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神都
loading...

幾天之後,便到了十一月二十三日,桑子明跟蓮香和李秋嬋告別,準備去進京趕考。


蓮香笑盈盈的撲過來,說道:“公子,讓我來抱抱你,給你加一點兒力量!我很看好你呦!”


桑子明反手抱住她的纖腰,惹得她咯咯笑個不停。


這時候,李秋嬋卻花容失色,眼淚滾滾而下,止也止不住。


桑子明嚇得趕緊鬆開了蓮香,問道:“秋嬋,你怎麽了?”


蓮香也上來安慰:“妹妹你別哭啊,有什麽事你說出來。”


李秋嬋抽噎著道:“桑郎,你到了京師之後,能不能去羅家胡同看一眼,看看我母親怎麽樣了,我的外公是否還活著。”


“好啊,這有何難!”桑子明趕緊答應下來,問道:“你的外祖母呢?”


“她早就去世了,後來外公又娶了一房妾室。”


“你父親這邊呢?祖父祖母是否健在?我要不要去看看?”


“不用了,祖父這邊乃是皇室宗親,家大業大,人口眾多,感情較為淡漠,人死一了百了,用不著再去聯係。”


桑子明想了想,說道:“我不能空手前去。你身邊有什麽東西,能讓你母親一眼認出來的?”


李秋嬋嗚咽著說道:“桑郎,你將這東西帶著,拿給母親看,她就知道了。”


桑子明伸手接過一物,定睛一看,卻是一件巴掌大的玉蝶,上麵寫著“皇室後裔李秋嬋”。


他心裏一驚,差點兒將玉蝶掉在地上,口裏問道:“你怎麽還保留著這玩意?”


李秋嬋神情哀怨的說道:“當初我的肉身損毀了,我看玉蝶還保持完好,就將它收了起來,也隻是留個念想。按照朝廷的法度,我已經是死了的人,身份玉蝶都已經毀掉了。”


桑子明將玉蝶收了起來,然後問道:“羅家胡同在哪兒?”


李秋嬋搖頭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去了之後,到外城西邊的白馬寺問一下。我的外祖父叫‘羅定邦’,我母親叫‘羅蘭芝’,我還有兩個舅舅,我隻記得大舅舅好像叫‘羅蘭穀’,小舅舅的名字記不清了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好,有這些信息就足夠了。”


他上前摟住李秋嬋的腰肢,柔聲安慰了幾句,然後去儲藏間拿了些東西,便離開了桑宅。


他來到仙文館,先交納五百顆靈石,傳送到南都慶平城,然後又交納四百顆靈石,經過再一次傳送,終於來到了京師。


京師又稱“神都”,很早以前還喚作“洛邑”。


神都周圍有五座山,分別是邙山,周山,龍門山,萬安山和首陽山,還有六條河,分別叫作洛河、伊河、清河、磁河、澗河、瀍河。每座山的下麵都有一條巨型靈脈,每條河的深處還有一條大型靈脈,這些靈脈匯聚於神都,將神都變成了五山環繞,六水並流,八關都邑,百洲通衢的風水寶地。


這裏的靈氣極為豐富,在整個大明國首屈一指!


神都分為外城、內城和宮城,外城方圓五百餘裏,內城方圓百裏,宮城也有十餘裏之闊。


傳送陣的出口位於外城,而會試的所在地“太學”則位於內城。


桑子明問明了方向,直奔內城而去。


這一路上,他看到很多的修士,從煉氣到元嬰,比比皆是,除了還沒有開靈的小孩,和極少數的婦人之外,幾乎就沒有凡人了。


而且,他抬頭一眼望去,就可以看見,走在大街上穿戴舉人衣冠的人特別多!


再往前看,內城高聳入雲,城牆足有三十丈高!在陽光照射下散發出耀眼的金屬光澤。


內城門口站著兩列修士,身穿黑色的武士服,腰裏挎著寶劍,挨個檢查進城之人的身份令牌。其中為首之人,竟然有一位步虛修士,還有兩位元嬰真君。


城門上方,懸著著五麵古鏡,有方的,有圓的,有八卦古鏡,還有心鏡,每一麵都有三尺大小,也不知道有什麽用。


桑子明來到近前,拿出舉人的身份令牌,又繳納了三十顆靈石,這才獲得通過。


他感到頗為驚訝,沒想到進個城,竟然要花三十顆靈石,看來在京城生活太不容易了。


不過,這裏的靈氣極為豐富,如果能留在這兒修煉,比一般的州城好很多,修煉速度能加快一倍!


他繼續往前走,隻是小半個時辰,便來到太學周圍,然後放眼一看,禁不住震驚不已!


來報名考試的舉人太多了,占滿了太學門口偌大的廣場,簡直人山人海,摩肩擦踵!


桑子明看得驚呆了,脫口驚歎道:“老天爺,這究竟有多少人啊?”


旁邊有人“嗤”的一聲笑出來:“哈哈,這次來報名的,至少有二十萬人!”


“這……怎麽會有這麽多?”


“嘿嘿,這還算少的呢!往年來報名的都超過三十萬!”


“這麽多人,都從哪裏冒出來的?天下的舉人,竟然有這麽多嗎?”


“你自己算算嘛,四年一次鄉試,全國一百零八州,每個州錄取兩百位舉人,一屆就是兩萬多人。會試的年齡限製在三百六十歲,在這三百多年中,該有多少屆鄉試,總計產生了多少舉人?當然,百歲之下的舉人可以忽略不計,因為這些人很難考中進士,所以待在家裏不來了。那麽從一百歲,到三百六十歲,總共有多少屆鄉試?”


旁邊有人叫道:“不用算了,總共是六十五屆!”


“你看看,一屆兩萬人,六十五屆,該有多少人?如果全都來了,還不上百萬啊!”


“所以說嘛,這次來二十萬人,已經算是很少了!”


“老天爺,這麽多人過來,哪兒有這麽大的考場?我看太廟沒那麽大嘛。”


“嘿嘿,這你就不用擔心了。考試分成四關,第一關先考嘯音,一下子就能把九成的人刷掉;第二場考箭術,每個人上去射三箭,又能刷掉九成,剩下的就不到兩千人了;然後第三關才開始考仙文,到時候再刷掉七成,剩下的人隻有五六百位。這些人進入第四關,登台較量劍術,再計算總的積分,選出前麵的兩百位,才是會試最後的結果!”


“喔,原來是這樣啊,我剛剛差點兒被嚇死了!”


在黃昏界大明國,隻有會試沒有殿試,因為皇帝相當於儒門的傀儡,並沒有舉行殿試的權力。會試第一名就是狀元,第二名便是榜眼,第三名又叫探花。


桑子明跟著人流緩緩往前走,排了一整天的隊,還不容易才報上名,報名費還花了一百塊靈石呢。


考試時間並不是臘月初八,而是從進入臘月開始,就可以前去測試嘯音了,隨到隨考,不分晝夜,連續考八天的嘯音。然後從臘月初九開始,再考三天的箭術。等到臘月十二,才考五天的仙文。最後才是考校劍術。等到全部考完,差不多就是小年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