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人約黃昏後?
loading...

春節之後,正月十五,乃是上元節。


黃昏界,大明朝,尊崇的是天儒門,采用的是古禮,一年之中有上元節,中元節和下元節,分別對應著天儒門的三位仙帝。


這三位仙帝,又叫三官大帝,分別是天官大帝堯,地官大帝舜,水官大帝禹。


天官賜福,地官赦罪,水官解厄。


上元節寄托著人們的美好願望,家家戶戶掛起了燈籠,寄希望於天官大帝賜福。


這天晚上,荒穀城十分熱鬧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除了少數閉關修煉的人之外,都從家裏走了出來,在街上看花燈,猜字謎。


桑子明也在街上碰到了兩位同窗好友,這兩人分別叫做顧同和黃元傑。


兩人都比桑子明年長兩三歲,家境都很不錯。


顧同的爺爺顧冷炎是一位築基修士,在荒穀城經營一家貨棧,據說他是某個大宗門“赤陽門”派到這裏來的,為的是收集一種火屬性的靈草。


荒穀之中出產“烈焰草”,乃是修習火法的人,拿來煉丹的好材料。


顧同早已經開靈好幾年了,每天回家以後,還要打熬筋骨,所以人長得遒勁有力。


黃元傑則是另一番樣子,身材修長,兩眼有神,頗有幾分文氣。


他的爺爺,便是鎮守本地仙文閣的學宮之主黃瑞。


黃瑞乃是築基中期的修士,據說已經來荒穀城十五年了。他隻要在這裏待夠三十年,便可以回到京城仙文閣總部潛修,可能有很大的希望進階為金丹真人。


平日裏,顧同和黃元傑都對李秋嬋十分傾慕,然而他們為人開朗,不像鞏杉那樣,吃不到葡萄,隻會抱怨別人。


三人走在大街上,說起城主將要離去的事,忍不住唉聲歎氣。


黃元傑說道:“一想起秋嬋妹妹要走,我心裏就難受啊,這兩天吃飯都不香了。”


顧同皺眉說道:“她即便留在這裏,你我又能怎樣?也就是多看兩眼而已。”


黃元傑道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這麽美好的事物,每天看一眼,我就滿意了。”


黃元傑道:“我看她還是走了好!要不然,讓我們上課都分心,每天就像貓爪子在心裏亂抓,這樣的日子我已經受夠了!”


桑子明也跟著歎了口氣:“不知道誰有那樣的福氣,將來能將她娶回家。”


顧同哂笑道:“我每次回家,父親都要問我,今天學了什麽。有一天回去的時候,我竟然啥也想不起來。結果被父親狠狠的訓斥了一頓。爺爺也現身說法,說我是井底之蛙,沒見過世麵。”


黃元傑問道:“這話怎麽說?”


顧同答道:“聽我爺爺講,李秋嬋固然很美,但是像這樣的美女,在大宗門裏有很多。隻要是到了煉氣後期,打通了多條經脈,就能慢慢的雕琢肉身,尤其是到了築基、金丹的境界,想要什麽樣的相貌,都不算太難。”


黃元傑道:“我隻聽說,修真界有一種美顏丹,吃了之後,能讓人變得更漂亮,不知道秋嬋妹妹有沒有吃過那種丹藥?不會是人造的美女吧?”


“去!秋嬋那麽小,天生麗質,冰雪聰明,哪裏用得著嗑藥!”


三人一麵走,一麵慢慢聊著。


忽然,桑子明看見迎麵走來的李秋嬋,以及她的貼身護衛甘青。


顧同身子一抖,站在那裏走不動了。


黃元傑也變得笨口笨舌,說話都有些結巴:“李……李秋嬋……你也……出來看燈?”


