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半夜龍吟
loading...

時間到了五月底,花斑豹桑寶回來了,它已經進階築基,體型不但沒有變大,反而略微縮小了一些。


按照蓮香的說法,這是很正常的,妖獸在煉氣期體型很大,進入築基之後,隨著功力的增高,可以返璞歸真,主動收縮體型,讓自己顯得沒那麽恐怖,既能躲避天敵,也能讓攻擊更加犀利。實際上,等它們發動攻擊的時候,還可以放大身形,變得跟小山一樣。


桑子明名義上留花斑豹看家護院,其實因為是仙齋,並不需要特別看護,所以他主要拿花斑豹來震懾那些過來看病的人。


每到黃昏時分,桑靈醫館開門的時候,花斑豹就趴在門口台階邊,頭頂是兩個大紅的燈籠,映照著它眼中綠油油的光芒,顯得桑靈醫館十分神秘。


有些人越看越感到驚訝:“咦,我記得這隻豹子,前兩年被靈醫桑長收服的時候,還隻煉氣九重而已,怎麽它忽然就築基了呢?”


“嗬嗬,那個時候,桑子明還沒有開靈呢!而如今呢?他已經是築基修士了!這才幾年的功夫啊?”


“桑靈醫不單築基了,他還是有功名的秀才,豈是你我能比得了的?這世上的奇跡還少嗎?”


“我現在越看越覺得桑宅不簡單!你看啊,它距離東城門不遠,卻連鬼都不敢上門。別的宅子,處於城市正中,還偶爾有鬼魂光顧呢。”


“你們說,會不會桑長留下了厲害的護法大陣?”


“那是自然的,你難道沒聽說嗎?幾乎每個月,都有人夜闖桑宅,然而事後卻一點兒動靜都沒有。凡是闖進去的人,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,就像石沉大海一樣。”


“既然如此,為什麽城主不過來調查啊?”


“你想調查什麽?桑小靈醫宅心仁厚,救助了多少修士?不管是外傷還是神魂內傷,或者被鬼襲擾,到他這裏都藥到病除。早年他不願出手驅鬼,自從築基之後,也開始動手驅鬼了,誰還敢說他是鬼修不成?鬼修能考中秀才?難道說郡守和學政會是傻瓜嗎?”


眾人私下裏議論紛紛,無形中讓桑宅顯得越來越神秘,那些過來看病的人,一個個小心翼翼,不像以前那樣大大咧咧了。


這時候,蓮香也適時展露出築基修士的樣子,讓那些患者更加感到驚訝。


“老天,我這才看出來,陪伴桑靈醫的那兩位姑娘中,其中身穿紅衣的那位,竟然是一位築基修士!”


“我前天就看出來了!而且我還打聽了一下,聽說她是烈焰門的弟子,拜在某位元嬰長老的門下,她火修的實力很強呢!”


“嘖嘖,她不但生的極美,而且性格也好,愛笑,笑起來臉上一對酒窩,讓人看得心裏癢癢。以前我還想多去桑靈醫館走走,借機看她兩眼,沒想到她竟然是築基修士!這下我可不敢去了。”


也有人不以為意,用輕蔑的語氣笑道:“築基修士也不算什麽。想當初,荒穀城人很少,築基修士就那麽幾位。可是自從火湖爆發之後,這裏的築基修士越來越多了,連金丹真人都有好幾位呢。”


旁邊有人道:“咳咳,你說的金丹真人都是散修,他們敢得罪烈焰門的人嗎?誰的膽子有那麽大?那位紅衣姑娘的師傅,可是一位元嬰真君啊!隻要放出一句話,就能讓金丹散修屁滾尿流。”


有些人用羨慕的口氣道:“桑靈醫真是好福氣,竟然結識了這樣美麗如同天仙一般的女子,不但人長得漂亮,而且秀外慧中,還是一位修真人。怎麽我就沒有這麽好的運氣呢?”


旁邊的人嗤之以鼻:“你都四五十歲了,還隻是煉氣八重,也不撒泡尿照照,別做這種美夢了!”


