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金光箭
loading...

歐陽修乃是合道真君,又是朝廷三公之一,地位高高在上,可以遠遠的俯視桑子明。


但是羅定邦卻不行,他隻是金丹真人,禮部的六品小官,早已經被嘯音測試中桑子明的表現驚住了。


然而他也知道,桑子明有些偏科,最強的就是嘯音和仙文,對於箭術和仙劍可能並不擅長。


而接下來的一關就是箭術了,錄取的比例同樣是十取一,要淘汰九成的考生。


連續兩個十取一,剩下的考生隻有百分之一,也就是兩千來人。接下來的仙文和劍術測試就比較容易了。


羅定邦對於自己的兒子羅蘭穀心裏有數。


羅蘭穀自幼進入仙文閣總部修煉,每一項的成績都不差,但也不是很突出,應該能通過箭術測試,但未必能通過仙文測試那一關。因為仙文博大精深,裏麵蘊含了太多的天道法則。留到最後的又都是高手,所以後麵的測試難度越來越高。


對於桑子明,羅定邦心裏沒譜,不知道他在箭術測試中,能不能涉險過關。


箭術測試很簡單,聖箭訣十八式,一式比一式難,隻要能施展出聖箭訣第五式,連發三箭,隔著五裏距離,射中標靶一次,就算是過關了,能拿到基礎分二十。


如果能施展出聖箭訣第六式,直接加二十分!第七式再加二十分!每提升一式,增加二十分。


隻要能完整的施展箭式,而且有一箭中靶,測試就可以結束了。


靶子直徑三尺,隔著五裏,看上去會很小,能上靶就行,並不要求射中靶心。


臘月初九,箭術測試開始了!


依舊是先到先測,晝夜不停,連續測試三天。


第一天人很多,總共二十個靶子,上萬名考生,排成二十個長隊。


羅定邦站在邊上觀看。


這一天,天氣驟變,寒冬臘月,北風呼嘯,給測試增添了難度,讓很多考生叫苦不迭。


大家都是修真人,冷點兒倒無所謂,但是風太大,會將飛出去的箭吹走!這可是天大的麻煩!


因此之故,很多人遲遲不敢上前。


可是考試總共隻有三天的時間,所以考官一個勁的催促:“喂,排隊輪到你了,趕緊開弓放箭,早考完早回家!我跟你們說,這三天都有風,一天比一天大!這是由欽天官算好的日子!”


聽見這話,考生們隻好硬著頭皮上陣。


這一天,羅蘭穀沒有來。桑子明也沒有現身。


第二天,風力果然沒有減小,所有的考生都不敢再等,如果錯過了三天的考期,等於放棄了考試。


盡管說,考試可以徹夜進行,而且箭靶的邊上點了不少的火把,但是晚上測試總是不如白天方便,很少有人選擇晚上來測試。


為了加快測試的速度,在羅定邦的提議下,又增加了十個箭靶。


等到太陽快落山的時候,風力似乎小了一點兒,這時候羅蘭穀出現了。


他施展出第六式聖箭訣,三箭之中隻有一箭碰到了箭靶的邊緣,將他嚇個半死,也將他爹羅定邦驚出一身冷汗。


經過幾位考官的裁定,認為這一箭有效。


羅蘭穀不但涉險過關,而且拿了四十分。這讓周圍的考生羨慕不已。


“這誰啊?運氣這麽好?”


“還真是老天幫忙啊,隻要再偏一點點,他就被淘汰了!”


不過,這種事以前也有先例,朝廷專門製定了規矩,要求在箭靶邊緣采用金絲軟木,隻要留下兩分深的痕跡,而且靈箭擦過的時候,能發出特殊的聲音,就算有效射中。每個箭靶下麵,都有專門的人員仔細觀察。


羅蘭穀心情激動,哈哈大笑,退下幾步,不舍得離去。


但他還是被考官攆到了一邊:“退後,退到遠處旁觀!不得幹擾測試!”


羅蘭穀站在三十丈外,看了好大一會兒,眼見著天色漸漸暗淡下來,來測試的人所剩無幾,正準備離開的時候,忽然看見一個年輕人施施然走上前去。


因為夜色籠罩,雙方之間隔著三十丈的距離,所以羅蘭穀也無法看得十分真切。


他隻看出,這人似乎很年輕,功力也不高,隻是築基中期,麵色在火把照耀下,白裏透紅,顯得有些稚嫩,分明還是一個少年。


眼見著少年從架子上取下一張六階靈弓,周圍的人都禁不住感到吃驚。


因為要想施展聖箭訣前三式,隻要用三階靈弓就夠了;要想施展前六式,要用四階靈弓;要想施展前九式,要用五階靈弓。六階靈弓是給第十到十二式聖箭訣準備的,以這少年築基中期的實力,怎麽能拉的開呢?


就連站在另一側的羅定邦也被驚呆了!他已經認出了桑子明,正在猜測能不能涉險過關,誰知道對方竟然一上來,就抄起六階靈弓!


這家夥想幹什麽?


難道自暴自棄,以這種方式來嘩眾取寵?


這是莊重無比的會試,如果連弓都拉不開,說不定會被考官踢出去,那樣名聲就臭了。


此時,隨著桑子明深吸一口氣,腳下拉開了步子,靈箭搭在了弓上,漸漸拉開了靈弓,周圍變得鴉雀無聲!


羅定邦的手心已經出汗了,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。


羅蘭穀瞪大了眼珠子,簡直覺得難以置信。


恰在這時候,一陣北風吹過,風力陡然增加了,吹得人幾乎睜不開眼睛!


羅定邦心裏歎息:“老天不作美,它幫了我兒子,卻害了桑子明!”


可是仔細一看,桑子明已經開弓如滿月,倏地放出了一箭,那一箭飛出去,就像一道金光,映入人的眼簾!


周圍的人忽然爆發出一陣驚呼:“金光箭!這是第十式金光箭,箭過西天十萬裏,追得金光有幾人!”


“沒想到他真的成功了,了不起!”


“這簡直就是奇跡啊!我聽說隻有金丹後期的修士,才有希望施展出這一箭,他是怎麽弄出來了?”


“看他這麽年輕,似乎還不夠六十歲,簡直就是妖孽啊!”


羅定邦的眼睛緊盯著遠處,呼吸都變得凝滯了。


他在等著遠處的裁判上報結果!箭是射出去了,能不能射中標靶,那就不好說了。畢竟隔著五裏,又是在夜幕籠罩之下,再加上剛剛刮起來的大風,射中的難度太大了。


正在這時候,遠處傳來清晰的嘯音:“第十五號靶子,正中靶心!”


這邊圍觀的人一片嘩然!


“哇,他還真射中了!”


“這人叫什麽名字?在哪裏學的箭術?”


“了不得,單是這一關,他就得了一百二十分!”


“聽說此前最好的成績,也是一百二十分,那是神箭李家的核心嫡傳弟子,而且那人已經是金丹中期了,三百五十七歲,眼看就到年限,卡著最後關頭,來參加測試,才得了極佳的成績。沒想到這年輕人也有同樣的實力,真是令人佩服!”


羅定邦心裏“砰砰”的跳著,嘴裏呼哧呼哧喘著粗氣,心道:“這小子太厲害了!他是怎麽修煉的?為何能在這個年紀,讓箭術精進到如斯地步?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!”


羅蘭穀的麵色顯得有些蒼白,他修煉上百年,竟然比不上一個少年人,而且雙方之間的差距那麽大,你讓他情何以堪啊!


他衝著桑子明又看了一眼,然後轉過身去,快步離開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