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章 震驚太傅
loading...

隨後幾天,桑子明一直待在客店裏閉門不出。


轉眼到了臘月初一,會試第一關,嘯音比試,開始了!


因為參加考試的人數太多,所以這一關不分晝夜,連續考八天!


考試方法跟鄉試差不多,總共三十個密閉的小屋,同時進行測試。屋裏懸掛著一口大鍾,距離大鍾三尺,有一個懸掛的木槌,通過嘯音祭起木槌,用它來敲擊大鍾,如果能傳出六記鍾聲,就算是通過了,可以拿到基礎分二十。


在這個基礎上,鍾聲每多響一次,加三分!


如果鍾聲響不滿六次,直接淘汰,連參加後麵比試的機會也沒了!


這一關錄取的比例大約隻有一成,也就是十取一,九成的考生都會被淘汰,因此顯得特別殘酷。


不過,這種考試的規矩,已經延續了三萬多年,早已得到天下人的認可,所以沒有人敢鬧事。


羅定邦作為禮部官員,並沒有直接擔當考官,而是在周圍走來走去,巡視各個考場,以防發生意外。


那些個考官都是從仙文閣總部派來的,基本上都是元嬰真君。


大明國地域遼闊,縱橫數十萬裏,靈氣充足,群英薈萃,由於儒門的介入,降低了修士之間慘烈的廝殺,培養了大批的修真人,單是聚集在京師的元嬰修士,就有七八百人!


因為會試不同於鄉試,在參加考試的人員中,有很多的金丹真人,所以作為考官,也不得不水漲船高,選用元嬰修士擔任。要不然鎮不住場子,會鬧出笑話來。


羅定邦在考場外邊轉悠,想第一時間看到自己的兒子羅蘭穀,還有那位年輕人桑子明,想了解他們的表現。


他知道桑子明能施展龍吟之聲,通過這一關不成問題,所以他將關注的焦點,集中在自家兒子的身上,不知道兒子能否發揮實力,闖過這一關。


羅蘭穀乃是仙文閣總部的內門弟子,潛心修煉一百多年,雖然未必能考中進士,但是理當能衝過前兩關。


臘月初一,來測試的人最多,簡直是人山人海!


臘月初二,過來的人依然很多,摩肩接踵,簡直轉不過身來!


臘月初四,來測試的考生逐漸減少,廣場上不再那麽擁擠了。


這時候,羅定邦看見了自己的兒子。


羅蘭穀在外麵排隊,一個時辰之後,進入密閉的小屋裏。


羅定邦心裏有些緊張,沒敢跟進去旁觀,他作為禮部官員,是可以進去看一看的,但畢竟是自己的兒子,所以需要避嫌。


他站在小屋的外麵,隱隱聽見吼聲,然後又聽見鍾聲敲響,一下,兩下……五下,六下,七下!


羅定邦很想大吼一聲:“哈哈,我兒子過關了!”


四年之前,羅蘭穀參加測試,大鍾隻響了六次,這一回增加了一次,看來功力有了不小的進步。


考試完畢,羅蘭穀興奮得滿麵通紅,從小屋裏出來,對著老爹興奮的揮了揮手臂,然後大踏步的離開了。看起來,他能通過測試,心裏別提多高興了。


羅定邦心想:“不管兒子能不能考中進士,他隻要保持這種進步的態勢,早晚有一天能考中!”


畢竟羅蘭穀還年輕,一百三十歲的築基巔峰,已經算是築基修士中的佼佼者了。按照一般的統計,大多數人都要在三百歲以後,才能進階築基巔峰。


隨後又過了兩天,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少,變得稀稀落落的。


羅定邦一直沒看見桑子明,他雖然不認識桑子明,但聽過女兒羅蘭芝的描述,在禮部的檔案資料中,也有一副簡單的畫像,所以想認出桑子明並不難,別的不說,單憑年齡不到三十歲這一點,就可能是獨一份了!


“奇怪,這家夥去哪兒了?難道說忘了考試?還是想等到最後一刻才過來?”


