盞茶功夫,然後又恢複了蒼白的樣子。


她的神色有些黯然,搖頭說道:“多謝桑兄,真是太可惜了,這丹藥似乎不太對症。小妹覺得,身子跟先前一樣,沒有太大的差別。或許,我這病很奇怪,不是丹藥能矯正的。我要慢慢練功,才能將寒氣驅逐出去。”


桑子明皺緊了眉頭,沉思好一陣,說道:“不應該啊,我左思右想,都覺得丹藥應該有效,怎麽到了你身上,偏偏沒有效果呢?難道說,我煉成的是假丹?”


他捧著那些個丹藥,看來看去,始終覺得無法理解。


“不行,我自己吃一顆試試!”


這兩天,自從李秋嬋來了以後,他就覺得身上發緊,似乎沾染了一些寒氣,所以心想吃一顆半靈丹,或許不會帶來太大的問題。


他毅然吞下了一顆半靈丹,結果丹藥剛一入腹,就覺得“轟”的一聲,渾身上下,仿佛點燃了火焰!


他不知道丹藥的厲害,膽子未免太大了!


他今天煉製的是一爐“赤陽丹”,原本是修真人祭煉火法時吞服的丹藥,修真人百脈暢通,吞下赤陽丹之後,能讓丹火在經脈中遊走,按照一定的方式一圈圈循環,不斷凝集提煉集中於丹田,從而修煉出一點真火。


他一介凡人,經脈不通,還沒有開辟丹田,竟然吞下這樣的丹藥,可以說是在找死啊!


桑子明渾身冒火,雙目赤紅,呼出的空氣中,都帶著煙火味。


他發出一聲慘叫:“啊呀,要死了!秋嬋,我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對不住,我答應你的,陪你走下去,我怕是做不到了……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