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仙音譜
loading...

經過連續不斷的治療,阿鶯的病情略微有些好轉,至少在白天顯得靈動多了,可以在前院跑來跑去,追逐美麗的蝴蝶和大眼睛的蜻蜓。


桑宅分成前後兩進院落,再加上一個畝許大的後花園。後花園種滿了各種靈草,乃是為了煉丹之用。後院種植了靈桃樹和靈李樹,可惜自桑子明記事以來,從來就沒有結過果實!因為人為控製的緣故,前院的靈氣相對稀薄,所以不適合種植靈草,隻有一些普通的草木,比如說桑樹榆樹,再加上春蘭秋菊。


白飛兒洗去鉛華,待在屋裏靜靜的練琴。


她在秦淮河上做歌姬,隻是一種修煉的方式,在提高琴技的同時,順便賺點兒靈石。


經過多年的努力,她積攢的靈石已經不少了,足夠她和阿鶯在荒穀城生活很多年。


她也做好了打算,想趁著為阿鶯治病的功夫,好好安下心來,靜靜的閉關練琴。


她原本有些擔心,怕桑子明經常過來騷擾,然而自從桑子明煉成一爐丹藥,再拿出火盆之後,就很少單獨過來,即便有事要說,也會有蓮香,或者李秋嬋陪著。


蓮香心思單純,愛說愛笑,每當出現的時候,滿院子都是笑,她身穿紅衣,就像夏日火紅的石榴花一樣。


李秋嬋較為安靜,輕聲細語,身著青衫,仿佛一株幽蘭,給人寧靜安詳的感覺,也同樣讓人喜歡。


九月中旬,秋高氣爽。


上午,白飛兒陪著蓮香,去荒穀坊逛了一個時辰,回來之後正待撫琴,忽然聽見腳步聲,抬頭一看,原來是蓮香又來了,身後還跟著桑子明。


於是她站起身來,笑道:“蓮香妹妹,桑先生,你們一起過來,有什麽事嗎?”


蓮香笑盈盈的說道:“公子怕你一個人寂寞,所以幫你找了件好東西。”


白飛兒微微一怔,笑道:“我有阿鶯陪著,並不覺得寂寞。”


蓮香卻道:“白姐姐,你別忙著拒絕,先看看是什麽東西再說。”


白飛兒心想:“我能缺什麽東西?我現在吃穿不愁,也不乏修煉的丹藥,啥都不缺啊。”


這時候,桑子明上前一步,遞上來一枚玉簡,道:“白姑娘,這是我幫你找的東西。但要請你答應一件事,不要將這枚玉簡帶出桑宅。”


白飛兒心中狐疑,問道:“這是某種功法玉簡?”


“請你自己看吧。”


白飛兒凝神掃視玉簡,首先映入眼簾的,乃是《仙音譜》三個字,這讓她當即便是一驚:“啊?這是仙音門的典籍?你怎麽會有這東西?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道:“這是我爺爺留下來的,我也不知道來曆。”


白飛兒的神識不斷掃下去,越看越感到震驚,口中喃喃說道:“天啊,這是我們仙音門失散已久的寶典!欸乃,白雪,碧澗流泉,碧天秋思,滄海龍吟,蒼梧引,長相思,楚歌,春曉吟,搗衣,大雅,風雷引,泛滄海,飛鳴吟,風雲際會,古交行,孤芳吟,廣漢遊,關山月,極樂引,良宵引,南風暢,秋風詞,樵歌,清虛吟,山居吟,水龍吟,天風環佩,烏夜啼,梧葉舞秋風,鳳凰來儀,幽蘭,漁歌,羽化登仙……內容如此詳盡,似乎比當年仙音門的收藏還要多一倍……相傳《仙音譜》總共有一百零八首樂曲,分成上中下三卷,這應該是完整的上卷了!”


過了好大一會兒,她才醒過神來,對著桑子明深深的鞠躬,道:“多謝桑先生,讓我看見這樣的寶典。這對我們仙音門來說,奶是生死存亡的大事。你讓我該如何感謝你呢?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道:“你不用感謝我,隻需照常練琴,我隻要聽見琴音,就能得償所願了。”


大家都住桑宅之內,白飛兒在前院彈琴,桑子明住在後院。隻要想聽,就能聽見,如果不想聽,也可以讓仙齋將琴音過濾掉。


白飛兒心中激動,手持玉簡,麵色不住的變幻,自言自語道:“按理說,我看到這份玉簡,理應上報給掌門,不過這是先生的東西,我得征求您的意見……”


桑子明說道:“白姑娘,我隻想低調的修煉,不想給自己找麻煩。所以我勸你暫且隱忍,至少十年之內,不要報上去。這枚玉簡,我隻能借你一觀,等到十年之後,你要離開的時候,別忘了還給我。”


“桑先生,這些仙音很複雜,我怕十年之內學不會。能否容我複製一份?”