轉眼又過去一天,臘月初七的下午,桑子明終於來了!


他不緊不慢的走過來,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,顯得一點兒都不緊張。


隔著老遠,羅定邦一眼就看出他來了!但隻是靜靜的旁觀,並沒有上去打招呼。


因為這種大型的考試,往往會讓考生慌亂,如果心情有一點波動,就可能發不出龍吟之聲,那可就壞事了!


他心想:“雖然說桑子明很難考中進士,但隻要在考場上展露頭角,就會受到大人物的關注,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!”


羅定邦站在小屋的外麵傾聽,沒敢走進去觀看,因為他聽說過龍吟之聲很厲害,知道桑子明在鄉試的時候震暈了兩位金丹修士,而他也才是金丹中期,所以不能進去出醜。


時候不大,就聽見一聲龍吟之聲,隔著小屋厚厚的石板傳出來!


聲音似乎並不響亮,但是卻震得小屋周圍的人紛紛跌到!


“啊呀,不好,是不是地龍翻身?”


“什麽地龍翻身,我明明聽見一種讓人震撼的聲音,然後頭暈目眩,這才跌倒了!”


羅定邦距離小屋比較近,所以也跌到在地上,差點兒暈過去!


然後,他聽見連續不斷的鍾聲,持續了好大一會兒,總計有五十八次之多!


羅定邦的麵色變了又變,心中的驚駭難以言表:“老天爺!這小子也太厲害了,單是這一項,就拿到一百七十六分!”


而先前讓他開心的羅蘭穀,才拿了二十三分而已,兩者一比,簡直是天壤之別!


這時候,有不少的考官從小屋裏竄出來,還有一些考生圍了過來。


就連會試的主考,朝廷三公之一的合道真君歐陽修都被驚動了!


他從太學深處的層層宮殿裏飛出來,身後跟著好幾位步虛真君。


“怎麽回事?我剛剛聽見龍吟之聲,是哪位考官如此放肆?”


歐陽修並沒有想到,這是考生發出來的嘯音,還以為是某位元嬰巔峰,甚至步虛階的考官,放浪形骸,發出了龍吟之聲呢!


然而很快有人上前稟報:“啟稟太傅,這是一位名叫‘桑子明’的年輕人發出的嘯音!”


歐陽修雙目放光:“喔?桑子明?我聽說過這個人,他來參加會試了?”


“是的,他在鄉試的時候,就曾經施展出龍吟之聲,但隻是鍾響三十六記,這一次威力更強,竟然讓鍾聲響了五十六次,真是駭人聽聞啊。”


“好,我知道了,這位年輕人很是不凡,得到陸九齡師弟的賞識,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!大家都趕緊散了,不要在這裏圍觀。”


歐陽修攆走了眾人,自己卻沒有走開,而是站在不遠處,看著桑子明不緊不慢的走出來,沐浴著冬日溫暖的陽光,腳步輕盈的離開。


歐陽修沒有說話,也沒有上前攔住對方,因為他是大明國的太傅,可謂見多識廣,每年會試都會有驚才絕豔的年輕人,在某一項考試中發揮出驚人的實力,但是那些人未必能考中進士,就算考中了進士,也未必能一帆風順的成長起來。


修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不是說越年輕越有優勢。很多年輕人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夭折了,甚至連進階步虛的機會都沒有。


比如說五千年前的狀元陳子昂,詩詞歌賦聞名於天下,一曲“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,念天地之悠悠,度滄然而涕下”,讓多少人為之傾心,然而他隻活了四百一十歲,到元嬰巔峰就夭折了!


再比如一萬八千年前,才高八鬥的曹子建,寫了《洛神賦》那樣的絕世篇章,才活了四百歲就死了!死時已經是步虛初階了,可見他修煉得有多麽快!


還有當代吏部尚書王通的孫子王勃,聽說最近剛剛出了事,在南海邊上遭到妖族攻擊受了重傷,很可能活不了多久。王勃也是了不起的才子,寫下“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”,他才兩百六十歲啊!


在歐陽修看來,比起這些人,桑子明還差得遠呢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