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寶符
loading...

李秋嬋回到家中,打開折疊的獸皮,發現是一種獸血書寫的符籙。


以她的修為,還認不出這是何種等級的符籙,但她知道這是一種靈符,因為上麵一筆一劃都有很強的靈氣流動。


她還知道,市麵上多見的乃是法符,法符是針對鬼魅和低階煉氣士的符籙。其上乃是靈符,按照通俗的叫法,隻有低階的靈符才叫靈符,乃是針對築基期和煉氣高階修士的符籙;而中階靈符又叫做“寶符”,是針對金丹和元嬰修士的符籙;高階靈符又叫“天符”,是針對步虛、合道修士的符籙。再往上,則是針對地仙、靈仙、天仙修士的符籙,那種符叫做“仙符”。而針對金仙、仙王、仙帝的符籙則叫“神符”。


她不敢將這張符拿出來給父親看,因為父親一直對靈醫桑長氣哼哼的,如果知道她從桑子明這裏拿到靈符,心裏說不定會更加生氣。


因為天色已晚,夜已深,所以她便睡下了。


第二天上午,她拿著靈符來見母親。


母親羅蘭芝乃是一位築基初階的修士,當年也是從仙文閣出來的英才。外祖父羅定邦是一位致仕的官員,曾經修煉到金丹中階,可惜後來出了事,外出途中被人刺殺,雖然僥幸沒有死,但是境界卻跌落到築基後期,曆經二十年的修煉都沒能恢複。


盡管如此,羅定邦見識不凡,連帶著兩個舅舅和母親羅蘭芝,都從小受到良好的培養。


羅蘭芝一直忙於修煉,所以成親比較晚,直到二十八歲才嫁人。但她成親的時候乃是煉氣後期的修士,如今則是築基初階,雖然四十多歲的年紀,但是看外貌很年輕,呈現出雙十年華的樣子。


她看著女兒快步的走進來,問道:“乖女兒,你這麽急匆匆的,找我有什麽事?”


李秋嬋脆聲叫道:“娘,我得到一張靈符,你給看看,這是什麽樣的靈符?”


羅蘭芝道:“是嗎?隻要是靈符,都價值不菲啊。”


李秋嬋將靈符拿了出來。


羅蘭芝展開一看,禁不住吃了一驚:“這是五階靈符!哎呦,這樣的靈符又叫中階寶符,它能抗住元嬰初期全力一擊!如果是金丹真人,連續攻擊十次都沒用。”


李秋嬋吃驚的問道:“是嗎?娘你沒有看錯?”


羅蘭芝深吸一口氣,道:“這樣的一枚寶符,你知道在市麵上,能賣多少靈石嗎?”


李秋嬋搖頭:“不知道啊。”


羅蘭芝道:“如果是一階的靈符,隻要兩塊靈石就能買到;如果是二階的靈符,需要二十塊靈石;三階靈符需要一百塊靈石才能買到;四階靈符則需要一千塊靈石;而像這樣的五階靈符,至少要一萬多塊靈石,還很難買到呢!”


李秋嬋大吃一驚,明眸閃了閃:“啊?竟然如此珍貴?”


羅蘭芝心裏不安,轉頭望著女兒,問道:“這枚寶符是從哪裏來的?你可別告訴我,是哪個年輕人,從家裏偷來鎮宅之寶,拿過來獻給你。若是給家人知道,不打斷他的腿,才是怪事呢。”


李秋嬋支支吾吾:“娘,這個……女兒不好說……”


羅蘭芝道:“像這樣的寶符,普通的人家不可能擁有,我估計整個荒穀城,也隻有兩三家,勉強能拿出來。你想讓我一個個猜嗎?人家丟失了寶符,用不了多久,就會找上門來,到時候,你的名聲就不好聽了。”


李秋嬋扭捏著道:“娘,這是桑子明拿給我的!他說靈醫桑長亂說話,所以拿這張符給我,算是幫爺爺道歉。”


羅蘭芝沉吟道:“桑靈醫不是普通的靈醫,按照你爹爹的說法,他應該是一位中階靈醫,所以能接觸元嬰級別的修士,得到幾枚寶符也可以理解。可惜他孫子一直沒有開靈,要不然,桑長拿這張寶符做聘禮,也不會讓你爹那麽生氣。”


“娘,你不要亂說。靈醫桑長已經離開了,三五年不會回來。”


“你還小,三五年算什麽?為娘二十八歲才成親,你就算到二十五歲,也還有八年的閨閣日子。桑家如果有心,可以在八年內找到京城來。前提是桑家小子要有出息。你是上了皇家金碟的女子,這件事有些麻煩,如果是普通的小子就算了。”


李秋嬋轉頭他顧,閉口不言。


她想起桑長說過,能讓宗人府賜婚的話,禁不住心裏一跳:“我難道真的喜歡上桑子明了?”


恰好這時候,母親羅蘭芝追問道:“你是不是喜歡桑家的小子?那孩子我也見過,人長得頗有靈氣,以他十八歲的年紀,在沒有開靈的情況下,竟然能掌握八百多仙文,這在仙文閣比較少見。


按照仙文閣的記載,開靈越晚成就越高,凡是掌握八百仙文再開靈的,往往都能修煉到步虛、合道的層次;如果掌握九百個仙文再開靈,很可能將來修成地仙乃至於天仙!若是修煉到九百五十個仙文,前途將不可限量……


但是什麽時候開靈,這隻能說是天意,也是此人的仙根。這東西沒辦法控製。


像桑家小子這般,他就像一把雙刃劍。如果能在二十三歲之前開靈,必然是一位傑出的少年。如果無法在這段時間內開靈,那他就是一個廢人!你要是喜歡他,這就像賭博一樣,要麽大賺,要麽巨虧……”


李秋嬋抓著母親的胳膊搖動了兩下:“娘,我沒有喜歡他……”


“哼哼,既然沒喜歡他,為何收他這麽貴重的寶符?”


“我那時也不知道這是寶符呀。要不,我今天就將寶符還給他?”


“算了,這枚寶符乃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。再過些日子,我們全家要搬回京師,路上不太平,有這張寶符護身,也可以更安全一些。若是順利抵達京師,還可以托人將寶符還給桑家。我們算是借用。”


“娘,我的功力太低了。這樣的寶符,在我手裏很難發揮威力。你就留著它吧,或者在關鍵的時候,拿出來給爹用。”


“這可是別人送給你的,你真的舍得嗎?”


“這有什麽舍不得的?隻要你和爹爹安全,難道還護不住我嗎?”


羅蘭芝想了想,道:“好吧,我先收著它,等遇到危險的時候再拿出來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