“可以,但是無論何時,都不要說出,是我給你的玉簡。”


“我願發下天道誓言,絕不泄露先生的信息。”


白飛兒的麵色白裏透紅,就像熟透的桃子一樣,略微遲疑了一下,問道:“我冒昧的問一句,桑先生,您有沒有仙音譜的中卷和下卷?”


桑子明點點頭:“有!我也想不瞞你,但是寶物有價,我不能輕易拿出來。”


白飛兒深吸一口氣,一咬銀牙,說道:“桑先生,隻要能得到全套的仙音譜,不管是我自己,還是整個仙音門,都願意傾盡全力。您需要我們做什麽,還請明白說出來,隻要我們能做到的,絕對沒有二話。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說道:“請問白姑娘,您在仙音門是什麽身份?”


白飛兒答道:“我母親乃是仙音門的掌教,外祖母是本門碩果僅存的步虛真君。仙音門雖然有不少弟子,但是高階修士很少。


早年間,仙音門的勢力比較強,原本是黃昏界排名靠前的大宗門,但因為跟前朝皇室關係密切,受到朝代更替的影響,自從大明立國之後,仙音門的高手基本上都死了,年輕弟子被打入教坊司,直到八千年前,朝廷放開了管製,仙音門才重新成為獨立的門派。


可惜經曆了一場磨難之後,原本就已經殘缺不全的仙音譜,缺損的更厲害了,靠著記憶留下來的內容,隻剩下不到十首曲子,嚴重限製仙音門的發展。


所以說,先生拿出來的曲譜,對我們仙音門來說,乃是生死存亡之物。


因此之故,我對這套曲譜,不能不上心,還請您斟酌之後,開出適當的價碼。”


白飛兒是仙音門傾心培養的人物,性格剛烈,又有韌性,可做百煉鋼,可為繞指柔,她既然得到了仙音譜的消息,打死也不會走了!


她心裏已經有了決斷,為了仙音門的未來,也為了自己的家人,哪怕桑子明想要她的身子,她也會咬牙答應下來。


她對桑子明的情況並不了解,隻知道對方是南都鄉試的榜首,還知道蓮香是烈焰門的精英弟子,至於李秋嬋的情況,她並不清楚,再加上阿鶯正在這裏接受治療,所以無論如何,她都要跟桑子明討價還價,並不敢憑著自己金丹真人的身份用強。


畢竟,這時候的仙音門實力比較弱,連烈焰門都得罪不起,更別說獨霸天下的仙文閣了。


而且,她對桑子明能拿出仙音譜,心裏保持著警覺和敬畏,隱隱覺得對方的身後,有著很深的實力。


桑子明麵帶微笑道:“我爺爺曾經說過,做人要本分,不可太貪心。我喜歡公平交易,不想用仙音譜來要挾你,那不是君子之道。我隻是覺得,留你十年的時間,恐怕還不夠。我的髓海深處,有一道大人物留下的封印,我需要更多的時間,聽你彈琴來解除封印。”


白飛兒望著他,說道:“桑先生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不管需要多長時間,我都會等下去,直到幫你解除封印。在此之前,我願意幫你做事,你有事盡管吩咐。”


桑子明道:“白姑娘,我跟你做一個約定:隻要你每天彈琴半個時辰,十年之後,我拿出仙音譜的中卷;百年之內,我拿出仙音譜的下卷;最多五百年,我有很大的希望,將會進階元嬰。等我成為元嬰修士的那一天,我會將爺爺收藏的仙音門典籍都拿出來,讓你隨意複製,你看如何?”


白飛兒怦然心動:“啊?你還有更多仙音門的秘笈,不會是騙我吧?”


“嗬嗬,不管是不是騙你,至少在百年之內,你能得到全套的仙音譜。”


“先生您說的很對,隻要有了仙音譜,我就該心滿意足了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