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炎炎洞天
loading...

蓮香剛一踏入洞內,身子便不由自主的旋轉起來,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過後,再一睜眼,她已經出現在一座火焰山的腳下。


這座山並不高,隻有百餘丈而已。


山上火光熊熊,不時能看見靈火在上麵飛來飛去。


山腳下有座小型的宮殿,看起來已經殘破不堪了。


蓮香並不急於上前,而是施展出初級的青相神眼,看了看周圍的環境。


這一看不要緊,她發現洞天之中,不止有這一座火焰山,遠處還有幾座紅光閃閃的山峰,而眼前通往殘破宮殿的路上,竟然有幾道空間裂縫,有的裂縫很大,似乎有些年頭了,邊上有前人留下的骸骨;有的似乎是新生的,裂縫非常細小,很難被人發覺。


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,來到一具屍骸的跟前,令她感到奇怪的是,這是一具金丹真人留下的遺骸,也不知道是哪個年月落入空間裂縫中的,經過無數的歲月之後,又被裂縫吐了出來,連儲物戒指都沒有被人取走。想來很多年前,炎炎洞天是允許金丹真人進來的,後來穩定性越來越差,才隻準築基修士進來。


她記起元嬰老者金雍說過的話,這樣的骸骨也有價值,於是走山前去,將遺骸的儲物戒指取下來,然後將遺骸收入戒指中。


說起來,這都是烈焰門的人,理當帶出去入土為安。


然後,她繼續往前走,漸漸接近那殘破的宮殿。


宮殿的正門,麵對著火焰山,後牆則被人挖了個尺許大的窟窿。


透過窟窿看進去,隻見宮殿之中,有一個丈許寬的火池,裏麵流淌著紅色的液體,看上去液體很清澈,而且閃著淡淡的金光,跟普通的火山噴發後留下的岩漿不同。


蓮香大喜:“這不是火元液嘛!沒想到我的運氣這麽好,一進來就發現了寶貝!”


她作為狐族的小公主,自然是見過火元液的,每當狐族舉行大典的時候,她都能得到兩三斤元液的賞賜。


當然,得到賞賜的並非隻有她一個人。六位狐族公主,並非全是火修士,每個人獲得的賞賜的都不一樣。


除了火元液之外,蓮香還發現,在火池的邊上,倒斃著幾具骸骨,有的骸骨身上還插著靈劍,顯然是互相殘殺而死的。


她沒有從窟窿裏鑽進去,而是繞了一圈,來到宮殿的前方。


宮殿緊挨著山腳,有一道青玉砌成的溝槽,跟火焰山連接在一起。


火元液順著溝槽,從山上流下來,一點一滴的滴入池子裏。


宮殿入口處,還有一道淡黃色的法陣,可惜因為年代久遠,陣膜變得殘缺不全了。


盡管如此,如果有人不小心碰到了法陣,還有可能受到殘缺陣膜的反擊。這畢竟是地仙留下來的法陣,挨著碰著,就可能讓築基修士喪命。


蓮香小心的走進去,來到池子的邊上,取出一個碧玉葫蘆,開始收取火元液。


這種碧玉葫蘆,是一種空間法器,專門收存液體用的。


她身上帶了三個碧玉葫蘆,一個是關海棠主動借給她的,一個是她從狐族帶來的,還有一個,是從桑宅地下室找到的。既然知道炎炎洞天中,可能會有火元液,她自然做好了準備。要不然深入寶山而空回,那不成了笑話嗎?


丈許寬的池子,深以約三丈,盡管並沒有裝滿,裏麵的火元液也足有八千斤了!


這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了,因為一斤火元液就等於一萬塊火靈石!


當然,這些東西還要交給宗門一半!


蓮香很是開心,想想自己剛進來,就有這麽大的收獲,怪不得大師姐一直說,進入炎炎洞天,是一種難得的機緣呢!


火元液收起來之後,她抬頭望池子裏一看,發現底下還有一些閃著紅光的晶體,看上去十分耀眼,跟紅寶石一樣。


這讓她眼前更是一亮,心中更加歡喜:“哈哈,真沒想到,連火元晶都有了!”


比起火元液來,火元晶更加珍貴。


因為火元液隻對築基修士有用,而火元晶則對金丹真人有用,可以直接拿來填補金丹,讓金丹變得更大一些。


她剛準備跳下去收起火元晶,忽然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!


抬頭一看,隻見有兩位築基修士,急匆匆的跑了過來!


其中一位手持雙鉤,不小心碰到了空間裂紋,瞬間掉了一條手臂!


另外一人持劍,原本走在他的身後,見此情景,不但沒有伸手相救,反而麵帶獰笑,陡然出手,一劍刺入他的背心!


“歐陽兄,別怪我心狠!臨來的時候,家父跟我說過,每一座宮殿,都有大機緣,這種機緣隻適合我一人擁有!”


“白劍鋒!你……你我情同手足,竟然從背後下手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”


持劍之人譏笑道:“嘿嘿,你難道不知道嗎?死在洞天內,連魂魄都被鎖在裏邊,用不了多久,就會被山上的火焰消融,你就算想要做鬼也做不成啊!”


說話間,他拔出寶劍,手一揮,再度落下!


霎時間,手持雙鉤的人頭顱落地,在地上咕嚕嚕轉了兩圈,眼睛還沒有閉上,顯然死不瞑目啊!


這時候,白劍鋒也沒有去取死者手上的戒指,而是直奔殘破的宮殿而來!


然而他剛剛出現在大殿門口,就見一個身穿玄黑色衣服的少女,手持留影石,笑眯眯的望著他。


“你……你怎麽先到了?好大的膽子,見了我不但不怕,反而來錄我的影像。真活得不耐煩了!”


蓮香拿出留影石,也隻是為了好玩,此時她收了留影石,臉上似笑非笑看著對方。


白劍鋒心裏充滿了殺機,當下也不再多說,揮劍斬了過去。


在他的靈劍看起來很鋒利,劍尖放出兩丈九尺的紅色劍氣,顯然也是一位火修高手,至少體內有一朵天階下品的靈火。


作為築基修士來說,能擁有天階下品的靈火,已經算是非常難得了。


烈焰門兩三萬築基修士,所有人加起來,能擁有天階靈火的人,恐怕不超過二十位!


想來可見,此人也是有來頭的,背後不知道站著哪位大人物。


蓮香不等對方的劍氣臨身,早已揮起自己的九階靈劍,遠遠的斬了過去!


她用的是天階上品的靈火,能吐出九丈九尺的劍氣,此時隔著五丈遠,正在劍氣籠罩的範圍之內,劍氣所及。一下子將對方斬成了兩截!


白劍鋒發出一聲慘叫,麵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,眼睛絕望的看著蓮香,很快就失去了神采。


他怎麽都沒有想到,自己會輕易落敗。


他是步虛真君詹功文的關門弟子,按照師傅的說法,他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,控火的實力比一般人強很多,又有師傅賜下的八階靈劍,在這一批六十人中,論實力能排進前十位。按理說,他就算落敗,也會在交手數十招之後,哪裏能這麽容易就死呢?


可是雙方剛一照麵,他的劍氣還沒有碰到對方,就被人家一劍斬殺了!


雙方之間的差距,竟然如此明顯,不像是築基修士之間的交手,倒像是他在挑戰金丹真人!


白劍鋒臨死之前,還在忿忿不平,覺得自己死得很冤屈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