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再見秦箏
loading...

桑子明拜別了陸九齡,走在仙文館的亭台樓閣之間,感受到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。


為了進出方便,陸九齡給了他一塊普通內門弟子的令牌。


他將令牌掛在腰間,然後一麵走一麵琢磨,接下來該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,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
走著走著,他忽然看見迎麵走來一位女修,麵目頗為熟悉,不由得為止一怔,此人乃是曾經教過他劍術的老師秦箏。


他心中一喜,趕緊迎上去,叫道:“秦師傅,您怎麽在這兒?”


秦箏身材修長,麵色白淨,左側眉毛有一點殘缺,然而不改她秀麗的麵容,反而增添了一些英氣。


當初她離開荒穀城的時候,還是煉氣大圓滿,此時已經完成突破,跟桑子明一樣,成了築基初期的修士。


她抬頭看見桑子明,當即笑了起來:“我已經是仙文館內門弟子了。你呢?為何來到這兒?”


桑子明抖了抖掛在腰間的令牌,笑道:“我跟您一樣,也是仙文館的弟子了。秦師傅,您若是有空的話,我想繼續跟您學劍!你放心,該有的禮節和束脩一樣不缺。”


按理說,他有師傅黃瑞做指導,黃瑞掌握了十四式天劍訣,比秦箏還要強一些。問題是學習劍術不是目的,他需要找人切磋。這樣一來,黃瑞七十歲的老頭子,平日裏又很忙,再加上師道尊嚴。就不是很好的對象了。


秦箏較為年輕,對劍術孜孜以求,伸手很不錯。她爺爺是劍術大家,金丹後期,掌握二十七式天劍訣,在琅琊城遠近聞名。


秦箏上下打量著他,忽然驚訝的叫起來:“啊呀!桑子明,你吃了什麽仙丹?怎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,進階築基了呢?”


桑子明微微一笑,道:“秦師傅也很年輕,不也築基了嗎?”


按理說,修士築基的平均年齡,大概在六十歲左右,最晚一百二十歲。如果超過這個歲數,將會出現種種問題,氣血衰竭,再加上天道約束,很難再築基成功了。


而秦箏也不過三十五六歲,能在這麽早的年紀築基,已經算是非常年輕的了。


秦箏微微一笑,輕歎道:“我跟你不一樣,五歲就開靈了,比你早了很多年,也辛苦修煉了多年。你倒是輕鬆,一口氣修成築基了,真讓人懷疑,天道不公啊。”


桑子明笑著問道:“秦師傅,您上次得了虎嘯金,回去之後,鑄劍成功了嗎?”


“那是當然,大獲成功!我爹得了一口心儀的寶劍,誌得意滿,正在閉關修煉,想要進階金丹呢。”說完這話,秦箏眼望著桑子明,笑道:“我的劍術太淺薄了,沒辦法再教你。你若是真想學劍,那就跟我來吧。”


“好啊,秦師傅,您帶我去哪兒?”


“就在這仙文館內。我爺爺受到邀請,來這兒做了教習,專門教授劍術。我領你去見他,看你是否合他的眼緣。”


桑子明又驚又喜:“啊?令祖在這兒,那真是太好了!”


秦箏笑道:“好什麽啊?我爺爺要求很嚴,他雖然給很多人授課,但都是泛泛而談,能得到他真傳的人並不多。”


“怎麽?令祖自珍其秘,怕別人學會了他的功夫?”


“胡說八道!家祖精研天劍訣,這是儒門固有的劍法,又不是他獨創出來的。他恨不得將自己領悟的劍術都傳下去,然而學習天劍訣的難度太高了,前麵幾式還好,越往後越難,沒有幾個人能學會。連我這樣的,現如今才掌握十一式!”


“你上次說,令祖掌握了二十七式,是嗎?”


秦箏微微一笑,道:“實際上,家祖乃是劍術奇才,掌握了三十六式,把現存的天劍訣都學全了。以前我不敢說,是怕別人找麻煩。如今家祖是仙文館的教習,也不用瞞你了。”


桑子明詫異的問道:“咦?不是說天劍訣總共有七十二式嗎?”


秦箏歎了口氣,道:“理論上是七十二式,但是從第三十七式開始,劍訣變得殘缺不全,越往後缺的越厲害。”


“奇怪,怎麽會殘缺不全呢?”


秦箏一麵走一麵道:“相傳昔年有一位儒門仙人從天上來,在黃昏界教授天劍訣,他在這裏停留的時間有限,所以挑選了一千名資質絕佳的弟子,同時傳授他們劍術。無奈這門劍術很難掌握,在長達五百年的時間內,隻有一人學會了三十六式天劍訣。


迫不得已,關於剩下的一半內容,仙人也當眾講述了一遍,甚至還留下一頁金書。然後仙人便離開了黃昏界。


後來,有幾位本地的大賢,想要將金書中的內容複製到玉簡裏,可是因為功力不足,受到天道法則的約束,每一次都複製不全。沒辦法,境界不夠,看見好東西,隻能幹瞪眼!


再後來,因為獸族大舉進攻,人族人心惶惶,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,那一頁無比珍貴的金書,竟然莫名其妙的丟失了!


留下來的,隻有大賢複製的版本,總共五個不同的版本,全都帶有很大的缺陷。即便如此,這些玉簡還被分開收藏在京師和四都。”


桑子明心說:“我有全套的劍訣啊!”


可是這種話,他怎敢說出口呢?先前拿出寫滿詩文的玉簡,已經驚動了不少人,那還隻是詩詞歌賦的閑篇而已,算不得儒家核心經文,如果是核心經典,比如說《十三經》,《天琴》,《天棋》,《天書》,《天畫》,《聖詩》,《神算》,《春秋劍陣》,《天禦術》等等,這些東西,他一件都不敢拿出來!


他心裏覺得有些奇怪:“爺爺留下來的天劍訣,分明刻在玉簡中,用的並不是金書。為何當初來黃昏界教劍的仙人,偏要留下一冊金書呢?難道他是故意的嗎?”


仙人行事有許多古怪之處,時隔多年,早已成了故事,後人沒法追究根源了。


桑子明隻能跟著秦箏,不緊不慢的往前走,想著能否拜在老劍師門下,盡快的提高自己的劍術。


他的時間很有限,隻剩下九個月的時間了。


按說他還年輕,用不著這麽著急,可是這世界不太平,陰鬼縱橫,白骨盈野,將會愈演愈烈,妖修也蠢蠢欲動,容不得他慢慢的修煉。隻有與天爭命,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,才能更好的活下去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