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三式箭訣
loading...

除了學劍之外,桑子明還要跟李秋山學習箭術。


見過秦斬之後的第二天,他就跑過去跟李秋山說:“師叔祖,我新近領悟了三式聖箭訣。”


聽見這話,李秋山差點兒給氣暈了,心說:“你丫逗我玩呢?學習聖箭訣,難道就那麽容易?”


老實說,學習聖箭訣的難度,比學習天劍訣還要高很多!


別看聖箭訣隻有十八式,可是真正能完全掌握的人,就像鳳毛麟角一樣稀缺。


在大明國不管是城裏還是鄉村,你隻要一抬頭,就可能看見身背寶劍的書生,可是你很難看到,肩挎弓箭的儒士。


這是為什麽啊?因為天劍訣比聖箭訣普及。學習天劍訣的人,比學習聖箭訣的人,多了好幾倍。


別忘了,關於天劍訣的測試,從鄉試就開始有了,而關於聖箭訣的測試,隻有會試的時候才會考。


而絕大多數的書生,都沒有機會考中舉人。


隻有中了舉人,才有心思去學弓箭。


再加上學習聖箭訣的難度很高,這也將很多修士,擋在箭術大師的門檻之外。


李秋山來到仙文館,自身帶了幾位弟子,在他所謂的中級班裏,原本有八個學生,近期有兩人輟學,加上桑子明之後,也隻有七個人,其中五位是從京師一路跟過來的,剩下的兩位除了桑子明以外,還有一位名叫“龔恒”,學會了聖箭訣第七式。


不用說,李秋山原本最看重的,還是那些跟他學箭多年的弟子。他卻沒想到,桑子明橫空出世,竟然誇口新近領悟了三式箭術,掌握了聖箭訣第十式。這個成績太醒目了,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璀璨!


李秋山雙目圓睜,瞪著桑子明:“你真的領悟了三式聖箭訣?”


桑子明點頭:“弟子琢磨了一宿,也不知道對不對,還請師叔祖指點。”


李秋山一口老血憋在心裏,道:“你最好別說假話,否則我要打斷你兩條腿!”


“啊呀,弟子不敢說謊。”


“休要廢話,趕緊將這三式箭術,展示給我看。”


桑子明費盡了力氣,才將新學的箭術展示了一遍。


聖箭訣跟天劍訣不同,天劍訣講的是招式和法則,聖箭訣講究力量和法則。


聖箭訣每提高一式,拉弓的力量增強一倍!射出去的速度增加一倍!而且箭路也變得十分刁鑽!


以桑子明目前的功力,用的並不是有靈石助力的靈寶弓,而是擺在弓架上力量極強的六品靈弓,所以拉起來非常吃力!


他隻射出三箭,就耗盡了全身的力氣,需要休息一個時辰,帶到靈氣恢複之後,才能再次嚐試。


眼見著箭雨劃破長空,飛到兩三裏外的箭靶上,李秋山的眼珠子都快綠了!


他是元嬰第三重,目前隻有六百多歲,平日裏教過不少的弟子,實力最強的一位,跟他學了兩個甲子的箭術,也隻是跟桑子明的水平差不多。


他出身箭術世家,從小看著父親和祖父教人練箭,見多了各種各樣的人才,也從來沒有像桑子明這樣,一夕之間領悟三式箭訣的,而且桑子明還這樣年輕,這是想上天的節奏啊!


“夠了,夠了!你有這樣的箭術,如果想參加會試,已經綽綽有餘了!我也曾做過箭術的考官,知道大多數考生是什麽狀況。”


李秋山壓抑著震驚的神色,深吸一口氣,故作平常心,說道:“我看了你的箭術,發現有些細節還需要改進,來來,你仔細聽我說,這第八式‘天杳箭’,有一句口訣,箭陋初長天杳杳,講究的是出箭詭異,開始的時候不起眼,等到箭來到跟前,才發現其中的厲害……第九式‘射妖箭’,箭下妖星落,風前殺氣回,講究的是箭中帶著逼人的殺氣……第十式金光箭,箭過西天十萬裏,追得金光有幾人,追求的是靈箭的速度,為了達到這一點,需要激發全身的力量,而你的腰背之力還有些不足……”


他仔仔細細的講解這三式箭訣的奧秘,指出桑子明表現出來的缺點,說明一步步矯正的辦法。


當然,要想完全矯正過來,就不是朝夕之間能解決的了。


桑子明心中感激,頻頻點頭:“多謝師叔祖。”


李秋山道:“從明天開始,你每天過來演練一回,我要看看這些欠缺的地方,何時能矯正過來。”


“是,弟子謹遵吩咐。”


過了好久,李秋山忍不住問道:“子明,你能否說一說,怎麽能在一夕之間,領悟三式箭訣?想當年,我跟著祖父學箭,在兩百五十歲的時候,我才學會聖箭訣第十式!而你呢,還不到六十歲,對不對?”


桑子明咧了咧嘴,他倒是想說“我喝了悟道仙茶,所以才獲得突破”,可是他怎麽敢說出實情?他還想不想活了?


此時,他隻能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:“弟子做了一個夢,夢見金甲神人演練箭術,他做的動作很慢,而且還自言自語,弟子看了很久才看明白。”


李秋山心想:“難道這小子,竟然是神仙轉世?不行,我得尋人問問。”


他找了個機會,求見合道真君陸九齡。


當陸九齡聽說,桑子明竟然學會第十式聖箭訣時,禁不住吃了一驚,沉吟良久,方道:“他不是神仙轉世,也沒有被鬼修道心種魔。。”


李秋山追問:“為什麽呢?”


陸九齡答道:“我先前給他做過簡單的測試,他都順利通過了。而且他還參加過鄉試,奪得南都鄉試第一名!你應該知道,鄉試的時候,大殿裏有六位仙帝的分身,如果桑子明是神仙轉世,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,根本不敢施展全部的實力。你難道以為,那六位仙帝祖師,都是白給的不成?如果有什麽問題,老早將他踢出去了!”


李秋山想不明白,不知道桑子明究竟是怎麽回事。


陸九齡又道:“你就放心吧。那些神仙轉世之身,都不願成為儒生;那些被鬼修侵染的書生,也不敢參加鄉試和會試。再過一個月,桑子明還要參加會試呢!屆時,他又要經受一次考驗,主考官至少是合道真君。如果運氣好,甚至會有地仙現身於考場。你以為,他一個築基修士,就算是神仙轉世之身,還能在地仙麵前,在無比威嚴的大殿中,再一次蒙混過關嗎?”


李秋山想想也對,所以隻好將這件事放下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