那人表示不服:“前不久,桑靈醫也是煉氣修士,他才築基多久啊?我雖然是煉氣修士,同樣前途光明,憑啥就不能做夢?”


有人好心勸道:“你就別說了。人家是靈醫傳人,醫道精湛,家學淵源,不是你能比擬的。”


那人還在嘴硬:“哼哼,靈醫算的了什麽?不過是下九流!你難道沒聽說?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。”


當即有人大聲嗬斥:“滾!你丫空口說白話,老大年紀,修為這麽低,能跟人家比?桑靈醫才二十餘歲,不但考上了秀才,還是案首呢!”


聽見這話,先前一直在狡辯的人不吭聲了。


如果桑子明隻是一介靈醫,自然壓不住這些修士;如果他沒有考中秀才,也壓不住這些人;如果他隻是普通的秀才,還沒有築基的話,依然無法讓這些人住口。可是此時的桑子明什麽都有了,在荒穀城成了受人矚目的新秀,不容普通的修士輕視。等到他考中舉人的時候,又會有很大的不同,將會讓荒穀城很多人仰視。


日子一天天過去,距離七月初七越來越近了。


六月上旬,桑子明的嘯音終於有了突破!


一天夜裏,他在靜坐兩個時辰舟,忽然仰起頭,一道白氣從胸中勃發,直衝重樓,越過玉堂、華蓋,跨過天突峽穀,發出一陣龍吟之聲!


這聲音太響了,不但讓整個荒穀城為之震動,而且聲傳百裏,連仙文館裏的人都聽見了!


兩位合道祖師陸九齡和陸九韶原本在各自的靜室中打坐,聽見聲音之後,立馬穿窗而出!


兩個人站在院子裏,抬頭向東北方觀瞧。


“咦?這是正宗的龍吟之聲,能發出這種聲音的人,可謂少之又少。”


“是啊,也不知道是什麽人,難道有步虛修士到了荒穀城?為何半夜三更發出嘯音?嘯音高亢而又自然,不似受到攻擊,倒像是突破了某種境界。”


“虎嘯,龍吟,再加上鳳鳴,都屬於秘傳心法,隻有極少數親傳弟子,才有機會掌握,難道那人是從京師來的?”


“不用再猜測了,讓我們飛過去看一看。”


兩個人倏然飛在空中,站在雲層之上,看向荒穀城。


可是這時候,龍吟之聲竟然徹底消失了!


仙齋之中,桑子明陡然警醒:“不好!我弄的動靜太大了!”


他趕緊收住嘯音,讓那高亢入雲的聲音噶然而止!


這一下,讓兩位祖師麻爪了!


“這是咋回事呢?如果有步虛真君在此,肯定逃不出你我的眼睛!他不可能有那麽快的速度,驟然消失在天際,哪怕是流星,也會留下影子。”


“古怪,這件事太古怪了!”


“國之將亡,必出妖孽,難道這聲音是從荒穀裏傳出來的?”


“不可能,能發出龍吟之聲的,除了儒門修士之外,也就是仙修了。鬼修之音嘔啞嘲哳,難聽的要死;普通的妖修也發不出這種聲音,隻有修為高深的龍族才行。據我所知,荒原上並沒有龍族,隻有越過數萬裏荒原,抵達浩瀚無邊的大海,才有真正的龍族修士。”


“難道龍族修士來到了荒穀,想要對大明國發動攻擊?”


“不會的,龍族地位超然,從來不介入人妖之間的衝突。大明國開國之日,第一代國主李昌,曾經請兩位地仙前去拜訪龍族,想請龍族做大明國的聖獸,龍族地仙雖然沒有答應,但雙方的關係還算融洽。”


“我也覺得不對。剛剛聽見的聲音,分明來自荒穀城……”


“這真是咄咄怪事……”


兩位祖師在空中看了一圈,最後一無所獲,隻好搖搖頭,落下雲層,回到靜室裏修煉去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