桑子明拱手施禮:“見過大小姐。”


因為爺爺桑長已經離開了,所以他不敢多生事端,隻能將那分傾慕壓在心裏。


李秋嬋的麵色有些清冷,望了三人一眼,最後將目光落在桑子明身上,道:“桑兄,你過來一下,我有兩句話要問你。”


桑子明有些發愣,轉頭看了兩位好友一眼。


顧同眼珠子瞪得溜圓,黃元傑麵色赤紅,心裏砰砰的跳著,兩人推了桑子明一把:“趕緊去啊。”


桑子明邁步走了過去,跟著李秋嬋,走到一棵大槐樹的下麵。


李秋嬋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,望著他道:“請問桑兄,令祖真的離開了?不知何時能回來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三年五載都不會回來。大小姐,你問這個做什麽?”


李秋嬋道:“前兩天,我偷聽父親和母親說話,才知道父親從你家回來,變得很生氣的原因。你爺爺竟然說,我有早夭之相!要想破解這種麵相,最好將我嫁到桑家。桑子明,你就算喜歡我,也不用咒我早死吧?”


桑子明吃了一驚:“啊?我爺爺怎麽會那麽說?對不起,這件事我一點都不曉得。”


李秋嬋咬著嘴唇,道:“所以我想去拜訪令祖,問問這究竟是怎麽回事。”


“可是,他老人家近期不會回來的……”


李秋嬋狠狠的瞪了他兩眼,沒法兒繼續說下去了,她的纖足在地上跺了一腳,從櫻口中輕哼一聲:“桑子明,我不想再見到你了!”然後她轉身欲走。


桑子明心裏一顫,叫道:“李秋嬋!你要當心啊!我爺爺很古怪,他不會瞎說的……”


李秋嬋回過頭來,神色顯得有些哀怨:“桑子明,你真想咒我死?”


桑子明瞬間失魂落魄,手忙腳亂的摸出一張折疊起來的中階靈符,說道:“李秋嬋,這是一件防身的寶貝,是我爺爺留給我的,你將它收在身上,就沒事了。對不起,我爺爺不該亂說,都是我的錯……”


李秋嬋眼望著他手足無措的樣子,滿腹的怨氣消散了不少,問道:“你想送我什麽東西?”


桑子明道:“人多眼雜,大小姐回去看,就知道了。”


李秋嬋遲疑了一下,她心裏不想要對方的東西,但因為性命交關,還是伸手接了過去。


她親眼看著靈醫桑長馴化中階妖獸花斑豹,知道那老頭兒不簡單,說不定真有兩把刷子,萬一給他說中了怎麽辦?


隨後,她手中握著折起來的靈符,快步離開了。


桑子明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心裏不知道是什麽滋味。


“爺爺啊,爺爺,你臨走之前,為啥要惹李秋嬋呢?你真想給我說媒?可為何又半途而廢?這不是您老人家的風格啊。”


這時候,顧同和黃元傑走了過來,一左一右捉住他的手臂,急切的問道:“怎麽回事?我看李秋嬋麵色不善,你怎麽得罪她了?”


“你這小子,膽子很大嘛!對於秋嬋妹妹,連我們都隻能遠觀,你竟然能跟她搭訕,還讓她花容失色!”


桑子明隻是搖頭:“我也不曉得啊。都是我爺爺惹的事。”


顧同和黃元傑彼此對視了一眼,不約而同睜大了眼睛:“啊?你爺爺親自出馬,去城主府提親了?”


桑子明心思一閃,用力搖頭:“沒有,你們說什麽話呢?一個月前,我爺爺去城主府催問,何時能拿到去年救治傷者耗費的丹藥補償,城主卻說連一塊靈石也沒有,我爺爺生氣了,忍不住罵他。這不,惹得李秋嬋不開心,過來嗬斥我幾句。”


兩人聞言,紛紛搖頭:“城主府太窮了!你爺爺想收回賬款,我看是很難了。”


“是啊,李青這麽一走,拍拍屁股,將欠賬都賴掉了。臨走還讓人送行,這是在索要最後一筆好處啊。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