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窩囊廢
loading...

隔了一天,劍術測試開始了。


總共六百四十位考生,每人抽三個簽,確定三個對手,每天登台比試一次。


而空閑下來的時間,則要聽從召喚,演示天劍訣。


總共十七個擂台,其中十六個,作為雙方交手的場地。每個場地的兩側,各有一位元嬰級別的裁判,保證登台的考生不會被打死。至於說打傷打殘那都是很正常的,不還有靈醫嘛。


最後一個場地,是拿來演示天劍訣的,台下打分的裁判隻有三位,從頭看到尾,不換裁判,是為了保證評分的一致性。


羅蘭穀的運氣很好,抽了三個簽,竟然有兩位對手跟他一樣,都是築基巔峰,另外一位是金丹真人。對他來說,這已經是絕佳的選擇了,因為這六百四十人裏麵,七成都是金丹真人,隻有三成是築基修士。如果碰上金丹真人,隔著一個大境界,一般是打不過的。


第一天上午,他還沒有被叫到名字,閑著無事,在周圍轉來轉去,觀看別人的比賽。


過了一會兒,他忽然聽見有人高喊:“桑子明,李繼潼,12號擂台。”


聲音未落,台下一大群人“嘩啦啦”圍了過去!


“快快,趕緊去看看,神人桑子明的劍術如何,是不是跟他的仙文一樣,讓我們感到驚豔!”


“嘿嘿,他就算考場上晉升了兩階,也才是築基第六重而已,我看他怎麽跟別人交手!”


“哈哈,我聽說他抽簽的運氣很差,三個對手都是金丹真人,保證會被虐的跟狗一樣!”


“那可就熱鬧了,趕緊過去瞧瞧!”


這時候,一個身材高大的儒生一個箭步跳上高台,揚聲大叫道:“桑子明,你趕緊上來!我保證不打死你!隻會打你個半死!”


台下的人哈哈大笑,四處尋找桑子明。


桑子明皺著眉頭,愁眉苦臉的走過來,磨磨蹭蹭不肯上台。


台下一片哄笑聲:“桑子明,你倒是快上啊,我們還想看你三拳兩腳打倒對手呢!”


“不要怕,你那對手,才是金丹第三重,你隻要吃下造化丹,驟然增加千年的功力,保證能打敗對手。”


其餘的人都在哄堂大笑,因為造化丹不能隨便吃!一般來說,隻有元嬰以上的修為,吃了才比較合適。如果是築基修士,驟然增加千年的功力,可是卻沒有凝結金丹,那隻會爆體而亡。如果是元嬰修士的話,需要積累兩千多年,才能進階步虛真君,足以容納暴漲千年的功力了。


桑子明磨磨蹭蹭的走上高台,做出一副百般無奈的樣子,對著台下三位元嬰真施禮,然後向對手拱了拱手,展顏笑道:“李師叔,我認輸了,反正打不過你,所以我決定棄權。”


對手李繼潼為之一呆:“啊?你要棄權?你怎麽能棄權呢?不行,一定要打過才能走!”


台下的觀眾也在吵吵嚷嚷:“桑子明,你這混蛋!怎麽還沒開打就棄權?”


“未曾交手,已然心怯,太不像話了!”


“哈哈,原來是銀樣鑞槍頭!前麵幾項成績那麽好,到真正交手的時候就慫了。”


台下一位元嬰裁判擺了擺手,道:“好了,既然一方棄權,勝負已決,都趕緊下來吧。判定桑子明零分,李繼潼三十分。”


台下眾人紛紛搖頭,然後一哄而散,這些人原本想看一場熱鬧,誰知道桑子明根本就沒敢比!真是讓人鬱悶。


這時候,王獻之忽然“嘿嘿”笑道:“這家夥劍術不精,鄉試的時候就沒參加比試。靠著合道老祖的推薦,才拿了南都鄉試第一名。”


旁邊的人都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:“原來如此!我就說嘛,金無足赤,人無完人,他這麽年輕,總會有缺陷。原來偏科這麽厲害,劍術水平很差啊!這樣子可不行,手無縛雞之力,連一點自保的能力都沒有,就算進階再快,出去也是廢物,怎麽麵對鬼修和妖修的挑戰?”


有人揚聲大笑:“啊呀,他如果不通劍術,是不是說,有可能會被淘汰?”


有人輕哼道:“那是自然!對他來說,擂台賽棄權還不要緊,但若在表演環節拿不到基礎分,必然會被淘汰,朝廷法度,十分嚴謹,不管碰到誰,都不會例外!”


“老實說,基礎劍術九十分,比往年高了十分,其中的難度很大,連我都覺得有壓力。就算每一式劍招能拿九分,至少也要掌握十式天劍訣才行,否則就會被淘汰。”


“如果桑子明在這一關被淘汰,豈不成了笑話?”


“等到結果出來,你就知道了。好笑的人多著呢,也不缺他一個。”


“不過,這小子麵相年輕,是不是吃了駐顏丹?”


“不管怎樣,今科會試,他總歸要栽了。”


不遠處,羅定邦也看到剛剛那一幕,禁不住微微搖頭,心道:“果然,他跟我預料的一樣,在劍術方麵存在缺陷。偏科偏的太厲害了!不過,這也沒辦法,畢竟年紀太輕,怎麽可能麵麵俱到呢?”


接下來,輪到謝客出場了,對手是也金丹真人。結果這家夥跟桑子明一樣,直接選擇棄權!


然後是辛幼安,這人很厲害,才隻是金丹初期,竟然是一位劍術高手,掌握了十七式天劍訣,打得金丹第四重的高手滿地找牙!


接著是李易安,這位女修自身功力很高,已經是金丹第五重了,雖然劍術隻掌握十三式天劍訣,但靠著功力境界壓製,順利戰勝了對手。


羅定邦不關心這些人,他最關心自己的兒子。


他心裏很清楚,兒子能否在擂台上戰勝一位,或者兩位對手,將會是這次會試能不能考中進士的關鍵。隻要能贏一場,就有不小的希望。如果一場都贏不了,那就比較懸了。


等到中午,羅蘭穀終於登上了擂台,對手是築基巔峰的張懷。


兩人用的是一樣的劍術,都是天劍訣,可謂知根知底,比拚的關鍵在於誰掌握的劍招多一些。


羅蘭穀掌握了十五式天劍訣,而且交手之時應對無誤,出手敏捷,劍似蛟龍,每一招發出,宛如驚濤拍岸,而那擂台縱橫三十丈,周圍有小型的束縛法陣,要不然,整個擂台都會被他給拆了!


對手張懷的實力也不弱,可惜隻掌握了十四式天劍訣,所以交手時吃了大虧。到最後,他隻能含恨走下擂台。


羅蘭穀十分歡喜,跳下擂台發出長嚎!


這已經不是在文華殿內,所以吼叫兩聲沒有問題。


比武較技,正是展示強大實力和狂野天性的時候,如果再加以約束,考生們會被鬱悶死。


看見兒子贏了,羅定邦很是開心,因為這樣以來,就有三四分希望能考中進士了。如果能再贏一場,就有七八分希望,所以還需要繼續努力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