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藏寶
loading...

眾人離席而起,走到偏殿。


偏殿的大門緊鎖著,李豐親自打開了大門,請眾人進去觀瞧。


殿內很寬敞,立著一排排的博物架,架上擺滿了寶物,琳琅滿目,讓人目不暇接。


李豐手指靠東側的架子,笑道:“這邊擺的都是一些難得的法器,刀槍劍戟,斧鉞鉤叉,至少也是六七品的靈器,拿到外麵去都值幾千靈石。當然,這些東西諸君未必能看得上眼,但是有幾口八階靈劍,還是十分難得的。”


八階靈劍已經算是珍品了,就拿天劍秦斬來說,作為老牌的金丹真人,又是著名的劍師,愛劍如命,一直用的還都是八階靈劍呢,他隻是不久前從桑子明這裏得了幾塊虎嘯金,所以才想將手裏的寶劍晉升為九階靈劍。


估計李豐手裏,肯定有幾口九階靈劍,但是不舍得擺在這裏而已。


謝客和王獻之紛紛點頭,他們雖然家境超然,但都不是以劍術聞名天下的家族,所以看見靈劍都覺得很不錯。


桑子明的家裏收藏著十餘口寶劍,不單有靈寶飛劍,連仙劍都有三口,自然不會看中這些東西。


說起來,靈醫桑長給他留下了很多東西,丹器符陣,除了丹藥之外,其餘的物品都不缺。


桑長之所以沒留下丹藥,估計是想逼著孫子自己煉丹,掌握煉丹的技巧,乃是靈醫必修的手段。


隨後,李豐走到南邊,手指一排木架,笑道:“這上麵擺的,都是一些靈符、丹藥和陣盤,可惜丹藥最多隻有結金丹和築基丹,靈符也隻有八階以下的靈符,而陣盤的等級隻有五六階。”


王獻之讚道:“聽說大明國缺少煉陣師,王爺能有六階的陣盤,已經十分難得了。在下倒是對靈符很敢興趣,不知王爺能否賞賜一枚?”


李豐哈哈笑道:“我先前已經說過,凡是這殿中的物品,你可以任選兩件!”


王獻之道:“多謝王爺。”


隨後李豐又走到西側,朗聲說道:“這一麵擺的是古玩字畫,前輩地仙的墨寶,以及本王精心收集的修真秘笈。這些字畫都是原件,但是秘笈都是複印本。諸位要是有興趣,也可以拿兩件。”


謝客兩眼放光,當即走了過去:“王爺,我準備從這兒挑兩件。要是取走了價值連城的寶貝,您可不要心疼啊。”


李豐笑道:“好說,想來謝家並不缺這些東西。隻不過,有些古跡比較少見而已。”


隨即,他走到北麵,手指一大排架子,笑道:“這裏擺的都是各種靈材,天地靈物,還有一些珠寶玉器,諸位也可以看看。每人兩件,東西隨便挑,我給你們半個時辰,不知道夠不夠?”


謝客笑道:“半個時辰,哪裏能夠?這些秘笈看一遍,不得兩三天啊?”


李豐微微一笑:“那就一個時辰。下午本王還有事,不能在這裏待太久,還請諸位諒解。”


於是乎,三個人就在屋裏忙碌開來。


王獻之的注意力主要放在靈符和靈器上,謝客主要關注字畫和地仙留下的墨寶,而桑子明則直奔北側的靈材區域。


李豐站在大殿正中,麵上帶著微笑,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什麽。


桑子明的眼光迅速從一排排的木架上掠過,他看到不少的天地靈物,包括靈木、靈火、靈土、靈金、靈水,可惜最高隻有地階中品,連一件天階靈物都沒有。


如果拿到外邊去,地階中品已經算是難得的寶貝了,每一件都能賣到五萬靈石以上。


桑子明並不缺這些東西,所以一眼看去便將其忽略了,腳步也沒有停下來。


李豐覺得有些奇怪,不知道他在找什麽。


按理說,這樣一位從荒穀城出來的少年,應該對靈器和丹藥感興趣,可是他竟然看都不看,這就顯得有些神秘了。


桑子明在北側走了一遍,最後在珠寶玉石的專櫃停了下來。


在這裏,他竟然看到七八顆聚靈珠,有大有小,大的像核桃一樣,小的想像龍眼一般,顏色也不一樣,青赤黃白黑都有。


他心中一喜,旋即挑中了一枚核桃大的綠色聚靈珠,這應該是一枚小型木靈珠了。


按理說,這東西十分珍貴,不知道為何李豐會將其擺在這兒。


桑子明心想:“聽說南都慶平城中擁有巨型靈脈,難道說這些聚靈珠,都是巨型靈脈凝結出來的?李豐作為南都王,在這王宮之內並不缺乏靈脈,所以他才將聚靈陣擺在這兒?”


他左手抓住了木靈珠,右手還想抓一枚黃色的土靈珠,可是一轉頭,忽然看見一顆直徑尺許晶瑩剔透的碧玉。


桑子明為之一震,趕緊走近前去,將碧玉抱了起來。


他抱著碧玉輕輕一搖,感覺裏麵有液體在流動,於是心裏更加歡喜了。


隨即,他左手握著木靈珠,右側臂彎裏抱著碧玉,走向南都王李豐,笑道:“王爺,我看中這兩件寶貝了。”


李豐微微一笑,道:“桑先生還真是識貨,單是這一枚木靈珠,拿到外麵去就能賣十幾萬靈石。不過,這塊碧玉的價值略微差了些,你可以再換一件。”


桑子明搖頭:“不換了,就是這些。”


李豐道:“桑先生,你是不是看中碧玉裏麵有三兩‘青空石乳’了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是啊,請問王爺,這樣的碧玉,是從哪裏得來的?”


李豐答道:“這是永昌郡守送過來的。永昌郡位於琅琊郡西南六千裏,那裏盛產碧玉。不過,青空石乳對儒門弟子價值不大,如果是‘丹青石乳’,那就十分搶手了!丹青石乳,產於紅綠兩色的玉石之中,能夠轉化為浩然正氣。”


桑子明心道:“你要是知道青空石乳真正的價值,就不會這麽說了。”


在《靈醫寶典》中,記載了三張步虛丹的配方,其中一張就是用青空石乳加上幾種三千年靈草做主藥,估計這個方子並沒有在黃昏界出現,所以青空石乳才沒被人看在眼裏。


桑子明家裏種植了不少的靈草,所以珍稀靈草是不缺的,但他缺少青空石乳這種靈藥。


耳聽李豐又道:“青空石乳也不是說沒有價值,它對仙家修士有些好處,一兩能增加兩年的功力,這裏有三兩,能增加六年的功力。再加上這塊碧玉晶瑩剔透,能雕刻許多的飾品,也算是一件寶物。”


桑子明知道,大明國物產豐富,並不缺增強功力的靈食,比如說一顆靈棗,就能增加二十年的功力,類似的寶物還有不少呢。


一個時辰之後,三個人各自拿了兩件寶物,離開了南都王宮。


王獻之拿的是一口八階靈劍,再加上一張八階靈符。


謝客拿的是兩卷古籍,據說是五十萬年前的東西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