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羅家
loading...

報名完成之後,桑子明先去附近尋找住處。


京城的旅店原本就很貴,再加上會試在即,外麵來的人太多了,將住宿的費用,硬生生拉了上去。


桑子明找了好大一陣,才找到一間上房,住一晚就要三十顆靈石,比在慶平城貴了一倍。


他估計自己要在這裏住一個月,差不多要花一千顆靈石。


他因為賣出了不少的築基丹,所以囊中甚豐,並不缺靈石。


此時天色已晚,他沒再出門,而是待在房間裏,默默的用功。


第二天上午,桑子明出了內城,直奔西方而去。


他一路走一路問,花了一個半時辰,才走到白馬寺。


白馬寺據說是大明國最有名的寺廟,但是裏麵的和尚並不是很多,因為黃昏界以儒門和仙修為主,佛家的勢力比較小,不像別的位麵那樣普及。


桑子明仔細打聽了一番,慢慢找到了羅家胡同。


羅定邦居住在胡同左側的一個宅院裏,門楣很不起眼,不像是地位顯赫的大戶人家,但是門口打掃的很幹淨,一看就是持家嚴謹的家族。


桑子明來到門口,心裏有些躊躇,暗道;“我這是以什麽身份來登門啊?在羅家人的心目中,李秋嬋已經死了,我如果冒然說出口,說不定會被人趕出去。”


他深吸一口氣,走上去叩擊門環。


時候不大,一個年輕人出來開門,大約有二十歲,相貌姣好,頭紮方巾,身著儒衫,但還沒有考中秀才,要不然頭上戴的,應該是儒生帽了。


他上下打量了桑子明一眼,見是一位年輕的舉人,於是拱手問道:“請問這位先生,來我家有什麽事嗎?”


桑子明拱手還禮,道:“在下姓桑,冒昧登門,還請恕罪。我想求見羅蘭芝女士,這是我的名帖。”


年輕人一挑眉,顯然覺得有些意外:“你來找我姑姑?我姑姑不在家,她在三元齋找了個差事,此刻正在上班呢。”


“請問小兄弟,三元齋在哪裏?”


年輕人有些猶豫,但是很快開口說道:“先生請稍等,我進去跟母親說一聲,然後陪你去三元齋如何?”


桑子明點頭,笑道:“那就更好了,多謝小兄弟。”


年輕人關上大門,走回院子裏。


時候不大,他又拉開院門,走了出來,輕聲道:“桑先生,請跟我走。”


桑子明不緊不慢的跟上:“小兄弟如何稱呼?”。


年輕人笑道:“我叫羅清生,卻不知桑先生來自哪裏?”


“我來自琅琊郡的荒穀城。”


“荒穀城?”羅清生有些吃驚,“我知道那個地方,聽說是一個破敗的邊遠小城,怎麽會有桑先生這樣豐神如玉的人物?桑先生,我冒昧的問一句,您今年多少歲?是來進京趕考的嗎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我二十八歲,的確是來參加會試的。”


羅清生更加吃驚了,倒吸一口冷氣,道:“您真是了不起!這麽年輕就已經是舉人了,而且敢來參加會試!即便不是獨一份,恐怕也差不多。家父今年一百三十八歲,築基巔峰的境界,也會參加今年的會試。”


桑子明並不覺的驚訝,羅定邦原本是金丹中期的真人,肯定有四五百歲了,生幾個上百歲的兒子很正常,羅蘭芝當初離開荒穀城的時候乃是築基初期,真實的年齡也應該有四五十歲。


修真人什麽時候生下子女,這要看他們的心情,有些地仙十萬歲還覺得自己很年輕,所以不肯生下二女;有些合道真君四萬歲的時候,開始覺得自己老了,才想起留下後代;作為金丹真人的羅定邦,應該是在被人刺殺之後,功力境界跌落到築基巔峰,才想到生兒育女,如果他要是一帆風順,說不定到現在還沒有子女呢。


“你爹是不是叫羅蘭穀?”


“咦?桑先生,你怎麽知道我家的事?”


“我聽人說羅家是書香門第,長子羅蘭穀,有希望考中進士……”桑子明不好回答這個問題,隻好胡亂言語,顧左右而言他,“你姑姑為何要去三元齋做工?”


羅清生歎道:“因為京師的花銷太厲害了。再加上我姑姑從荒穀城回來之後,整個人變得很憂鬱,經常暗地裏抹眼淚。我爺爺怕她這樣下去影響心境,將來沒辦法長壽,所以托人在三元齋給她找了個差事。隻要有事做,她的心情還能好一些。”


“喔,原來是這樣,令祖的功力恢複了嗎?”


“他因為吃了補天草,功力勉強恢複了,但是仙基受損,很難再往上進階,所以他將希望寄托在我爹身上,對我逼得也很緊,非要我盡快參加府試。可我知道,自己的實力還差得很遠呢。真是羨慕桑先生,您這麽年輕,竟然能考中舉人,簡直就是奇跡啊。”


兩個人一麵走,一麵慢慢聊著。


桑子明很快明白了羅家的大體情況。


羅定邦功力恢複之後,放棄了仙文閣進修的機會,重新在朝廷禮部做了個小官,賺點兒靈石支持兒孫讀書。


羅定邦兩個兒子,分別是羅蘭穀和羅蘭山,都是築基修士。老大羅蘭穀乃是築基巔峰,因為沒有找到結金丹,所以還沒有成為金丹真人;老兒羅蘭生乃是築基第六重,還不到一百歲,雖然有舉人的功名,卻不敢參加會試。


即便是老大羅蘭穀,這也是第二次參加會試,老實說,考中的希望並不大。


因為會試的年齡限製在三百六十歲,羅蘭穀還算是年輕人,將來有幾十次參加會試的機會,一點點的進步,慢慢總結經驗,希望會越來越大。如果有一天,他能找到結金丹,進階金丹之後,再去參加會試,就可能考中進士了。


桑子明自身對這次會試的情況並不了解,他知道的東西還不如羅清生呢。


按照羅清生的說法,每次會試最終錄取的進士,九成都是金丹真人,作為築基修士,隻有天之驕子,才有一絲希望脫穎而出。所以他對桑子明這麽年輕敢過來參加會試,感到十分震驚。


在他看來,就算是為了下場磨煉,積累經驗,以備將來,那也要從百歲之後開始啊!


你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,憑什麽跟三百歲的金丹真人抗衡?


你以為人家都是吃閑飯的不成?


要說聰明,每個人都以為自己聰明,可是天下之大,比你聰明的人有的是!大明國一百零八郡,多少的步虛真君、合道真君,多少的達官貴人,哪個家族不在傾心培育自己的後人?你若沒有祖上的餘蔭,憑什麽能考中進士?


因此之故,羅清生並不認為桑子明能考中,隻是覺得他膽子真大,敢在這種場合拋頭露麵,而且家裏也比較富足,要不然怎敢來參加會試?從那麽遠的地方來到京師,來回折騰一個月,總要耗費幾千靈石,一般的人家也承受不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