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離別
loading...

臘月初八的早上。


桑子明起來以後,沒有看見爺爺桑長,隻在床頭看到一封信。


他展開信件,開始閱讀,隻見信上寫著:“子明,你不要四處找爺爺。當你熟睡的時候,爺爺已經走了,與紅樓教主空空道人一起,撕裂虛空,前往太微垣去了。


你要好好修煉,至少要成為步虛修士,擁有萬年的壽限,才能再見到爺爺。


切記,我走之後,你要低調為人,凡事謹小慎微,莫要對外誇口,說爺爺是什麽神醫,更不要泄露仙齋的秘密,否則會給你帶來災難。


每次出門的時候,別忘了帶上靈符,時刻做好保護。


如果碰到危險,你不要四處亂跑,隻要躲在宅子裏,將大門一關就行了。


在那後花園中,除了各種靈草之外,還有一株新栽的茶樹。那不是普通的茶樹,而是空空道人特意贈送的悟道茶。


如果遇到想不通的法理,譬如說碰到學習仙文的瓶頸,你隻要摘下一片茶葉,用煮沸的靈泉水浸泡,一口喝下去之後,就能在短時間內耳聰目明,靈智大開,破疑解惑,如探囊取物爾。


另外,在地下室左邊的立櫃中,有一些靈草和靈穀的種子。你需要什麽靈草,可以將種子撒在靈田裏……靈田看著不大,隻有一畝見方,但它不是固定的,能隨著你的心意擴展……


在地下室右側的櫃子中,還有一些小玩意,比如說儲物袋,儲物戒指,儲物手鐲,防護陣盤,牽引陣盤,靈劍數口……都是很普通的東西,適合在黃昏界行走……但你要小心,在開辟紫府世界之前,盡量別動用這些東西……”


老頭兒絮絮叨叨寫了三頁紙,全都是細致的交代和提點,生怕孫子碰到過不去的坎兒。


桑子明看著書信,心裏激動的同時,又感到拔涼拔涼的。


“唉,還不到一年的時間,爺爺竟然提前走了!從今以後,仙齋之中,隻有我一個人。這寂寞的日子,該怎麽過啊?”


寂寞是一種病,它更是一種習慣。


桑子明常年跟爺爺作伴,驟然變成一個人,心裏覺得特別難受。


他隨便吃了點兒東西,然後背起書簍,走到門口。


回頭一瞧,他發現那塊“桑靈醫館”的門匾,已經被爺爺摘下來了,放在左邊的客房中。


既然桑長走了,醫館也開不下去了,隻有等到桑子明開靈之後,自己成為了靈醫,才能將牌匾重新掛上去。


桑靈醫館並不是特指靈醫桑長,每一代桑家的人都可以傳承下去。


自此之後,一連過去好多天,桑子明都顯得無精打采。


尤其是到了年底,學宮放假二十天,家家戶戶燃放鞭炮,大人小孩熱熱鬧鬧,他的日子更加難熬了。


他集中全部的精力,去研究學習仙文。


直到新年第一天,城主李青差人送來請柬,邀請荒穀城知名人士,抵抗妖獸的有功人員,到城主府參加飲宴。


雖然桑長不在家,但是桑靈醫館貢獻很大,救活了很多的修士,需要有人在宴會露個麵。


桑子明原本不想去,可是他一個人待在家裏,實在太無聊了,於是收拾一番,出門前去赴宴。


城主府的大廳之中,宴席擺了十幾桌,來的都是煉氣後期的修士,其中還有幾位築基修士。


這些人見到桑子明,一個個\開口詢問:“桑靈醫怎麽沒來?”


桑子明答道:“我爺爺出遠門了,不知何時才能回來。”


有人驚訝的問:“咦,他去了哪裏,怎麽過年都不歸家?”


桑子明隨口回答:“爺爺臨走的時候,隻說去偏遠的地方尋仙訪友,可能要過三五年才能回來。”


有那麽三五年的緩衝時間,他也能開靈成為靈醫了,到那時才不會受人欺負。


眾人聞言,都感到有些吃驚:“三五年?怎麽會去那麽久?要是桑靈醫不在,下次的妖獸攻城可怎麽辦?”


桑子明笑道:“不還有紅菱醫館嗎?你看,她們的人也已經來了。”


有人忍不住讚道:“桑靈醫館的生肌散和半靈丹,都是救死扶傷的聖藥。不知小兄弟有沒有學會煉製的方法?”


桑子明搖頭苦笑:“很抱歉,小子年幼無知,一直在仙文閣讀書,沒學過這些東西。”


眾人看他連開靈都沒有完成,禁不住搖頭歎息,為桑靈醫感到不值。


這些人心裏在想:“真是奇怪,桑長那樣醫道精湛的老者,怎麽生出這樣不成器的孫子?”


他們並不知道,桑長可能一去不歸,要不然,對待桑子明的態度,就會變得不一樣了。


過了一會兒,城主李青走了出來,端起酒杯笑道:“我請諸位前來,一則是為了慶祝新春,二則是因為,我有一樁好消息。前兩天,我得到飛鴿傳書,說是朝廷的旨意下來了,要將我調離荒穀城,回京城做一名官吏。”


下麵的人驚訝的叫起來:“咦,城主您要走了?這消息有些突兀,我們不舍得讓您走。”


也有人拱手叫道:“恭喜城主,心想事成。終於可以離開這兒了!”


“是啊,荒穀城連靈脈都沒有,根本不適合修真人定居。”


“城主您準備何時離開?”


李青答道:“正式的公函還在路上走著,快馬加鞭,還要兩個月,才能抵達這裏。我準備等到四月中旬,天氣不冷不熱的時候上路。”


“祝賀城主脫離苦海!到時候,我們大夥兒為您送行。”


“好說,我在這裏當城主七八年,沒給大家帶來什麽好處,反而讓你們受到牽連,連靈脈都被人遷走了。在這裏,我不得不說一聲抱歉。”


“哪裏哪裏!城主您已經盡心了。”


桑子明瞪大眼睛左顧右盼,想找到李秋嬋曼妙的身影,然而她並沒有出現在酒席上。


一想起從今以後,再也見不到她了,桑子明的心裏就覺得鬱悶。


“唉,人世間,怎麽會有那麽多的生離死別呢?要是能一直常相伴該有多好?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