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雷霆天聲
loading...

桑子明提起青狼筆,剛剛在符紙上寫下第一個仙文,便有白霧穿窗而入,圍繞在他的身邊。隨著一個個仙文落在符紙上,他身周的白霧越來越厚,才寫了十幾個字,白霧就有兩尺厚了!


而那些落在符紙上的仙文,開始的時候還是純黑色,漸漸變成青色,又漸漸變成黃色,隨著更多的仙文落下,始終在丹青兩色之間徘徊。


周圍的人都為之震動,監考官數十雙眼睛落在桑子明的身上,坐在後排的數百名考生的眼睛,同樣落在桑子明身上,每個人的心裏都感到十分的驚訝!


白霧一上來就有兩尺厚,等到三四天之後,文章快寫好了,說不定白霧厚度超過三尺!而那傳說中的大儒王陽明,在八千年前會試的時候,也隻是三尺白霧環繞身周啊!


每個人都在心裏嘀咕:“這小子是誰?怎麽這麽拉風?看上去年紀輕輕,為何會有這麽高強的實力?竟然溝通天道到如此地步!”


“這人太厲害了!我要是多看一眼,就會感到心慌。不行,我不能看他!”


“真沒想到,這屆會試,竟然碰到這樣的考生,也算是我倒黴!”


因為考場之上不準說話,所以那些考生隻能瞪眼瞧著。


但是監考人員之間,卻可以用神識溝通,議論著大殿中發生的事。


“咦?這位年輕人叫什麽名字?”


“他叫桑子明,前兩天嘯音測試的時候,我正好在場!他那一聲龍吟,震得我的耳朵到現在還嗡嗡作響呢!”


“哇,原來他就是嘯音測試排名第一的桑子明!”


“他的箭術也很厲害,施展出聖箭訣第十式,夜幕之下,一箭正中靶心!我當時就在場,看得真真切切!”


“沒想到他的仙文境界竟然這麽高,你看他落在符紙上的仙文,此時隻有十八個,竟然有十個入道,八個圓滿!天呐,他這種仙文實力,比我這元嬰巔峰還要強!我平日寫字,隻有三成入道級別的仙文啊!”


“的確不簡單!字的顏色介於丹青二色之間,黃色的字跡透著金光,在白霧中熠熠生輝,如果到了夜裏,就更加醒目了。”


羅定邦站在邊上看著,雙眼瞪得溜圓,心裏震驚不已。


他雖然知道桑子明的仙文實力很強,卻沒想到會強悍到如斯地步,眼見著桑子明身周的白霧還在不斷增加,他心裏的震撼越來越強,幾乎喘不過氣來。


又過了半個時辰,桑子明身周的白霧已經有兩尺八寸,還沒有停下來!


周圍的人都在關注著,想看他能不能打破王陽明昔年創下的記錄。


桑子明筆下的仙文源源不斷的落在符紙上,每一筆每一劃都溝通了天道。


他的實力比參加鄉試的時候增強了很多倍。


因為在荒穀底下參悟了上百塊石碑,平日裏還用悟道茶頓悟了三次,讓他對於天道法則的理解變得深入了許多。他寫出來的仙文筆畫很複雜,乍一看跟別人差不多,然而每一個筆畫都多了幾個彎曲的雷紋,更加接近於原始的仙文了。


仙文並沒有固定的筆畫,多一筆少一筆代表著不同的境界。


而且,仙文有很多變體,比如說一個“火”字,擁有三千種不同的寫法,對應著三千大道。水字同樣有三千大道。這種最基本的五行元素,都有三千大道蘊含其中。


修士掌握的天條大道越多,功力境界越高,越能釋放出排山倒海的力量。


以桑子明現在的境界,還無法觸及到三千大道,隻能了解相對低等的法則。但是法則是大道的基礎,積累到一定程度,也能觸發大道,引起天道共鳴,在符紙上和他身周表現出來,金光和白霧都是觸動大道的表現。


他身周的白霧一點點增加,等到下午申時,已經達到了三丈,竟然還沒有停。


入夜,他的身周白霧蒸騰,桌案上金光閃閃,讓人無法直視。


半夜三更,他身周的白霧突破三尺五寸!


這讓監考官都為之震驚不已。


不知何時,主考歐陽修悄悄出現在大殿內,看著被白霧包裹的桑子明沉吟不語。


這時候,他已經心動了,暗想:“仙文測試之後,還剩下最後一關劍術,不管這小子能不能考中進士,我都要收他為徒。”


歐陽修乃是合道巔峰,功力境界比陸九齡還要高一些,原本該進階地仙的,可是因為做了太傅,為朝廷做了很多事,所以耽誤了修行。但是他的實力不容小覷,在朝野之間都擁有極高的聲望。


第二天早上,桑子明身周的白霧突破了四尺!


等到中午時分,陽氣最盛的時候,忽然之間,就聽見“哢嚓”一聲雷響!


雷聲很突然,驟然響在耳邊,讓很多的考生手一抖,將筆下的仙文寫壞了!


很多人看著符紙上烏黑的墨跡,簡直欲哭無淚啊!有的人恨不得嚎啕大哭!有的人麵色蒼白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
隨著雷聲過後,一道電光穿窗而入,來到桑子明的頭頂,然後化作細細的金光,消弭在他的身上!


然後就聽見低沉的“咚咚”聲,就像有沉悶的鼓聲,從大殿裏響起。


眼見著桑子明張開大口,一口將身周的白霧全部吞下,然後渾身上下大放光明,瞬息之間,他的境界突破了築基第四重,直接來到築基第五重的後期!


很多人看到這一幕,表情神色各自不同。


考官們隻是感到震撼,並沒有太多的惡意。


“這小子在考場上進階,還鬧出這麽大的動靜,真是妖孽啊!”


“奇怪,他隻是晉升一階,怎麽迎來天劫呢?”


“那不是天劫,而是純陽之氣從天而降,其中七成是浩然正氣,還有三成仙家的自然清氣。”


“那就更奇怪了!他一個儒生,怎麽能吸收仙家的自然清氣?”


“天曉得!這家夥太古怪了,一篇仙文才寫了兩百多字,就能溝通大道這麽深,引起天道共鳴,那雷聲,就是上天做出的響應!”


“這是好事,剛剛那一記雷響,對我的仙心有些觸動,回去閉關十年,說不定能讓我進階!”


“是啊,我也有類似的感覺,嚴密封鎖的桎梏,似乎有些鬆動,我有希望突破元嬰巔峰了!”


而那些考生的反應就完全不同了,一個個哭喪著臉,很想跳起來罵娘。


“這天殺的小子,讓我寫壞了仙文,這可怎麽辦?”


一篇好的仙文,講究盡善盡美,如果有了汙點,就不容易溝通天道了!


有的人絞盡腦汁,想要將汙跡修改成仙文;有的人瞪大眼睛看了半天,找不到修改的方法;有人麵色沮喪,如喪考妣;還有人怒發如狂,將筆往桌子上一摔,然後衝著桑子明跑過去,想要將其打死!可是這人才跑了兩三步,就被旁邊的元嬰真君叉出去了!還不是叉出去那麽簡單,此人要被打入大牢中,至少要關一個甲子,才可能放出來。


羅蘭穀轉頭四顧,心裏一陣竊喜,因為剛剛打雷的時候,他正好擱筆擦汗,所以逃過了一劫,眼見著很多人遭殃,對他來說反而是好事了!


“哈哈,桑子明是我的福星啊!我要是闖關成功,回頭要請他喝酒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